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7頁     寄秋    


  禮O人剽竊他的獨佔權,他要回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冰火並不是他的名字,自然捨棄不用。

  癒u隨你,但請有風度一點,別把上半身的重量全壓在我身上。」他不輕。

  罈敞漸X聲的拿薩偷偷吻上她的發。「好瘦弱的肩膀,像個女人,我讓你依靠好了。」

  罈暑握@施力,他將懷中的人兒往後拉,一頭黑髮仰靠著他肩窩。

  繞嬝市B莫名的臉紅了,異樣的悸動滑過心窩。

  癒u少開我一點玩笑會讓你吃不下飯嗎?我不是軟體動物。」他的體溫刺痛了她的背,好熱的酥麻感。

  癒u小雨,有沒有考慮在西班牙待下,我會為你買一幢房子。」這樣他可以時時見到他。

  瞻@絲怪異浮上了馮聽雨的心頭。「我討厭西班牙。」

  癒u嗄?!」他的身子瞬間僵硬不動。「為……為什麼?」

  癒u西班牙人的地域觀念太強,不易接受外來民族,而且我沒辦法忍受住在一個滿是西方人的城市。」她很戀土地——中國人的土地。

  癒u你排斥西方人?」在沒人瞧見的眼底閃著強烈的不安。

  癒u不,應該說我有個非常東方的內在,我離不開生長的地方。」她也是地域性動物。

  穡C年固定飛出國幾趟,以旅遊的心情轉戰各國的賽車跑道,她知道自己最後還是會飛回自己的巢,因此放心地來來去去。

  簫Y是從此定居某一個外國城,陌生的語言、陌生的文字都會叫她躁鬱不堪,使得她喘不過氣來,終了她會逼瘋自己。

  礎o很東方,優美的中國字讓她心情愉快,路邊的小吃是她的最愛,熟悉的笑鬧聲和鑼鼓喧天的節慶都是記憶中的美好畫面,她的根在東方。

  繕L根的薔薇注定會枯死,何況西班牙並沒有什麼得她留戀的地方,若有一天她被迫離開家園,那麼她會選擇日本或是意大利。

  礎]為它們是出名的美食之國。

  癒u沒試過怎知不成,有不少東方人在西班牙落地生根,你有我陪。」拿薩不經意地說出類似誓言的話語。

  竅陘坐@怔的馮聽雨臉上出現訝色。「最後那句話你該對情人說,我不喜歡有人陪。」

  癒u看來你有很多『不喜歡,。」拿薩苦笑著,很想對她說:你就是我要的情人。

  礎他不被允許開口。

  癒u怪嗎?我們大廈裡的人都不愛與人群打交道,我算是比較不怪的一位。」神經兮兮的常弄歡和老拿解剖刀走動的言醉醉才叫怪人。

  瞼瞏籵洃H忘了警戒,馮聽雨輕鬆地靠著他,將全身的重量全交給身後的他負責,很久沒機會仰著頭和人聊天,這角度看來很舒服。

  瞼L有剛毅的下巴,鼻子很挺,講話的時候嘴唇一掀一掀地,漂亮的藍眸反映出天空的顏色,他在注視她。

  礎茼o喜歡他的注視,像是全世界只有她一人存在,孤獨的兩人互相依偎著,讓寂寞的靈魂找到出處,從此海闊天空任意遨遊。

  瞻蓱釵酗顳鷅屆A園裡栽種著薔薇,薰風吹動鞦韆,蝴蝶戲粉潮。

  癒u總會有那麼個人叫你依戀得不想走,那時你會留下吧?」他希望得到的回答是點頭。

  礎是,事與願違,人的好運有用盡的一天。

  癒u不會,我太戀家了,若是有一天出現一個令我依戀不已的人,我會將他打包帶回台灣。」

  瞼L注意到他用的字眼是「他」而非「她」,莫非……「你喜歡男人?」

  藍捖萿漱艅g肆的跳著,這樣他就不用背負太沉重的道德包袱。

  癒u不,我討厭男人,應該說我和恆溫動物磁場不合,人是世界上最無法理解的生物,也最貪婪。」為了私利大量獵殺其他生物。

  簧洋資源的枯竭,熱帶雨林的逐漸縮小,瀕臨絕種的動物在大聲呼救,可是人類全沒聽見,一味的糟蹋唯一僅有的地球。

  礎o不是環保人士,也做不來隨手環保,因此她也是個自私自利的壞人類。

  穢狴H,她藏在穴居裡不見人,以免看到另一面鏡子而憎恨自己。

  簧麻蘋傮Q敲破她的腦殼一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怪東西,

  癒u我也是恆溫動物。」

  癒u對呀!我一直熱起來,你讓我很難受。」感謝他的提醒,他實在是一座暖爐,悶熱。

  癒u難受?!」抽動的眼皮讓他更加用力地摟緊懷中人兒,以為懲戒。

  翹鰡o想擺脫他的馮聽雨稍微身子。「太陽出來了,先生。」

  癒u那又如何?」他一向不在意外界溫度的變化,艾德會為他準備好適宜的家居服和外出服。

  癒u我快融化了。」她覺得全身都在滴水,冰,不適合陽光。

  瞼L低頭一視不由得好笑。「你真是水做的人兒,你確定你不是女人?」

  禮甯O女人,抱那麼久還沒省悟嗎?她好想歎氣。

  癒u我幫你把汗消滅掉。」連汗都帶著一股花香。

  簧禶?「什麼……」她的問話尚未說完,放大的男性面孔驀然靠近。

  瞻艉f一窒,她發不出聲音地瞅著他,無法不懷疑他的居心,竟然伸出舌頭一一舔去她額上冒出的小汗珠。

  瞻荂K…太詭異了,究竟出了什麼事?昨天還恨不得砍了她的男人大為反常,一逕無賴地摟著她,甚至做出叫人誤解的動作。

  繡茪ㄦ|一大早的陽光就太毒,兩人都曬得暈頭轉向,不由自主的做出不理智的事來?

  竄x!他是不是在吻她?

  瞼捙B開始,落至眉間,顧著鼻樑往下滑,輕輕地點在唇上

  癒u啊——大哥,你在於什麼,幹麼非禮我的冰火?」太可惡、太可惡了。

  瞻@頭紅髮的女孩脾氣爆烈地跳過來,一拐一拐的她仍不安分,硬是推開自己的兄長,像只老母雞地將「受害者」護在身後。

  糧痧漪珓D的搶人行動讓馮聽雨眨了眨眼睛,她該感謝她的義舉還是埋怨非蓄意的破壞?難得一次的美麗意外。

  礎是差一點品嚐到她唇內滋味的拿薩可就非常抓狂了,明知甘泉就近在咫尺喝不到的痛苦,非言語所能形容。

  繚磲鴗ㄧ蚚晹角鷟邞漲A婚,自然就製造不出專門來討債的異母妹妹。

  癒u凱莉,你最好給我個好理由,為何被禁足的人能擅自離開房間?」

  癒u啊?!」摀住嘴,凱莉有大難臨頭的預感。

  礎是一看到那張朝思暮想的美麗臉孔,頓時又勇氣倍增朝他大吼。

  癒u我要保護冰火免受你這個大變態染指,他是我的!」

  糧芠吼完之後是一段靜謐的審判。

  瞻T十分鐘後,方桌旁坐著三個人,人人面前有一盤煎餅火腿和半熟的蛋,一杯牛奶,一杯純果汁,一杯咖啡。

  簧薵^有些凝重,沒人開口一句話,刀叉和盤子的碰觸聲清晰可聞,凱莉一口也沒吃,攪得盤中食物如爛泥,翻來叉去地像在找黃金。

  簧麻蘊惚e的早餐同樣一動也不動,表情冷肅的他啜飲不加糖的黑咖啡,舌瓣的苦澀如同他的心,不好受地等著他無法回答的問題。

  簞艉@不浪費食物的帥氣人兒吞下最後一口火腿,淡然地向管家道謝,感謝他準備豐盛的早餐,惹得他微露奇神色,不自主的心生好感。

  糧雱馱F半杯果汁,馮聽雨照例的要謝謝主人的慷慨,適當的禮儀是種國民外交,免得外國人老說台灣人財大氣粗,沒有一點涵養。

  癒u我吃飽了,你們兄妹倆繼續哀悼食物的早夭,恕我不奉陪。」

  癒u冰火!」

  癒u小雨。」

  簧麻蘑漭S妹倒是合作無間,一人拉一手地讓她起不了身,藍瞳碧眸閃著熾熱的光芒,逼使她不得不再度開口,問問他們想幹什麼,

  癒u方便的話請兩位放手,我保證不會尖叫。」頂多殺人而已。如果他們再這麼幼稚的話。

  癒u冰火,我跟你……」

  癒u小雨,你先冷靜下來……」

  礎o是很冷靜,也準備好聽他們話,上天是公平的,給了她一對耳朵,正好接收兩邊的聲音,只要訊息不那麼混亂。

  翻痐]不理會,馮聽雨客氣的請艾德續來一杯果汁,慢半個小時出發依然趕得上和夥伴約定的時間,她一向是與風競速。

  繚磽o安靜而優雅的飲著純天然果汁時,四周09雜的聲音頓然消失,每個人都不忍破壞這如畫般的唯美,彷彿童話中的王子活在現實裡,讓人只想靜靜地看著。

  竅的化身,優雅的代名詞,充滿十七世紀風味的貴族氣度,更像個詩人,一個擁有貴族身份的詩人。

  癒u咦!你們怎麼都盯著我瞧,停止戰爭了嗎?」他們的眼光讓她覺得自己是外星人。

  癒u咳!我猜你是某歐洲小國的王子。」拿薩幾乎看呆了。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