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白天鵝的眼淚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4頁     寄秋    


  男子略帶迷惘地望著她,」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呃……我只知道你叫杜希爾,你也不記得車子後來起火的事了吧!很多東西都燒焦、燒光了,警方後來也沒在車禍現場找到什麼……幸好,我拉你出來的時候有半張寫了名字的房屋權狀從車窗飄了出來,我一手抓住,沒讓它淋多少雨呢!不然現在你問我,我也說不出你的名字……」呃,等等,他眼神看起來很困惑,好似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她不安的問:「你為什麼要問我曉不曉得你是誰?你自己……不知道嗎?」

  他煩躁又極力鎮定的說道:「我想我失憶了,除了清醒的這幾分鐘,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她震驚得小嘴微張,怔愕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你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沒有。」連片段的畫面也不曾浮現。

  「包括你自己是誰?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兄弟姐妹?」拜託不要是真的,她承擔不起啊。

  他笑得黯然,「若是我知道自己是誰,或還記得我的家人,那又何必詢問你是我的什麼人。」

  她「啊」了一聲,面露驚恐,「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去找醫生!」

  白縈玥是急性子的人,容易為了一件事大驚小怪,話才說完便轉身就跑,也沒想到要自我介紹一番便風風火火地衝到護理站,將正在看病歷表的醫生往病房拉。

  「醫生,你快幫他檢查大腦,是不是撞到頭傷了什麼?要不要照個X光或斷層掃瞄?也許哪裡受到損傷卻沒發覺……」一個人沒了過去是件可怕的事,等同於之前的人生全百活了「別急別急,說慢點,我會跟你解釋他的情況,你不要把我當行李拖。」白袍醫生苦笑地求她定慢點,近來少運動,他的骨頭都生蚺F。

  白縈玥羞赧又感到抱歉的微笑,「對不起,醫生,我一緊張就會一直說話停不下了嘴,我姐以前也常笑我……」

  一提到變了個人似的姐姐,她仿若春陽的暖笑變淡了,眼中浮起一層淡淡的黯影。

  「沒關係,學會控制情緒就好,下次再急得火燒眉毛時,試著先深吸口氣再慢慢吐氣,多做幾次就不急了。」四十來歲的醫生推開病房門,笑容可掬的和傷患打招呼,「杜先生,你覺得怎麼樣?呼吸順暢嗎?」

  「嗯。」杜希爾點了點頭。

  醫生動作熟練的先檢查他的傷口,再用小手電筒探照觀察瞳孔縮張的現象。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是的。」他放在被子下的大掌悄悄握緊,顯然對,無所知的自己感到徬徨憤怒。

  「我想你有暫時性失憶的現象,你的這裡……」醫生指指他的前額,「約有一厘米大小的小血塊,我之前就擔心會有副作用,現在果然發生了,不過大腦的構造太繁複,基本上我不建議開刀取出,腦下丘會自動吸收淤血,只是需要時間。」

  「暫時是指多久?我多快能恢復記憶?」他不喜歡茫然無知的感覺,什麼事都不明白,讓他只能被動無助的依靠別人,無法掌握事態全局亦讓他不安。

  「不一定,要看血塊吸收的情形,也許三、五天你就能想起自己是誰,也許要多花幾個月,但你放心,我們會定期追蹤,倒是……」醫生看向一旁比傷患還著急的女孩。「他是失憶了,可是你腦子沒問題吧?你剛才給我跑得像飛的,是打算那條腿不要了嗎?」

  醫生的責備令男子注意到白縈玥得左腳,他詫異的把視線往上移。

  這女人沒神經嗎?她不痛?看她小腿以下的部分全打石膏,分明是骨折了。

  「人家忘了咩!醫生的技術好,石膏打得結實,你不提我倒真不記得自己腿斷了。」她好脾氣的哈哈笑,全無半點嬌氣。

  「其實很痛吧?」看著她微微皺起眉,醫生故意點出。

  「呃……一點點,一點點痛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待會我開幾顆止痛藥給你,額頭都冒冷汗了還逞強?再有下一回,我就把你另一隻腿也打斷,兩腳一起治療就不會到處亂跑。」這女孩太不愛惜自己了。

  「醫生……」她求饒地喚。

  「叫醫生也沒用,不好好休息,等你腳跛了再痛苦失聲就來不及了。」

  「我得照顧他嘛,他昏睡了一整天呢。」她理直氣壯的說道。

  醫生聞言會心一笑,「這倒是,杜先生你要好好感謝她,聽說是她把你從快著火的車子內拖出來,本來只是腳扭傷,因為你的重量加重了傷腳的負荷,她才跌了一跤把腳摔骨折了。」

  杜希爾點點頭,「我知道。」但他不免訝異,她一個瘦弱的女孩子竟然能拖得動他?

  難為情的白縈玥羞紅了臉,「是我害你出車禍的,總不能見死不救,雖然有人在追殺我,但你傷勢危急,我無法狠下心視若無睹。」

  「有人在追殺你?」病房內的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提問。

  「啊!我說話誇張了。」她勉強微笑掩飾些微的驚慌。「沒什麼,大概我不小心瞄了人家一眼,人家才找我麻煩。」不敢交淺言深,白縈玥沒有說出實話。

  事實上,當她被姐姐趕出家門後,車子開到中途司機便說引擎怪怪的,要下車察看,誰知他才一開門就有幾個神色奇怪的男人從路旁走出。

  司機見狀就跑了,留下她一個人在車裡,見那些人提著棍棒朝她走來,不知意圖,她非常害怕,連行李也來不及拿,開了車門便拔腿就跑,逃命為先。

  沒想到一行人緊追在後,好幾次揮棍差點打中她。雨一直下。她全身發冷,可是仍死命的跑,就怕速度慢了會被後頭的人逮住。

  而且,她似乎聽到其中一個說收了錢就要她的命,留她不得……但自己並未得罪過人,誰會花錢買兇殺她呢?

  「出門在外要留心點,別再亂瞄了,幸好沒出什麼事,不然後悔就來不及了。」醫生不疑有他,交代了幾句便走出去,到其他病房巡視。

  但看在雖失憶卻仍精明敏銳的男子眼裡,她單純的臉根本藏不住秘密,黯然落寞的神色在在透露著內情不單純。

  「咳!咳!你不要再看我啦,我會不好意思,其實也沒幫上什麼忙,反而拖累你。」她對他可是很過意不去。

  他眼神深幽地看了她好一會兒,久久才吐出一句,「謝謝。」

  他這一句「謝謝」讓她不知所措,麗容赧紅。「你這樣我會難以自處,明明是我的不對,卻好像讓你欠我一份情似的,感覺很奇怪。」

  瞧她靦腆的樣子,他反而笑了,覺得她「真」得很可愛,「我不知道當時是什麼情況,可是以你奮力搶救我的行為,相信沒幾個人做得到,你的確救了我一命。」

  這是不容抹滅的事實,他確實因她而得救,若是她自私一點抽手不理,可能他不只失憶這麼簡單,或許可能傷勢慘重。

  畢竟她是他昏迷前最後見到的人,同時也是清醒後最先見到的第一人,因此她對他的意義非凡。

  明明還算是陌生人,卻是他現在僅有的依靠。

  「你也救了我呀!要不是你開車經過,我大概……」她說到一半,突然大叫一聲,「對了,我應該先跟你說一聲,我昨天本來領了錢繳我們兩個的掛號費,那時我沒多領,結果錢不夠用……」

  「然後,我今天一早想去提款機取錢時,上面卻顯示我的戶頭被凍……呃,出了點問題,錢領不出來,所以我……呃,所以……」她差點把戶頭被凍結的事說出來,好險!不然他一定會覺得奇怪吧。

  「所以什麼?」看她侷促不安的心虛表情,他因失憶而生的煩悶心情不知為何竟一掃而空。

  白縈玥模樣懺悔地雙掌一合,高舉至眼鼻間,「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因為護士說你沒有健保,要全額自費,而我剛好沒有錢……」

  「你去搶了銀行?」他故意開玩笑,怕她一人太緊張把頭磕破了。

  她怔了一下,差點忘了要說的話。「跟搶銀行一樣嚴重……我從病床下撿到一張提款卡,應該是從你口袋掉出來的,我拿它去領錢,但我是借,不是偷喔。」

  第2章(2)

  「你怎麼知道提款密碼?」比起來他更好奇這個。

  「巧合……嗯!這也算緣分的一種吧!」

  「什麼?」他還是一臉疑惑。

  「我打算賭賭看?如果不是,那就再想辦法,雖然我自己也不相信會這麼簡單,但沒想到真的成功了,你也是個怪人,密碼用生日不是很容易猜嗎?」

  「我是這樣的怪人嗎……」他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接著抬起頭,露齒一笑,「不說那個了,我想你忘了告訴我你的名字。」

  白縈玥吃了一驚,感到好抱歉,連忙彎腰致歉道:「我叫白縈玥,緹縈的縈,玉宇旁的玥,請多多指教。」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