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6頁     寄秋    


  瞼悕韞憧[入財團或私人車隊,因此一切費用和開銷全由馮聽雨全額支出,高額的獎金大部分用於此,而且他們沒有專門的評估人員,凡事土法煉鋼,所以為了減輕她的負擔,一行人會設法精簡器材的需要性,以最少的經費創造出最大的效應。

  穡S辦法,他們都愛玩車,可是賽車技術又達不到國際水準,所以只要能一睹世界級的車賽,自費來當義工都成。

  穢憐鳩茼P道合當然獲得馮聽雨的專攬,即使他們和一般受過高等教育的修護人無法相此,但是過人的熱情早已勝過機器化的專業技士。

  翹鰡﹛A這就是她所要的。

  癒u小……小雨,他是你的那個嗎?」小組長甘仙草對著得知他們索償不成後,親自出馬走進協會的拿薩搖搖小指頭。

  癒u不是。」她該回答是債主嗎?肯定笑破他們的肚皮。

  聶驧痕漁蝒廑禳C

  癒u不會吧!我看他挺在意你,瞧我的下巴都快脫臼了。」出拳很狽吶!

  癒u多做事,少說話,聽說人家是個公爵級人物。」她像說著別人的事不帶表情。

  瞻@陣口哨聲四起。

  癒u啊!小雨哦,你的那個朋友蒸的素公爵喲!他長得粉帥哦!」她當公爵夫人,大家都沾光。

  瞻p沈翻個白眼,「拜託你鴨嘴獸師傅,你的台灣國語會讓台灣人蒙羞啦!」還好阿督仔聽不懂。

  癒u死小沈,下回偶不帶你來,煮己去想辦法。」哼!讓他跟還吐槽他,小混蛋。

  癒u不要啦!師傅,我幫你捶背、捏捏腳。」剛退伍的小沈留著平頭,玩車時間超過六年,在部隊是開坦克車橫衝直撞。

  癒u掃來,偶怕短命。」鴨嘴獸和他鬧著玩地猛閃。

  穢M樂的秋伴,馮聽雨暗想。

  癒u甘大哥怎麼比我早到協會?以往你們會慢些天先看車子上飛機才安心。」他們比她還要寶貝她的車子。

  瞼怚P草謹慎的看看四周才小聲的說:「我聽法國的朋友說,有人要讓你跑不完賽程,所以我們趕緊跳上飛機替你守住車子。」

  礎o沒好氣地拍拍他的手臂。「是我比較重要吧!車子次之。」

  癒u呃!這個……哈哈……都一樣重要啦!」他不好意思的大笑,在車子和她之中任選其一,他還是認為車子較有保值性。

  癒u瞭解了,你們眼中只有車子。」她該歎氣或是感到欣慰?愛車有終極保鏢全守護。

  瞻洏縝o是獨行客,一個人也沒關係。

  瞼怚P草安慰地搭上她的肩膀,當是自家女兒。「我們看好車子不出問題不等於保障你的安全,我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

  癒u希望如此。」車子的左輪破裂是人為或是意外?

  瞻]許是警告吧!

  癒u冰火,我們該回去了。」

  簫控a古怪神色的拿薩一走出,便不露痕跡地帶開她,不讓其他人的狼手觸碰到她身體的任何一部分。

  癒u你和會長談得如何?」不喜歡他靠得太近,馮聽雨刻意的保持距離。

  礎他似乎無所覺地反攬她的肩。「會長同意盡快由德國空運新的輪胎補償你。」

  癒u你對他施壓了?」他們力爭了老半天無結果,而他一出馬就順利地要到補償。

  翹甯人士有所謂的種族優越情結,相當瞧不起黃皮膚的東方人,即使她是享譽國際的冰火,並未獲得相當程度的禮遇,頂多不排斥。

  癒u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不尊重西班牙公爵。」他是運用了點權勢,逼他們盡快空運來他比賽用的輪胎。

  癒u受不了,自大狂。」甩下他,她竄進後車座倒頭就睡,當他是司機。

  臏民赤嶍囿熒R情就此展開。

  第三章

  礎o必須說他真的很有錢。

  繙峇F一覺起來,覺得全身舒暢的馮聽雨推開陽台的窗子向遠處眺望,一片綠意綿延到視線盡頭,港口的汽笛聲隱約可聞。

  穡茖儩鮿V樹遍佈的古老莊園已是上,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早早上床休息,隔天得到安車場適應新的賽車跑道,不早起是不行的。

  穢騍敢璆h的土地大概有好幾十甲地吧?辛勤的農夫正在采收橄欖,架高的機械讓人看了很新鮮,有股衝動想赤著腳去爬樹,採下一顆顆飽實的青果子。

  瞻j約聽拿薩提過奧辛諾家族的事業範圍,包括造船、橄欖的外銷、軟木工業,以及令人聞香垂涎的觀光果園,盛產著釀酒用的新鮮葡萄。

  礎霂Z牙的葡萄酒舉世聞名,這家族擁有兩座葡萄酒廠,每年供應全球百分之三十的市場,光是靠這利潤夠養活幾個落後國家的貧民了。

  藏攭ルL會視她為一級貧民,年收入還不到人家一個月營收的一半。

  礎蠾驨i腰,馮聽雨閉上眼睛享受難得的寧靜,微風撲向臉龐涼意陣陣,晨曦灑落在她週身,看起來宛若初生的天使等待上天的召喚。

  礎雂痋A在屏住呼吸的拿薩眼中是如此。

  穡茪F一會見的他不敢擾這神聖的一刻,湛藍的眼和天空一般清朗,出神地望著金光復身的人兒,一抹柔情緩緩升起。

  瞼L太美了,聖潔又高貴不像凡塵中人,清清冷冷的性子似地中海珍珠,叫人想一撫其圓潤的光澤。

  瞼L想他是瘋了,居然渴望擁有同是男人的他,幻想吻住桃艷的唇一嘗味道,雙手遊走在那東方人特有的滑細肌膚。

  瞻ㄔu是女人愛慕他,連身為男子的自己,都難以控制一顆欲飛向他的心,幾回差點伸出手撕扯他的衣服一逞慾望。

  瞻ㄦQ把他讓給其他人,妹妹凱莉也不成,可是他能收藏他嗎?

  礎b國內容不下同性相戀的可能性,尤其是他肩負家族傳承的重擔,遲早要迎娶伊莉莎白,而以他的傲氣是不會接受次等的對待。

  禮颽う怴A他會鄙視他不正常的愛戀,進而避他而遠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受得了思念的煎熬,與他相隔海角天涯。

  瞻@想到此,平靜的心湖起了莫大恐慌,他在台灣,自己在西班牙,兩人相隔何止千里,萬一他屬於了另一個人該怎麼辦?

  瞼撈膩妏L心不知道情之磨人,頭一回愛上的是男人,真應了凱莉那句詛咒——為愛失去自尊。

  瞻葍坅P著他走上前,顫抖的手由後環住他,他的天使就在懷中——

  癒u誰?廠馮聽雨手刃一舉,熟悉的古龍水味讓她及時縮手。

  癒u拿薩,你抱著我幹什麼?」

  癒u怕你跳樓自殺,凱莉肚子裡的孩子沒了父親。」他半開玩笑捨不得放開。

  礎n香的味道,他抹香水嗎?

  瞻@股由馮聽雨身上散發的自然幽香直透他鼻腔,讓他貪聞不止,俯在她後頸大口的嗅著。

  癒u你是小看了我的身手還是高估你家的二樓,這點高度死不了人。」一種過於親呢的感覺讓她覺得怪異,向前跨步想走。

  瞼L不讓她離開,開口問:「你身上有股花香味,你是用什麼晶牌的沐浴乳?」

  癒u別再環著我行不行?我的味道是天然的,一出生就有了。」他到底在幹什麼?

  簣q不知說慌的馮聽雨有了第一次經驗,她猜不到拿薩為何抱著她不放,莫非知道她是女兒身,藉著近身接觸來試探?

  礎o不喜歡和人太接近,暖暖的體溫會讓她害怕,冷情的屏障是她自我保護的防禦,她不願被融化。

  礎……男人的胸膛都是這麼寬大嗎?似乎能包容她修長的身子。

  瞻@七五公分的身高很難在台灣找到適當的伴侶,尤其穿上高跟的鞋子就成一八零公分左右,實在沒辦法像現在相依偎……

  簞!她想到哪裡去了?全怪和風在她上機前的洗腦,「命令」她要談場戀愛,好做下本小說的題材,害她開賽前還胡思亂想。

  癒u真的很香,多抱一會不定會沾染上你天生的香氣。」怎麼辦,他不想放手?

  礎n想就這樣擁著他一直到老。

  瞼L的聲音為什麼一下於變得低啞?「你的身體好熱,我受不了溫度高過二十的體熱。」

  癒u適應吧!也許我抱你抱上癮,一天要抱好幾回才肯罷休。」他找著借口,心想,再抱五秒鐘。

  瞼i是五秒鐘過去了,他反而越來越沉溺於他淡淡的暗香。

  癒u拿薩·奧辛諾,你不要無理取鬧,快放手。」陽台空間小,她不好使出過肩摔的絕技。

  翹騿A好討厭的體溫烘著她的背,黏濕的汗液讓她全身難受,像要起疹子。

  癒u小雨,你在生氣嗎?」他喜歡他用低溫的聲音喚他。

  瞼肸?不,她只是很無奈。「你不是一向叫我冰火,幹麼改口叫喚我中文小名?」

  癒u我高興。」拿薩這話的神情有些任性。

  瞼D要的原因是他不快他來自台灣的朋友,居然親呢地和他勾肩搭背,用著他聽不懂的語言彼此淡笑風生,惹得他心口不痛快。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