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8頁     寄秋    


  癒u謝謝你的恭維,很可惜我是小島國的平民百姓。」他不是第一個質疑她身世的人。

  癒u冰火,我很高興你來我家做客,看你要去哪玩我可以當嚮導。」他真的來了,好叫人興奮。凱莉笑開嬌顏。

  繞嬝市B斜睨了一眼。「懷孕的人最好別做太激烈的事,下回跳樓找高一點的位置,一屍兩命才有看頭。」

  癒u呃?這個我……」她不安地偷看對面的兄長。「我是……我是……」

  癒u是我的孩子?」聲音本就低沉的馮聽雨微微一點頭,嗓音又更沉了些。

  癒u我……」一雙心虛的眼直閃爍著。

  癒u如果我有本事讓你受孕,全球醫學界會搶著解剖我。」這可是人類有史以來,基因排列突破一大進展。

  癒u為什麼?」

  癒u因為……」馮聽雨喝了一口果汁,看看期待答案的眼。「奇跡。」

  癒u啊!你有說等於沒說。」害她失望。

  繞嬝市B將杯子重重一放,嚇了所有人一跳,不敢相信她的眼神忽地變得凌厲。「要死別借用我的名義,千金小姐的任性是父母教養失敗。」

  癒u你……你好帥哦!」沒人敢罵她爹地媽咪耶!不愧是她愛慕的偶像。

  癒u凱莉·奧辛諾,你還不知悔改嗎?」她不當教育家,純粹討厭多個人煩她。

  簞號釭爾雃o一定聽。「是,我保證以後絕不任性,乖乖的聽你的話。」

  癒u還是聽不懂我說的,任性要有格調,威脅別人要挑中弱點,以不傷害自己為出發點,讓別人生不如死才『是個其中精華,你的世界太小了。」缺少歷練。

  癒u酷呀!你教教我。」她一直想變成真正的壞女孩,讓所有人都注意她。

  癒u凱莉,別忘了你是名門淑女。」就怕她不學好,哪能允許她沉淪,拿薩警告的一訓。

  癒u誰像你那麼老古板,人要順著潮流走。」自己不檢點還教訓她。

  癒u奧辛諾家族不容許你做出有辱門楣的事。」他有責任維護家族名譽。

  糧芠不滿的一拍桌子。「你自己好意思說我,你剛剛想對冰火做什麼?」

  癒u我……」拿薩為之語塞。「他跌倒了,我扶他一把。」

  礎n熟的一句話,分明是偷竊。不拆穿他說詞的馮聽雨聞著屋外飄來的青果子味道。

  癒u你別騙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看不出你的猥褻動作。」真可恥,這人還是她親大哥呢!

  翹P哧,一口果汁噴了出來。「猥褻?!」

  癒u冰火,你有沒有事?小心點喝別嗆到。」凱莉用力地瞪了她大哥一眼。

  穡漱@眼充滿不屑和鄙視,令拿薩想伸手輕拍,馬聽雨的念頭硬是停住,冷眼看妹妹獻慇勤而捧醋狂飲,心大喊:拿開你的手,拿開你的手,拿開……

  癒u小姐,停止騷擾我,你的溫度太高了。」天哪!他們家族的人都這麼火熱嗎?

  瞻ㄩ猻O身體或行為。

  繚贖?!好借口。拿薩出口道:「凱莉,不許再碰小雨,他的體質特殊不能近人體體溫。」

  癒u你騙人,我明明看見你從後面抱著他,還很不要臉地趁機偷吻。」

  癒u你看錯了,我是看他熱得發汗很稀奇,湊近研究他臉上的毛細孔。」拿薩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癒u真的?」冰火好像很畏熱。

  簧麻醴辿蛚さ篘蝒煽中F馮聽雨一下,她立即縮回手。「看到沒,他真的很怕熱。」

  瞼b信半疑的凱莉哪會放過親近偶像的機會。「我也要試,我也要試。」

  癒u不行。」他飛快地伸直長手一攔。

  癒u不公平、不公平,為什麼你能抱冰火我不行?」她不平衡的嚷嚷。

  癒u我們同是男子無所謂,而你有婚約在身,沒資格再抱其他男人。」這裡他最大,他說了算。

  糧芠做個噁心的動作。「兩個男人抱在一起才變態好不好,何況你自己也有未婚妻。」

  瞼說她,自己沒做好榜樣她照著做有什麼不對,誰不自私。

  癒u你有未婚妻?!」原本不打算插手人家兄妹鬩牆,但是突來的消息讓馮聽雨心口不太舒服。

  癒u我……」拿薩找不到好理由解釋,遭凱莉先一步槍白。

  癒u對,大哥不僅有個快和他結婚的未婚妻,甚至養了個叫黛芬妮的情婦,還送了她一幢房子。』她沾沽自喜的道,不讓任何人和她搶冰火。

  癒u凱莉,你給我閉嘴。」他忽覺世界在面前崩裂,小雨的表情更冷更疏離了。

  癒u敢作敢當還怕人呀!你不要連冰火都不放過,不然我跟你翻臉。」她的情敵向來不分性別。

  繡繺萓B火到處去賽車,她最清楚他受歡迎的程度,沒有年齡、性別之分,男女老少都喜歡他,她就曾看過幾位企業家大亨捧著鮮花追求他。

  瞻偵罋!冰火明明是很帥氣的男人,他們偏要說是很有個性的中性美女,兩派人爭得面紅耳赤,不分上下地各持己見。

  礎茼B火從未正式公開自己的性別,任由人捕風捉影地猜測,置身於事外的冷眼看那為他打破頭的車迷們。

  礎o就是喜歡他的冷、他的酷、他的漠不關心,宛如中古世紀的騎士騎著黑馬冷眼旁,帥得無可比擬。

  癒u你以為我畏懼伯;小小的恫嚇。」不自量力小丫頭。

  癒u你要碰冰火一下,我馬上召開記者會宣佈你有同性戀傾向,讓你得不到議會的支持。」冰火說的,要切進重點威脅才有用。

  癒u你……你敢!」該死,她踩到他的痛腳。

  罈囿G,她用對招了。

  糧芠囂張地揚起鼻孔。「我是奧辛諾家族的長女,和你一樣擁有高貴血統,沒有什麼不敢為。」

  翻硒掠呇o的偶像她就跟誰拚命。

  癒u凱莉·奧辛諾,你是用這種不敬的口氣向一族之長挑釁嗎?」逼不得已,拿薩搬出族長的權威。

  癒u行得正、坐得直就不用擔心別人是非,除非你心裡有鬼。」哼!不過人就拿族長之位壓人。

  癒u你真該被打一頓屁股。」蔚藍的眼瞪大,心裡搖擺不定的拿薩很想大聲的說:愛情無情。

  瞼L不是同性戀者,只不過他愛上的另一半剛好是個男人。

  癒u好呀!你儘管打看看,最好把我肚子裡的小孩打掉,冰火就會離開。」凱莉兩手叉腰挺出肚皮要他用力打。

  臏|起的手因她最後一句話而作罷,他從沒想到一向乖順溫柔的小女孩居然起了這麼大的叛逆心,他們都中了小雨的魔法嗎?

  瞻@個來自東方來的魔法師,以其冷然氣質和俊美無儔的容貌迷惑每一個人。

  癒u怎麼不打了,我兒子正等著狠心舅舅的殘酷謀殺……」

  瞻ㄙ噢A可而止的凱莉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覺得煩的馮聽雨倏地起身。

  癒u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一步。」

  第四章

  瞼L訂婚了。

  繕}鬆平常的事為何會令她心緒不寧?家族、企業的聯姻比比皆是,早就見慣不怪了,怎會因為他依循正常式而有了情緒波動呢?

  瞻茤_怪了,自幾天前得知這消息,她覺得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是那天他的體溫害她出了一身汗,行為也因體溫升高失去偏差?

  穢帠\不該鬆了防心吧!總覺得初識的兩個人不可能有太多交集,頂多是萍水相逢,風吹過掀起水痕,很快就恢復原來的平靜。

  礎是她讓心悸動了一下,不輕易開的冰心裂了一條小縫,叫一絲絲體熱沁人冰封的體內,使她產生一些屬於人性的溫度。

  穢I嘯而過的車聲從遠處傳來,是九六年出廠的法拉利,她一聽便知,也因此拉回神遊的心緒,她怎會忘了賽車才是她的最愛。

  繚矰絨怑垠n的事是集中精神,好好應付即將到來的排位賽。

  臏鷁M甘大哥說有人欲不利於她,但至今仍不見動靜,八成是誤傳或是大夥兒打趣開玩笑,不小心被當了真。

  簞ㄓF賽車場上的較勁,她不與人交惡,公平公開的比賽亦不曾有人要她放水或威脅她不許上場,這個烏龍傳言肯定是個空包彈,來嚇嚇人罷了。

  穡挨伂異糮嶆o將即刻起程回台北的薔薇居,因此利用今天的空檔再為和風拍幾張建築物相片和船塢風光,免得她天馬行空的胡謅亂蓋,光會A錢而已。

  簡葴D穿同色系的褲裝,有時連她也快錯認自己是男人,父母生給她的長相算是恩賜還是詛咒,一直以來她都順其發展,不知會不會有一天她厭惡起自己中性化的俊美容貌。

  瞻ㄨL,可能性不大,早過了為叛逆而叛逆的年代,她已經習慣俊麗復合體的自己,不管是不是女人,她不曾弄錯性別就好,何必去管他人的眼光,她是為自己而活而非取悅他人。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