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使情人 >       上一頁  返回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4頁     寄秋    


  「你想回到人類愛人身邊嗎?」瞧她怔愕的表情真可愛,祂沒那麼嚇人吧!

  「嘎?!」以為會挨罵的羽衣猛然抬頭,不敢相信耳朵聽見的神語。

  「想或不想需要考慮這麼久嗎?我對天使們一向寵愛,也希望聽聽你們心底的聲音。」看來祂太少和這些孩子們互動了。

  以後得少下些棋,多抽出時間陪陪孩子們。

  她看了看一臉和善的米加勒,再瞧瞧賤狗眼的拉斐爾,她勇於表達的點點頭。「我想回到他的身邊。」

  雖然有點對不起愛護她的熾天使們,他們是真心地希望她能成為一位好天使,可是她真的很難過,只要一想到他,她就有哭的衝動,忍著不落淚反而更想他,腦海佈滿他似笑非笑的神采。

  知道有一天會離開他和真正感受離別的滋味完全是兩碼子事,思念的苦果又澀又難入口,她想他想得連該如何笑都忘了。

  他肯定會發火吧!大罵她是只無情的笨鳥,只會幫人卻幫不了自己,任由命運將她帶回原來的地方。

  「好吧!那你下去。」祂是開明的主,絕不為難祂的愛女。

  羽衣怔忡當是自己聽錯了。「p……p是說我可以回到人類世界?」

  「呵……還懷疑呀!再不走我可要反悔了。」真是天真的孩子。

  她先是一楞不知做何反應,而後慢半拍的跳起來尖叫,高興萬分地抱著上帝一吻,隨即由祂劃開的缺口準備展開雙翅飛行。

  「等一下,送你個禮物。」

  無法遷怒於她的拉斐爾不捨地撫撫她的頭,囑咐她若受了委屈隨時可以回到天堂,他會張開溫暖的雙臂擁抱她,不再讓她受到傷害。

  米加勒,葛布列、烏列兒,以及其他與她交好的天使們紛紛上前與她道別,說了幾句體己的話給予祝福。

  直到離開前她才知道自己擁有很多的愛,一度她捨不得放棄眾天使的友誼,但在他們的催促聲中,她還是依依不捨地循著光往下飛,到達心愛的人身邊。

  「唉!終於走了。」

  不知是誰鬆了一口氣說出這句話,所有的天使都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心情為之輕鬆將天堂的門趕緊關上,以免她後悔又飛了回來。

  「你們捨得放手讓她飛?」祂問道。

  拉斐爾回頭一笑的望向堆積如山的「垃圾」。「不放手行嗎?咱們是天堂又不是地府,他燒來的冥紙、金燭、電器用品咱們根本用不著,不盡快讓她下去還有地方放嗎?」

  對地府而言,這些高樓大廈、汽車洋房和金元寶都是搶手貨,越多越好絕不多皺眉頭,頭破血流的也要搶個你死我活好當大爺。

  但是這些在天堂等於無用之物,天使的能力高過鬼魅,他們需要什麼只要揚揚手。

  於是天使們又有得忙了,他們忙著整理環境。

  「拉斐爾,來陪我下盤棋吧!」

  萬能的主一吩咐,他能不從嗎?

  天堂又恢復平日的寧靜,藍玫瑰花園的玫瑰依然盛開。

  ☆ ☆ ☆ ☆ ☆ ☆ ☆ ☆ ☆ ☆ ☆ ☆ ☆ ☆

  「啊!讓開,讓開,我失速了,不要擋在我面前,天使墜機了……」

  砰!一道莽撞的白色影子加速的由天空墜落,失控的雙翅駕御不了突然轉向的風,忽地一偏,錯過計算好的降落地點,衝力過大地失去重心往地面撞去。

  以為死定了,羽衣閉上雙眼等待那最後一撞的到來,可是落地聲明明大得嚇人,為何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難道光的使者將她帶錯地方?

  迷糊的羽衣不敢張開眼,生怕成為第一個「死亡」的天使又回到天堂,她好不容易才獲得大老闆的批准重入人間,絕對不能厚著臉皮回去請祂再送她下來。

  有點硬的雲摸起來好像人的胸膛,她一定太思念人間的他了,連死都幻想著回到他身邊。

  完了,完了,她的嗅覺出了問題,怎麼鼻腔裡全是他的味道……

  啊!誰在吻她,感覺似曾相識。

  「你這只糊塗到飛都不會的笨鳥若沒有我怎麼辦,你打算死一回再投胎嗎?」

  「上……上官?」是他嗎?不會是她死後的幻覺吧!

  「我們家有好幾個姓上官的,你到底在叫誰?」不吼一吼他心裡不暢快。

  「我……可憐……」睜開餘悸猶存的眼,她一臉像被棄養的小狗般可憐,五官一皺的悶地一呼。

  「是我可憐,還是你可憐?敢跟著別的男人走就不要回來,你以為我會為一隻鳥上天入地嗎?我巴不得掐死你。」心口不一的用力抱緊她,差點被她嚇破膽的上官可憐嘴上逞能的臭罵她一頓。

  「我想你。」拉斐爾不是男人,他是熾天使。

  「哼!別裝出一副很無邪的表情迷惑我,我再也不相信什麼天使不會說謊的鬼話,我要拋棄你。」一百年後。

  羽衣在心裡微笑著,撫著他的發在他耳邊低語。「我愛你。」

  「嗯哼!想軟化我的心沒那麼容易,我這人很難取悅的。」一句我愛你是不夠的,起碼要一萬句。

  「一億句都成,我是迷路的天使回不了天堂,你要不要收留我?」她愛他的口是心非。

  「哇!你是賊呀!偷聽別人的心聲。」他哇哇大叫後突然正色的捧起她的臉一問:「你能留多久?」

  可不能再一走了之,她這次的出走讓他幾乎要抓狂,逢魔遇妖就問天堂怎麼去,讓那只臭妖精笑到肚皮發疼,不得不告訴他「作弊」的方法。

  雖然有點蠢但挺管用的,她果然又掉下來。

  「我不知道。」她老實的說著,不敢肯定。

  「不知道?!」他激動的大吼,捉著她雙肩一提。「你欠一條鏈子鎖住。」

  「老闆讓我下來又沒說時限,我想我是被逐出天堂的天使。」至少她是這麼認為。

  逐出天堂的天使?上官可憐不信的蔑視一下天堂。「沒關係,就算是祂要和我搶天使,我也有辦法搞得祂雞犬不寧。」讓祂連睡覺都不安心。

  「咦!你在說什麼?」和誰搶天使,雞和犬能在一起嗎?人類的想法真奇怪。

  「我說你這只笨鳥給我學聰明點,不要傻呼呼的被騙……噫!你的翅膀呢!」背後一空,平滑的像塊玉。

  翅膀?

  喔!她想起來了,是拉斐爾送她的臨別禮物。

  「我收起來了,等有需要的時候它才會張開。」她指指背上微突的胛骨,羽翼處看不出有任何翅尾露出的痕跡。

  不過她不會告訴他這是誰的贈禮,因為她終於知道她愛上的男人非常愛吃醋,一點點醋意他都會板起臉和牆說話,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行為有多怪異。

  羽衣的胸口漲滿愛與幸福感,仰起頭吻上看來很大男人,其實個性滿小男人的人類情人,眼一閉沉醉在充滿溫柔的愛裡。

  天使的語言和人類相同,用愛來填滿兩個空間的距離感,以心來交換,譜出最動人的愛情故事。

  「我也愛你,我的天使情人。」低喃的情語輕漾,噙著笑的上官可憐不再有遺憾,輕擁懷中天使,眼含著無限情意。

  金色的陽光由雲層中透出,粼粼灑在相擁身影上,身下磨著細緻肌膚的礫石變成細細棉花糖,兩人將世界遺忘在熱烈擁吻中,只剩下彼此的心跳聲。

  人與天使的界線模糊了,唯有愛才是真理。

  遠處的少男少女似在燒什麼地大聲歡呼,繞著營火堆邊唱歌邊跳舞,順便烤烤肉,燒了一半的輪椅也在其中,笑聲不斷。

  沒人瞧見一個老淚縱橫的老頭呼天搶地直跳腳,口裡喃喃自語地哭喊著,「我的金元寶,我的汽車洋房,我的花園別墅,我的遊艇和大厝呀……小朋友乖……別再燒了,留一點給我,留一點給我……我的鈔票……嗚……別再燒了……停、停……留一點給我……」

  一把大黑傘在太陽底下拚命旋轉,似有生命一般。

  聲漸啞,斜月遮日。

  飄揚的星火只餘一堆灰燼。

  牆上畫中老叟淚濕如一江秋水。

  【全書完】

  *欲知超級潔癖男綠易水如何為科學奇才曲淼淼尋回嬌軀共譜戀曲,

  請看寄秋花園系列297四分院偵探所之一《魅靈》

  *欲知俊美冰山上官月向迷糊精靈艾莉絲許下愛的心願,

  請看寄秋花園系列304四分院偵探所之二《精靈ソ愛》

  *欲知小錢精上官微笑如何騙到陰間鬼將風朗日的心,

  請看寄秋花園系列322四分院偵探所之三《鬼將》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