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瑪奇朵 > 金榜廚娘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5頁     瑪奇朵    


  畢竟她的功力還沒有花喜容那麼高深,就是在亂葬崗裡頭,都能夠抓著大碗燒肉飽猛嗑。

  高公公偷偷打量著她,見她氣色不錯,和韓枋宸的互動也挺正常的,也就笑著坐了下來,「好好!義父自個兒吃就成,你也坐下來一塊兒吃吧!」

  阮綿綿搖搖頭,笑道:「還不成呢!灶上正在煮豆汁,得等一會兒才能夠停火,義父你們先吃,我等等再來啊!」

  高公公看她歡喜地往灶間去,直到看不見了,這才捏了個包子,看向邊上穩穩坐著的韓枋宸,低聲問道:「昨晚是怎麼了?跟著你的人說的不清不楚的,害我一大早飯都沒吃就趕了過來,昨晚那樣的動靜,小姑娘沒聽見?」

  韓枋宸咬了一口燒賣,慢慢地咀嚼著,比起之前陰鬱的樣子,多了點放開的從容不迫,他搖搖頭,淡淡地回道:「沒,看見了。」

  「到底是沒看見還是全看見了?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高公公現在可急了,難得有個小姑娘看得上這塊冷冰冰的石頭,這都還沒進門呢,要是跑了該怎麼辦?

  「全看見了。」

  「然後呢?」高公公急著想知道後續,「不對!普通的小姑娘見著你動手的樣子,哪還能夠這樣跟沒事人一樣,難道你昨晚收了手?」

  「沒,我昨晚沒收手,老樣子。」說廢話的就先砍了,反正不需要留太多活口,韓枋宸對於自己的行事作風從來沒有這麼理直氣壯過。

  之前他還擔心阮綿綿無法接受,現在倒是放開了,因為比起他的害怕,她倒是更心疼他「見著死人的害怕」。

  幃枋宸想起昨晚的情景就覺得心裡一陣歡喜,連吃個燒賣都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這下換高公公震驚了,別提小姑娘了,就算是條漢子,看到義子的那股狠勁,很少有不怕的,連他這個在宮裡見慣了生死的人,都會忍不住皺眉頭。

  他想著阮綿綿的性子軟綿綿的,就跟她的名字一樣,怎麼能夠在看到一堆死人後,還這般處變不驚、面不改色地繼續做包子、煮豆汁。

  他想著想著,忍不住就問出口了。

  韓枋宸很得意的又道:「她還幫我拿麻袋,說要把那些……給收了拿去埋了,現在還放在我那院子裡。」

  至於她說的那聲不怕,是屬於他私人最珍藏的回憶,就不必讓義父知道了。

  如果不是韓枋宸這個人向來不說謊,高公公絕對不會相信他剛剛說的話,他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在宮裡待太薄A不大懂這宮外姑娘的變化了?

  不過看著眼前明明語氣就很得意,但是表面上還要裝作一副雲淡風輕模樣的義子,他又覺得牙疼。

  純粹就是讓這兩人之間的氣氛給酸的。

  不過既然知道他們沒事,高公公也就放下心來,只是對於這無緣無故有人找上門來,他還是想瞭解一下。

  韓枋宸皺著眉,想起昨天晚上審問高震陸得知的事,覺得可能沒那麼簡單,「昨晚那些人和之前那釆花賊是一夥兒的,不是說一起採花,而是一個專門盜墓的集團,說是上回那釆花賊進來的時候在這兒落了東西,又想報復我們把他送進衙門,所以找了人半夜來尋仇,順便找找上回掉落的東西。」

  有什麼東西那麼重要,還派那麼多人過來?還有那人安安吾吾說的銷贓,這裡頭全是大有學問。

  「我猜這人說話真假參半,他們是一夥的沒錯,但說是銷贓的,還比較像是盜墓的,銷贓的下線該是另有他人。

  因為那些人身上都有一個土味兒,跟以前見過的那些土夫子類似,只是這些人手裡全都是沾過血的,只怕不是單純的土夫子。」

  土夫子,也是盜墓者的別稱,這一行當聽說的人多,見過的人少,但是對於高公公和韓枋宸,他們見過的人多了,見過乾土夫子的自然也不奇怪。

  韓枋宸談正事的時候是不會賣關子的,他放下了碗筷,想了想最近的一些消息,又道:「前些日子我得到了消息,南陽城南有一戶人家全家都給滅門了,手法就挺像這宅子之前出事後處理的手法,我猜是同一夥人,也應該和那群人有些關係。」

  高公公點點頭,對於這事兒也不想多管,畢竟他都從宮裡退下來,要是還是插手,那跟在宮裡不就沒兩樣。

  既然是這樣的想法,他倒也不再多煩惱,拿起筷子夾了個素燒賣往嘴裡一放。

  那燒賣薄薄的一層皮,奇異的帶著點鮮味,緊接著吃到蛋松、青菜,還有一股不知道是什麼的鮮味,各種餡料在嘴裡融合,吃起來味道卻不雜,反而各自調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嚼上兩口,還沒能多仔細品嚐,東西就沒了。

  他手快的連忙又夾了一個送進嘴裡,小小一個燒賣越嚼越香,在嘴裡也不乾澀,口感溫潤,比那些攙了肉的燒賣絲毫不差,甚至更清爽。

  當高公公急著要吃第三個的時候,他發現自個兒的筷子被那個不肖子給夾住,高公公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敬老尊賢知道嗎?你都已經沒啥優點了,連給你義父一頓好吃的都捨不得?」

  「她還沒吃飯,而且她喜歡吃燒賣。」韓枋宸有特別留意阮綿綿的習慣,只是沒有像她一樣明目張膽地注意而已。

  「桌上還有包子、油條和甜餅。」高公公手中的筷子可沒有退讓的意思。

  「你吃油條吧。」韓枋宸的筷子也堅持不肯退讓。

  「你——」高公公現在非常後悔,當初怎麼就收養了這樣一個不討喜的孩子當義子,要是遇上的是像小姑娘那樣會做飯、個性又討喜的,他肯定不理會這個連敬老兩個字都不會寫的臭小子。

  兩個男人各自僵持不下。

  當阮綿綿端著一鍋煮好的豆汁走來,放到桌上,坐了下來,一臉疑惑的看著兩人的筷子在那一籠燒賣上僵持著。「這是怎麼了?」

  兩個男人瞪了對方一眼,收回了筷子。

  高公公聞著那一鍋味道純正的豆汁,稱讚道:「不錯啊!這味道像是京裡頭那老鋪子出的豆汁。」

  韓枋宸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利落地搶下最後一顆燒賣,放到阮綿綿的碗裡,「給,你喜歡的。」

  阮綿綿衝著他甜甜一笑,拿起筷子夾起燒賣,一口咬下去,鹹口的燒賣硬是讓她吃出糖燒餅的香甜滋味來。

  高公公在一邊笑看著兩人,雖然心裡頭因為被搶了燒賣還是有點糾結,但是他們之間那甜蜜的氣氛,還是讓他忍不住想微笑。

  或許這就是他在宮裡一直幻想著想要有的生活,能有一個知心人,過著幸福又平淡的日子。

  雖然他這輩子已經沒有這樣的可能了,可是看著當初那個不幸的孩子能夠過上這樣的生活,他也覺得滿足了。

  嗯,只要下次不要再繼續跟他這個有年紀的老人搶東西吃就行!嘖!

  第7章(1)

  在抓到高震陸和商青之後,秦朝玉璽的事似乎就此告一段落,可是枋宸很清楚,這只是個開始。

  畢竟消息一出,到底有多少人盯著誰也不曉得,而幾經戰亂,誰也不能夠保證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能等見著了東西之後才能有定論。

  在那之前,他弄清楚阮綿綿到底是從何處來比較實在。

  時序過了春天,一年一度的掃墓踏青日也到了,韓枋宸和阮綿綿都是外來客,在南陽城這裡自然無墓可掃,可是節依然是要過的,因為那一日城裡幾乎所有的鋪子都會關門,所以前幾日她就已經找了他要上街採辦過節的食材,以免到時候他們幾個人落到沒東西吃的窘境。

  買完東西回來,韓枋宸就看到她從屋子裡拿出一個布袋,然後就是一把又一把的刀具從袋子裡抽了出來,接著打了一盆水,噗哧噗哧的開始磨起刀來。

  他靠近細看每一把刀,粗細長短不同,厚薄也不盡相同,可是……他的目光聚焦在其中一把女子單手可握的小刀上,眼神微微發沉。

  有血槽,這讓一把普通的小刀變成了可行兇的器具,畢竟一把小刀若要置人於死地,還要費一番功夫,可若是開了血槽,顯然就容易得多了,而且這刀子看起來就是專門為了她打造的,以男人手的大小來看,都太過小巧了些。

  他還偷偷估算了一下重量,這些刀具應該都比市面上打造的刀具要輕很多,甚至有可能比朝廷打造的刀具還要輕。

  這樣的刀具不像是一般人能夠隨意拿得出來的,更別說它們各式各樣,功能齊全。

  阮綿綿仔細磨著刀子,一時間有些忘情,畢竟這些刀子是她的小夥伴,她的成長過程中幾乎都有它們陪伴,只是隨著她的廚藝越發精湛後,有些刀子她就甚少再拿出來用了。

  如同師父說過的,真正成功的廚子,不需要那麼多刀子,只要有一把刀,把那把刀當成自己的手,不管是要切絲剁塊還是雕花,足矣。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