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9頁     寄秋    


  癒u你要去哪裡?」

  瞻@道男音由身後傳來,表情一僵的馮聽雨迅速冰凍住臉部肌肉,維持清一色的冷。

  翻鬵糷@步不代表不能回頭,若是執意錯下去,只怕受傷害的不只她一人,連累三個人都痛苦,不利己又損人的事她不做。

  癒u你已經避了我好多天,你要避到幾時?」高大人影一閃來到她跟前。

  礎雀?她不記得有避他。「你可能誤解了,我沒有躲避你。」

  簫n或不要是個簡單的問題,她不會為了逃避而逃避,該面對的沒有人可以代自己承擔。

  礎顗p,她不認為和他有什麼問題。

  癒u不然我怎麼連著好幾天沒見到你,你到哪去了?」他像打翻醋罈子質問妻子去何處的丈夫著眉。

  癒u我到賽車場呀!凱莉沒告訴你嗎?」那跟前跟後不像懷有身孕的准媽媽。

  簫Y非醫生確定她懷有兩個月的身孕,定當她是為了悔婚而胡謅。

  礎]為凱莉遲遲不肯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亦不肯打掉腹中胎兒,因此和卡斯提爾家族的聯姻未能如約進行。

  簡有漪O大家族的千金,未婚懷孕算是一項醜聞,所以奧辛諾上下一致決定瞞著不外傳,等孩子出世後再作定論。

  禮C咒一聲的拿薩憤捶樹幹幾下。「她說得可多了,例如你要我離你遠一點,還說你不想看見我,對變態狂沒興趣……」

  癒u小孩子的偶像崇拜狂,等她大一點會明白自己的愚昧。」她的車迷中不乏有這一型。

  癒u你真的沒在避我?」為了確定他又多問了一次。

  繞嬝市B搖搖頭。「同在一個屋簷下很難不見面,沒必要大費周章躲,遲早會見到的人。」

  癒u那我就放心,我以為……」拿薩猛然打住的轉換話題。「為什麼沒見你下樓用早餐?」

  礎o不解的反問:「凱莉每天把早餐端上樓和我一道用,你沒看見嗎?」

  癒u又是她,盡在使陰的。」他小聲的喃念。

  癒u怎麼,有問題嗎?」

  簞暋D可大了,他要把凱莉鎖在倉庫,讓她不能搞鬼。「不用說你餐餐也和她一起吃。」

  癒u不一定,小沈是個東方美食專家,想念家鄉菜就叫他買菜烹煮,慰勞大家的胃。」當他的老婆一定會變成豬,因為太美味可口了。

  癒u你吃不慣西班牙菜?」小沈?他想起來了,笑起來有個酒窩的男孩。

  竅搢茷雃~輕,真正年歲和他差不多。

  癒u不是我愛挑嘴,是中國胃不合作,它非常念舊。」不只是西班牙萊餚,其他國家特殊的風味餐也不一定接受。

  癒u明天我會找個中國廚師回來,你天天給我回家吃飯。」他像霸道的丈夫下著命令。

  癒u拿薩,你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她不喜歡他佔有性的口氣。

  癒u什麼事?」他情難自禁地嗅聞她黑色髮香。

  癒u別當我是奴隸制度下的女奴,我並不屬於你。」她刻意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織o意浮現於藍眸深處。「我是關心你,入夜之後的街道並不平靜。」

  癒u我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你的擔心我很感激,二十四年來我一直活得很好。」何況和他在一起才危險。

  瞻H,或許未在閃避,但她曉得心已築起冰牆。

  癒u去你的感激,我只是想看見你在我身邊……」拿薩懊惱的抓抓頭,不信自己竟然說出不雅字眼。

  癒u過客只作短暫的停留,把心放在你未婚妻身上,人要懂得知福、惜福。」她不能令自己陷下去。

  瞻ㄨL他是以什麼眼光、什麼心態看待她?在眾人心目中已認定她是男人,那麼他這些話的用意就顯得可笑,到底當她是男人或是女人?

  癒A約略知曉西班牙的民情,上流社會的人家只跟上流社會的家庭聯姻,若有心愛女子為低下階層百姓則在外置屋,成立第二個公開不具法律效力的家。

  瞼H他身為奧辛諾家族的族長而言,是不被允許娶外國女子,以維持血統之純正,是故愛上他的下場只有兩個,一是黯然神傷的抱憾離開,一是淪為見不得光的情婦,而且不能有孩子。

  瞻l嗣的傳承對他們來是一件十分神聖的事,絕不能混到一絲「骯髒」的血,他們只承認來自同階層的高貴血統,其他都是生來服侍他們的,身份之低下有如溝渠中的老鼠。

  礎o是個高傲的人,自然容不下如此貶低外來民族的國情,要她委屈她寧可一死,絕不給人羞辱她的機會。

  瞻@時的心動不代表她愛上他,要抽身並不難,她一向知道自己要什麼,也非常自私的愛自己,她不會為了誰而改變堅持的目標。

  瞼堳e,她只想好好完成賽車比賽,其餘全拋諸腦後。

  癒u我不愛伊莉莎白,你要我如何把心放在她身上?」太強人所難了。

  礎o靜靜看著他,許久才開口。「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必須為自己負責,想有所得就必須捨棄,是你讓自己陷入無愛的婚姻中。

  罈﹞@句不得體的話,做人不要太貪心,權勢與愛情很難兩者兼得,你利用婚姻綁死一個女人的幸福,反過來自己也被婚姻捆住了,自取滅亡怨得了誰。」

  癒u我是身不由己,身為奧辛諾家族的族長,我必須以族人利為優先考量。」這是他的義務。

  繞嬝市B接下一片落葉對著他說:「葉子到最後會落人泥土中成為養分,人亦如此,你到底在追求什麼呢?」

  癒u我……」追求什麼?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簣q他一出生就背負全族人的期望,每個人都希望他帶領族人走向更輝煌的境界,然後永遠屹立不墜,成為西班牙之光。

  穡S人問過他要什麼,他的目標很明顯,便是當一名有領導能力的奧辛諾族長。

  癒u我父母是在賽車場認識,當時台灣的賽車風氣並不盛行,那是一場私人舉辦的賽車比賽……」

  礎o說起自己的童年,非法的賽車場本來就隱含不少不合規定的危險,但是因為對賽車的狂熱讓他們忽視,終釀成巨禍。

  瞼L們在賽車場喪生,死時她才十三歲。

  癒u……一度我很排斥有關賽車的一切,甚至不碰車子,只是天生對賽車的熱愛無法忽視,於是我步上父母曾走的路。」

  癒u你不覺得那是高度危險的遊戲嗎?甚至是玩命的傻事。」他不贊成他輕忽生

  繞嬝市B跟神一銳,臉色倏地結冰。「不要侮辱我的最愛,一個連自己都無法掌握的人是沒有資格去批評,你什麼都不是,只是奧辛諾家族塑造出來的看門犬,為他們看守一筆財富。」

  禮彯Y就走,她不能接受他把她對賽車的熱情看成是微不足道的遊戲,那是她唯一傾注全部生命力的所在。

  竄V辱它就等於否認她的人生,執著了多年她不冀求別人能瞭解,除了同樣熱愛賽車的夥伴,他人永遠不懂與風競速的快樂在哪裡。

  癒u小雨,馮聽雨,你給我站住,你憑什麼瞧不起我?」他的尖銳言詞傷了他的自尊。

  藏i得理拿薩的馮聽雨攀著花架往上爬,不在乎他在底下鬼吼鬼叫,上了二樓,砰地一聲關上落地窗,阻隔他與她的世界。

  癒u大哥,你慘了,惹冰火生氣你會倒楣十年。」幸災樂禍的聲音止住他往上攀的衝動。

  簣瘚蛦芠那張知之甚詳的表情,拿薩頭一回覺得她也有可愛之處,眉宇間多了開朗。

  瞼L不過是認為小雨不該把生命浪費在賽車跑道上,或許以他的容貌走上伸展台並不難,尤其這一、兩年流行東方熱,進軍好萊塢亦不成問題。

  瞼i是他的反應太傷人,一翻起臉來六親不認,沒風度地掉頭就走,還出令人難堪的話。

  癒u告訴你,冰火出道七年來只生過兩次氣,一次是某記者批評賽車是玩物喪志、難登大雅之堂,結果他揍了他一頓。」

  藍本”漲W記者自此過得很悲慘,不僅被全球車迷噓還丟了工作,沒有一家報社敢錄用他,怕被車迷抗議,最後淪為賣舊書的小販,生意慘得只夠溫飽。

  癒u還有一回是加拿大的公開賽,瑞典王子只說了一句。『沒上進心的人才會來玩車」。」結果你知道怎樣了?」

  癒u別吊胃口,快說。」拿薩不耐煩的催促。

  癒u冰火對著全球轉播的鏡頭豎起中指,然後公然羞辱瑞典王於是坨屎,你不如在場的瑞典皇室人員有多糗,全世界的報紙都有登,甚至有人用四格漫畫嘲笑瑞士人的沒知識呢!」

  繚礄禸漸顙ずx得很大,轟動全世界,媒禮大肆渲染,瑞典人為此蒙羞,羞恥有這樣不尊重專業賽車手的王子。

  癒u大哥,不是我愛說你,有空多看看賽車類的報導,全世界的車迷都知道冰火唯一的禁忌,而你偏拿它來說,真是沒見識。」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