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單飛雪 > 失戀暴走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5頁     單飛雪    


  「那我進去了?」

  「好,你進去,我走了。」

  「好,掰掰。」夏蓴美看著他走出巷口,長吁了口氣。終於可以回家休息了。

  可她不知道他們一番拉雜瑣碎的對白,都被躺在一旁屋簷上方抽煙的張峻赫聽見,白眼都翻到背後去了。

  白癡,在演什麼十八相送?

  夏蓴美開門,把貓放下,轉身要關門時,下意識感覺到什麼,抬頭一看,立刻震住。

  「你、你在那幹麼?」她指著屋頂上的張峻赫。

  「我?抽煙啊。」他的語氣彷彿她太大驚小怪。

  死變態!夏蓴美瞪他一眼,正要關門,忽聽他涼涼飄來一句。「提醒你,這一帶很安靜,談情說愛很容易被聽見……是不是啊?」突然揚高聲音。「陳阿北?」匡!鄰棟趴在窗上偷聽的陳阿北嚇得跌倒。

  他又喊:「王婆婆?」

  砰!隔壁心虛的王婆婆本來在偷看,趕緊關窗。

  夏蓴美呆住。搞什麼,這裡沒隱私嗎?

  就連已經走掉的胡裕文都聽見張峻赫高喊的聲音急返,擋在夏蓴美面前,怒瞪k方的張峻赫。

  張峻赫無賴一笑。「帥喔,護花使者。」

  「你有事嗎?」胡裕文怒斥。

  「胡醫師,如果找不到人陪你吃早餐可以找我,我閒得很。」他彈了彈煙灰。胡裕文瞬間臉紅耳根燙。

  張峻赫大笑,翻身躍下,從後院進屋去。

  「瘋子。」夏蓴美罵道。

  「有這種鄰居,你的門一定要鎖好,要注意安全。」胡裕文叮囑。

  「嗯。」

  「我聽見了!」張峻赫喊。

  ×!他順風耳嗎?

  「胡醫師?」隔壁的門打開,動物醫院助理王沐乙也醒了,笑嘻嘻地問:「喉,你們在約會出?」

  「不是啦!」夏蓴美翻白眼。

  「不要亂猜,上班時間還沒到,回去睡覺。」可憐的胡醫師,沒想到把妹不難,難的是被揶揄會很丟臉。

  第3章(1)

  歷經一夜混亂,夏蓴美的心情像坐完一趟雲霄飛車,現在應該要昏昏欲睡,可她趴在床上,四肢乏力,腦子卻很清醒。

  她望著白色天花板,那油漆的白深淺不一,有的地方像髒髒的灰。當初房子是怎麼漆的,色差好嚴重,接著她又聽見答答答的怪聲音。

  她下床尋覓聲音來源,跟著聲音走到電視旁,見地上有一灘水,往上望——Shit!

  原來深淺不一的白不是油漆沒調勻,是漏水!

  她奔至頂樓,用力撞開生蛌瘍K門,不禁驚呆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頂樓汪洋一片,如果買魚過來放,就變成生態池了!

  她腳軟跪地。這陣子雨下不停,忽大忽小,全積在頂樓,加上屋後緊挨著的山坡泥土隨著雨水一起沖刷下來,造就出一片土黃色的汪洋,而她竟無知無覺地睡在汪洋底下?!

  現在暫時沒辦法解決,她先飆下樓找出各種容器,把鍋子和碗瓢都拿去接漏水,這一忙,兩小時過去,當她又爬回床上,已筋疲力竭。

  怎麼辦?

  這爛屋還住得下去嗎?

  找人處理要花多少?她銀行戶頭只剩六千。

  夏蓴美,你不只睡汪洋底,你還前途茫茫!

  早上八點,她全身酸痛,眼睛酸澀,可是睡不著。

  想當初花九十萬買下房子,那時仲介說前屋主蔡婆婆久病厭世,又有憂鬱症,才會服藥自殺,所以這間透天厝才那麼便宜,買到是賺到。

  是嗎?

  現在聽屋裡滴滴答答的漏水聲,也許真正讓前屋主崩潰厭世的,是住在這麼愛哭的房子裡。

  她該怎麼辦?

  當初只看過房子兩次,一次是晴天,一次是雨天,那時剛下雨不久,房子的毛病還沒顯露出來,現在她已不能抽身,瞬間有種走投無路的感覺。

  「喵——」妞妞伏在她臉邊,撒嬌地舔了舔她的臉。

  「寶貝。」夏蓴美將它撈來,抱在懷裡。「你為什麼偷跑出去?這邊有壞人,以後不可以亂跑,知道嗎?」

  「喵……」濕漉的鼻子蹭了蹭她的下巴,令她鼻酸,忽地明白過來。「是去找『把拔』嗎?」

  也是,妞妞也不習慣新地方吧?過去妞妞最愛睡在康勝斌肚子上,或是睡在他們倆的中間……

  她……是不是做錯了?就算他劈腿,只要她肯原諒他,一切就能如常。

  負氣分手、離家出走、衝動購屋,她落得這麼狼狽有比較好嗎?有比以前幸福嗎?

  以前……以前的夏蓴美,這時候在幹麼?

  台北生氣勃勃,那時候的早晨明亮又溫暖,還很熱鬧。

  夏蓴美輾轉難眠,被回憶攻擊,她翻個身,枕邊空著,心裡有點慌。

  她不習慣這裡的早晨那麼靜,偶有一、兩聲鳥啾,伴隨屋內漏水聲,越聽越慌,漸漸覺得屋頂那片汪洋漫進心裡,又覺得那片汪洋快壓垮屋頂,她有點喘不過氣,感覺快被淹沒。

  這種陌生感令她窒息。她一個人死在這裡,也許很久之後才會被發現.,往後病了或氣喘發作,她一個人也只能等死,就算救護車趕來,也只能開到下面路口,等擔架運進來再把她抬出去,她早就「嗝屁」了。

  想像是很恐怖的,因為可以無限上綱。夏蓴美逼自己放輕鬆,卻更加緊張。

  只要原諒他,她就能立刻解脫,馬上回到舒適又熟悉的日子。他還在苦苦求她回家,她何必將自己連根拔起?

  如果分手不快樂,她為何還要分手?

  離開他,是不是錯了?

  看看這裡,住事故屋她不怕,但現在卻生出恐懼感,原來不住不知道,住了才明瞭。

  房子的缺點一一浮現。前有惡鄰,屋內漏水,幾處屋牆有裂痕,沒錢不能找人修,出入時附近老人總攔下她問東又問西。

  「去上班?在哪做事啊?」

  「沒結婚啊?有男朋友嗎?」

  「要出去啊!去哪裡?怎麼去?」

  後來她發現如果認真回答,沒一個小時走不了。交通更是困擾,從基隆搭火車到台北只要半個多小時,問題是光走下山、趕至車站也要半個多小時,往返兩小時沒了,連買個日常用品都要走一大段路。

  還有個殺貓變態沒抓到,萬一變態進化了,恐怕連人都有危險。

  她越想越煩,越覺得這裡爛透了。

  原諒比分手輕鬆,所以她不分手了,她要回去。

  今天禮拜一,咖啡廳休息,正好可以打包行李。她中午出發,下午就回電梯大廈,窩在裝潢精美的住所,什麼難題全部解決,她也不用面對了。

  想到這裡,她跳下床,打開行李箱,將衣物和隨身物品都收進去,連混亂的心情也丟進去。逃回去就好了,這沒什麼。

  人是習慣的俘虜,離開五年的戀情就像離土的樹,乾渴憔悴,所以何必呢?怎麼想都不值得。

  夏蓴美一邊收拾,一邊說服自己。

  這樣是對的,離開康勝斌她才會後悔。

  康勝斌雖然劈腿,但本質善良,英俊又帥氣,咖啡廳一票女客都衝著他來。

  他是獨子,生母早逝,以後也不怕婆媳問題;而康伯伯是退休教師,作風開明,自己跟傭人住,生活自理也不麻煩他們,還把她當女兒疼,殷殷盼著他們年底的婚事,盼她生個寶寶含飴弄孫,連原本出租的房子都空出來無償供他們住。這樣的良人哪裡找?憑她的條件,還能遇上比康勝斌更好的人嗎?

  每每當她心慌又徬徨,就會有個咒語,陰魂不散的在她耳邊響——

  「男人是沒斷奶的動物!他們不喜歡這麼小的胸部,你快去隆胸,不然老了會後悔。」愛美成癡的媽媽總愛叨念這些。

  她低頭打量。B罩杯雖小,但也很好啊!不行,劉心蕾是D罩杯,好靠北。

  「什麼時候去割雙眼皮?不會很痛,叔叔也不會收你的錢,小手術還要猶豫什麼?別等著後悔。」

  她拿鏡子過來照。單眼皮秀氣也很美,但靠北的是劉心蕾是雙眼皮大眼睛。

  「老穿得像男人婆,女人會打扮比會做事重要,不聽我的你一定會後悔。」

  她摸摸身上的T恤和舊棉褲。每次見到劉心蕾都穿迷你裙或熱褲,冬天冷也愛穿超緊身的裙子。

  由於媽媽再婚,對象是醫美診所的院長,媽媽認為這都是她樂此不疲保養自己的戰果,從眾多追求者中,選了名頭最響的院長,從此以院長夫人自居,對外貌要求更苛刻,甚至積極改造她這不稱頭的女兒。

  「媽是史王叔叔的招牌,你是我女兒,也不能太差吧?不然別人會講話的,拜託你注意點。」

  夏蓴美不服氣,只有她知道,媽媽看似風光,其實負債纍纍,還常要她幫忙周轉,錢都花在化妝品、美容保養和衣服上,王叔叔除了讓媽媽微整型不用錢,財產可是看緊緊,媽媽撈不到一點好處。

  不像她,她努力工作,自食其力,擁有一間很賺錢的店,時間花在工作而非裝扮,她為自己驕傲。

  對,外表不重要,她有內在美才重要——但男友卻跟美女有一腿,難道媽媽說的才是對的?女人會打扮比會做事重要?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