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0頁     寄秋    


  癒u你說夠了沒,賽車真的對他很重要?」囉囉唆唆的盡說些廢話。

  礎o閉上嘴不說話。

  癒u凱莉,別惹我發火。」飽含怒氣的拿薩一雙藍眸朝她射出冷厲的寒光。

  癒u是你嫌我話多,我聽一次話也有錯?」她委屈的噘著嘴,十分不高興的踢著小石子。

  癒u說。」他以兄長的身份施壓。

  癒u九八年的車刊上他曾說過,賽車和他的命一樣重要,你呢?」當然是重要。

  瞼L讓憤怒的心情平復下來。「告訴我,賽車真那麼有趣嗎?」

  癒u你是問真的還是隨便挑個話題?」她不能想像大哥在賽車場邊大聲嘶吼的模樣。

  癒u凱莉——」

  癒u好嘛、好嘛!我說就是,我以觀眾的心情來說,那種極速就好像心臟快要停止跳動。」每一分、每一秒都刺激萬分。

  癒u說得再貼切些,我不能體會你的感覺。」心臟停止是什麼樣的滋味?

  糧芠雙手一擺地聳聳肩。「你必須親自到賽車場才能感受群眾激奮的熱情,沒接觸過的人是無法瞭解那力與美結合的速度感。」

  癒u是這樣嗎?」拿薩摩挲著下顎思忖著。

  癒u先言明,你不可以和我搶冰火,我的情敵夠多了,不想加你這位強敵。」她防賊似盯著他。

  癒u我們都是男人……」他訕笑的掩飾已然變調的真心。

  癒u男人又怎樣,你該看看冰火的追求者兵團,男女各半。」她都快氣死了,男人也來湊什麼熱鬧?

  癒u男人?!」他驚訝的攏緊雙眉。

  癒u哼!更可笑的是他們堅持冰火是女人,要娶他為妻。」太過分了。

  簧麻臚艉f一窒。「冰火有可能是女人?」

  癒u是有這種傳說啦!因為冰火太漂亮了,不要臉的臭男人也想和我們女人搶。」簡直下流。

  癒u小雨承認過自己是男人嗎?」也許他是……她。

  糧芠用著古怪眼神一瞟。「你別妄想他哦!雖然冰火未公佈真正的性別,不過光看外表也知道他是如假包換的男人。」

  癒u她穿女裝的模樣一定勝過男裝打扮。」拿薩照自己的心願想像他是個她o

  癒u當然嘍!冰火那麼美,穿女裝肯定美如天使……啊!卑鄙的大哥,你引誘我胡言亂語。」冰火是男人。

  癒u如果她是女人呢?」是了,她的側面柔如水,腰特別細。

  癒u就算她是女人又怎樣,你已經訂婚沒希望了,而冰火的個性是不可能和人共夫,哈……他是男是女都沒你的份,死心吧!」她樂得拍掌大笑。

  瞼L的表情變得很陰沉。「以後不許你去賽車場。」

  癒u你小人呀!冰火不要你是他睿智,誰要和你這個腳踩兩條船……喔!包括情婦是三條船的變態。」他要愛男人儘管去,別來惹她的冰火。

  癒u凱莉,你忘了自己是孕婦嗎?」人來人往的碰撞推擠對她的身體不好。

  簞!她的確忘了這件事。「我健康得很,不會有事,冰火的賽事比較重要。」

  癒u凱莉……」

  癒u你別管啦!冰火說得沒錯,連自己需要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是沒資格管別人的事。」頭一昂,她像驕傲的母雞般走開。

  禮琲器D自己要什麼,在以前。

  瞻p雨未出現前,他的生命藍圖已規畫好,妻生子承家族血統努力累積財富造福族人,擴充奧辛諾家族的勢力。

  礎是,多少的財富才足夠,沒數。多大的勢力才不負眾人期望他茫然。

  竅﹞F三十二年,終日汲汲於營利鑽權,今日兩個他所關心人活得毫無目的,只為人守住財富,他真的名利權勢困住了嗎?

  竄雃h他從前沒思考過的問題一一浮起,捫心自問他做了什麼,又錯過了什麼,他人生最終的目的又為何,他的一生該為誰而活?

  瞼鶩滷璁V一片藍天,拿薩的心灰澀晦黯,難以放晴。

  糧鶪W有輛車急速側彎,揚起的灰塵尚未落地又再度掀揚新的塵土,像是在發洩什麼地,馮聽雨一圈又一圈,不知疲乏地開著。

  瞻黤K形狀的中文字在塵土飛揚中糊一片,只讓人眼前快速地閃過一道流虹,轉眼問消逝。

  藐A陽高照的好日子,同時也是練習的好天氣,跑道的另一側同時有其他車子在練習,測察摩擦阻力,為著即將到來的排位賽作準備。

  礎,真的太過火了。

  癒u八十圈了,她還打算飆多久,車子的引擎會受不了。」這根本是縮短車子的壽命。

  癒u我也曉得她今天玩得太瘋,可是誰勸得動她?」騾子一匹。

  癒u八十三圈了,這……到底又是誰惹她發火?」真可怕,場中的土都快被她掀揚光了。

  癒u這丫頭平時冷冰冰的,一鬧起脾氣可是不得了,你們看著辦,先提桶水在旁邊候著。」可憐的車子。

  礎僥阞漸怚P草心頭懸念的是快起火的車子,而不是車內的人兒,一部好車的保養得煞費苦心,他辛苦的上油調整車子,每天將其擦得光鮮亮麗好像新出廠的,被如此糟蹋。

  瞼L心疼那部車,早知道就不讓她開,心中有氣就去爬山,爬到筋疲力盡自然消了氣。

  礎o還要折騰它多久,九十圈了,繼續跑下去他會因心痛而休克,甘仙草閉上眼不忍再看,眼不見就少了難過,他心愛的小老婆呀!

  癒u請問馮聽雨在哪?」

  繞嬝市B三個字他聽得懂啦!「你找小雨幹什麼……」啊!糟了,是阿督仔。』

  癒u你說什麼?」聽不懂中文的藍眸男子用英文問了一遍。

  簫^文不怎麼靈光的甘仙草講得很慢。「雨在場子裡,那輛。」

  瞼L比著剛飛過去的車子。

  癒u那是小雨?廠坐在車裡的感覺和看那與風競速的車子不大相同,只覺得恐怖。

  癒u是啦!」一不小心又溜出中文,甘仙草趕緊招來英文底子不錯的小沈。

  癒u怎麼了,老甘先生,你想念我的可愛酒窩呀!」他皮皮的一笑。

  癒u去,目無尊長的小混蛋,這位先生要找小雨,你跟他說。」

  瞼L小聲的一問:「他不是上次我們在協會門口碰上的那位?」

  癒u對喔!你一說我才想起來,好像是小雨的這個。」甘仙草伸小指一比。

  癒u該不會兩人吵架了吧?」她飆得好嚇人,似要報殺父之仇。

  癒u有可能,你看他一臉臭臭的。」肯定是小雨給人家排頭吃。

  瞻p沈竊竊的笑著。「人家是天生嚴肅啦!還好他不懂你的話不然你就挨扁了。」

  竅搘L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備受冷落的拿薩不悅地往兩人中二站,表情冷肅。

  癒u呃!你找小雨是吧?」好有氣勢的男人,少說有一百九十吧!

  癒u是。」

  癒u你惹她生氣了?」

  礎o?他用她來叫小雨,難道真如他所料?!「小雨是女人?」

  癒u呃,」小沈頓了一下不好回答。「你自己問吧!人來了?」

  瞻@名橘衣駕駛胯下直冒煙的車子,橘色頭盔往後一拋,立刻有一人上前接住,那一氣呵成的帥氣相簡直是電影畫面,叫人看得目不轉睛。

  繞坏下,美麗而優雅的人兒緩緩走來,那一瞬間她是戰神雅典娜的化身,令人屏息。

  癒u小雨。」

  穢奰Y一望護欄外的男人,馮聽雨矯捷的一攀上了看台。「來做什麼?」

  癒u道歉。」看來她真的氣得不輕。

  癒u我也有錯,說了不中聽的話。」每個人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無權去評論。

  癒u沒想到你會認錯,女人通常比較小心眼。」拿薩故意探她口風。

  礎o瀟灑的一撩發,帥勁十足。「不想被我的車迷打死最好別說我是女人。」

  癒u但你確實是女人,有隱瞞的必要嗎?」他輕輕地拍去她肩上的灰塵。

  癒u誰告訴你我是女人?」接過夥伴遞來的礦泉水,她動作豪邁地倒頭狂飲。

  癒u他。」他一指小沈。

  瞼L準備以誘敵的方式誘出她真實的性別。

  瞼u是他挑錯對象了,馮聽雨做事講求真憑實據,不聽片面之詞,應付了七年善鑽的媒體記者已駕輕就熟,沒人能得她的親口證實。

  織N算他們不死心地到台灣調查,一遇上嚴密的把關,根本挖不到任何事,尤其是聯合女子出租大廈裡其他十一位住戶更不可能出賣她。

  礎o們有的比她更深居簡出,大半個月不出門是平常事,而且所有人共同的毛病是不愛與人群打交道。

  癒u他說的話能信嗎?他可沒看過我光著身子的樣子。」小沈的表情很滑稽,像了一隻火雞。

  癒u你認為他說謊?」他不信逼不出她的真實性別。

  癒u不,是你太主觀了,聽不進別人的話。」小沈和她合作很久,不會不知道她的性子。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