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單飛雪 > 失戀暴走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5頁     單飛雪    


  這是康勝斌的初戀,也是夏蓴美的初戀。

  這當下,康勝斌認為未來不可能再愛誰。

  當然,那許許多多的人在痛失所愛之際也都這麼認為,後來又都愛上誰。歲月過去終明白,痛苦地撐下去,還是有再幸福的可能。

  ***

  第7章(2)

  清晨,張峻赫還沒睡。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書看不下,煙抽很凶,直往窗外瞧,稍有動靜就豎起耳朵聽。

  那男人進去她屋子後就沒離開,她沒事吧?

  他沒聽到吵鬧聲,還想著如果發生衝突,他準備隨時衝進去救她——這念頭教他心驚,幾時這麼有鄰居愛?

  可很快地,他發現寧靜更教他煎熬,寧靜代表他們正小聲講話或什麼的……

  他腦中頓時出現亂七八糟的畫面。

  ×!那混蛋怎麼還不走!

  那笨女人該不會又跟他復合了吧?

  這又干他屁事?Shit!不關他事他又為何醒著到天亮?!

  最後他恨起自己,也怨起夏小姐。他生活平靜無波、時間自由、存款夠花,他孤家寡人地好好度日,她一搬來就毀了!

  早上十點,夏蓴美送走康勝斌,兩人和平分手,好好道別。

  「一個人住這裡真的不怕?」死過人的事故屋啊!

  「你不也睡得很好?沒事,很平安。」她微笑,哪知他睡得一點都不好。

  多說無益,再拖只會惹人厭,還會喪失自尊。康勝斌落寞地離去。

  夏蓴美看他走出家門,毫不留戀地關上門,望著擺設簡單的新家,鬆了口氣。也許萬事萬物有開始就有結束,也許練習溫柔告別與學習爭取得到同樣重要吧。

  夏蓴美給自己打氣。她要堅強!她要重生!

  過去很甜蜜沒錯,但過去也會咬人,被過去咬住了,甜蜜都成羈絆,人生會停滯,失去前進的勇氣。

  此刻,夏蓴美有種新生的感動。

  不過她沒閒著。感激張峻赫昨晚的治療,這會兒她腳消腫也不疼了,趁天氣好,即刻動手整頓屋頂的汪洋,趕快把問題解決。

  她上樓,往頂樓去時會先經過二樓小陽台,再走上連接屋頂的窄梯,而二樓小陽檯面對的正好是張峻赫家的三角形屋頂。

  陽光溫暖,他又坐在屋簷抽煙了。

  「嗨。」她站在二樓陽台跟他招手,指了指腳踝。「謝啦,已經好了。」

  好什麼?跟前男友過夜所以好嗎?張峻赫點個頭,陰鬱著臉,內心暗譙自己發神經。唉,我真是瘋了。

  撇下內心戲頗多的張峻赫,夏蓴美走上頂樓,用力推開生蛌瘍K門。

  好一片黃泥水。

  OK,不怕,她能解決。

  她先把褲管卷高,然後吸口氣,涉入泥水,一邊沿著女兒牆,一邊彎身探入水裡摸索,尋找排水孔。

  她找了一陣沒找著,上身攀出女兒牆,俯望張峻赫。

  「請問你知道排水孔在哪嗎?」

  他的回應很驚人。

  夏蓴美驚呆地看他腳踏她家二樓攔桿,往上一蹬,攀住女兒牆,一個勢子爬上她家頂樓,還順手抄來二樓的曬衣竿。

  這傢伙知道樓梯這種東西嗎?

  他將竹竿抵入水中做支撐,像蜘蛛人般穩健地踏在女兒牆上,他一身乾爽,望著雙腳踩在污水裡的笨蛋夏蓴美。

  「哇,你家頂樓很精彩喔。」

  「你身手真好。」夏蓴美豎起拇指。

  「你智商真高。」他倒豎拇指,竹竿指向女兒牆外。「看看這,沿著水管走向看,很明顯排水孔在那邊。」何須雙手在水中扒?

  「是喔。」她看見了,女兒牆外真有條灰色排水管。原來如此,長知識了。

  「謝啦。」

  她扶著女兒牆往角落的排水孔走,一根竹竿橫空擋住去路。

  「喂,你都不用腦嗎?」

  「嗄?」

  他翻白眼。「這水積了幾天?想想裡面多少細菌?比如孑孓、蟑螂什麼蟲的——」

  聽見蟑螂,夏蓴美即刻撤回樓梯間。「可是不過去要怎麼通排水孔?」

  「可以像我這樣從女兒牆走過去啊。」

  「好建議,然後摔在你家屋頂嗎?」夏蓴美翻白眼,逗得他直笑。「我今年犯太歲,不想摔死。」

  唉,看樣子還是得花錢找專業的人來修。「有不錯的水電師傅可以介紹嗎?」

  「有是有,但基隆最夯的就是水電和土木師傅,只是通個排水孔可能要排隊等很久。」

  「是喔。」她歎息,面露苦惱。

  「這樣吧,你不是廚師嗎?我很會釣魚,不如幫你弄幾條魚來,頂樓直接做蓄水池養魚,要煮飯時上來打撈就有新鮮漁貨,自給自足,修身養性又環保。」

  「魚養大了你會買嗎?」她冷冷地問。

  他大笑。「再養幾朵蓮花可以弄成生態池,天龍國最嚮往的田圜生活就在這兒落實了。」

  「是,我開心了我。」哼,初初認識時,誤會他很酷,混得熟些發現好會練肖話。「我正在煩惱,你倒是很樂嘛?」

  「蔥烤鯽魚會做嗎?」

  「魚還沒養,你已經在點菜?」她怪叫,害他笑得更厲害。

  「如果你燒蔥烤鯽魚給我,我就幫你搞定排水孔。」

  「成交!」雖然蔥烤鯽魚沒燒過,但管他的,她是廚師,煮魚比通排水孔容易。

  張峻赫杵著竹竿走在女兒牆上,走至角落,挑弄污水底部的排水孔。

  以為頂多是落葉塞住,但發現是沉甸甸的重物。

  是石頭?還是沙包?

  唉,這交易不划算啊!他撇下竹竿,只好跳進污水裡。

  「OK嗎?」夏蓴美見他臉色凝重,似乎很困難,看他雙手探入水裡搬弄,突然嘩地水勢流動。

  「通了!」她拍手笑,看積水迅速退去,地面浮現,樂得跑過去——

  「別來!」他倏地喝止。

  夏蓴美震住,看見他腳邊的東西,臉色瞬間慘白,捂嘴蹲下。

  黑貓屍體就躺在排水孔旁,脖頸被割裂,傷處浮腫。

  是正在尋找的失蹤貓。

  ***

  山城不平靜,又一隻貓慘死,還死在夏小姐家頂樓。

  警察來了,但也只能敷衍了事(畢竟有更大的案子待辦)。張峻赫將屍體放入紙箱,夏蓴美堅持送到動物醫院請業者火葬。

  她獨自前往,順便講明經過,醫院助理王沐乙大哭,這是他最寵的小黑貓。

  這胖胖的四十二歲愛貓男,不婚不生,把自己獻給最愛的山城貓咪,每隻都認識,都是他的寶貝。

  兩年前變態出現,貓兒枉死,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崩潰,怨恨咒罵。「太壞了,這變態一定會下地獄!」

  胡裕文聯絡寵物安樂園,以眼神示意夏蓴美到裡面說話。

  「晚上就會有人把貓送去火葬。為了早日抓到兇手,我會把你發現的經過P0上社團,讓大家注意。」

  「好。」她想了想,還是再道歉一次。「昨天真的很抱歉,因為某些事我心情差,就忘了跟你有約的事。」

  「心情差嗎?」撒謊也不打草稿。「我看你心情很好啊,跟姓張的聊得很開心。」

  夏蓴美臉色一沉。原以為他是陽光男,沒想到這麼愛計較,她決定跟這小氣刻薄男保持距離。「火化的錢我來出。」

  「這點錢我有,就不麻煩夏小姐了。」

  「好,你出。我走了。」

  「夏小姐——」

  「還有事?」

  「提醒你,若真在乎你家的貓,就少和張峻赫接觸。那天因為我嗆他幾句,他就殺了我助理最疼的貓。」

  「我自己會看著辦。」

  「因為主人糊塗害貓喪命,我不希望這種事發生。不過……你愛和哪種人交往也不關我的事,我話就說到這,你好自為之。」這話只差沒說她私生活亂了。

  幹麼教訓人啊?到底是誰給他這種權力能高高在上地評論別人?醫生就了不起嗎?

  夏蓴美拽緊包包,快步離去。

  第8章(1)

  每到晚上八點半,垃圾車會開到山城下。

  「倒垃圾」這件事在山城茲事體大,「老灰阿」和外傭們紛紛出動追下山,包括夏蓴美。

  她扔完垃圾要回家時,突然被鄰居王婆婆叫到一旁。

  「我看你是好女孩才跟你說,」王婆婆聲音低下去,緊張地看了看左右才繼續道。「那個貓啊,是住在你對面那個姓張的殺的。」

  白髮稀疏的王婆婆是王沐乙的媽媽,七十多歲,瘦削駝背,與兒子相依為命,常在陽台上放飼料喂貓。

  她雙手搭著助步器,一臉擔憂。「我沒騙人,我兒子在動物醫院工作,他們都嘛知道。」

  王婆婆膝蓋退化,出入要靠助步器輔助,所以倒垃圾很吃力,每回夏純美遇上,就會幫她摶去倒,因此王婆婆特別喜歡這位善良的小姑娘。

  「你喔,不要傻傻的,跟他走那麼近,你要小心啦,他壞心的咧,這鄰里『攏哉』欽……」

  「知道了。」夏蓴美點頭。知道啥?知道張峻赫是壞人,大家發揮鄰居愛,熱心地對她耳提面命,彷彿她是小白兔,張峻赫是邪惡的大野狼。

  「你跟男朋友剛分手出?不要太難過……」王婆婆握住她的手,慈愛地道:「你要常來我家坐啦,大家互相啦,下次介紹我兒子給你,他很善良,做尤有夠贊,只是工作忙都很晚回來。」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