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使情人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3頁     寄秋    


  天使的光芒瞬間綻放。

  「天哪!天哪!我不敢相信,我不敢相信……」極度興奮的段詩韻捉緊輪椅的扶手,口中唸唸有詞地大口喘氣,生怕一眨眼眼前的影像會消失。

  「我也不敢相信她會這麼迷糊,居然讓兩個臭小鬼看見她美麗的全貌。」牙根咬緊的上官可憐氣得臉部扭曲,渾然忘卻顧及完美的形象。

  俊朗的容貌抽搐地抖動著,冒火的眼珠子透露很想殺天使的訊息,青白交錯的臉色只差沒暴出青筋,他的確沒想到他愛上的天使是一隻笨鳥,而且無可救藥。

  「咦!怎麼了,你們的表情變得好奇怪,是不是我打擾了什麼?」迷惑的美瞳輕眨,她猶不自知身後雪翅已洩漏了秘密。

  羽衣輕柔的嗓音如春風拂過,帶來一股醉人的氣息,不意外但仍驚奇的水惑和呆若木雞的段詩韻不由自主的搖頭,激盪的胸口仍有不小的餘波蕩漾,為她的美感到窒息和不可思議。

  「別和那兩個笨蛋說話,免得夠笨的你會更笨。」現在遮掩也已經來不及,就讓他們看得目瞪口呆吧。

  哼!沒見過世面的小鬼。

  輕笑的走向他,羽衣沒有一絲不自在的靠著他。「又在生誰的氣?」

  是艾莉娜,還是他的錢精妹妹?耳濡目染下,她的語氣已偏向她的情人。

  「你。」

  「我?」無邪的眼微微一睜,羽衣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惹他生氣的事。

  他笑得咬牙切齒的拔下她一根細羽低吼。「你這個迷糊天使快氣死我了,你沒發現你『儀容不整』嗎?」

  猛一吃痛,她赫然的察覺羽翼大張,訝然地露出靦腆笑容,有點無措地看向瞠目結舌的男孩女孩……咦,她的腳?

  天使的本能倏地覺醒,輕揚的翅膀綻放淡淡金光,仁慈的心捨不得眼前有任何不幸,愛的光輝促使她走向輪椅上的段詩韻。

  她不曉得少女的心臟緊張得快蹦出胸口,只是自然而靈雅地朝她一笑,表情柔和的像聖母的慈悲,讓她心口平靜地不知該說什麼。

  「羽衣……」她不會連那小丫頭也想救吧!

  羽衣抬起手要上官可憐等一等,靈眸清澈的凝視段詩韻受苦的靈魂,她沒有猶豫地將掌心放在女孩的膝蓋上頭,輕輕柔柔地繞了三圈。

  金色光芒由掌心沁出,如流動的泉水將她的手掌包圍,彷彿有無數的小精靈在金芒中跳舞,亮而不刺目地化成透明的手往下撫觸。

  說不出話來的段詩韻只覺得小腿熱熱的,有什麼在皮膚上滑動卻不癢,溫麻溫麻的牽動末梢神經,抽地一酸令她微皺眉,腳拇指動了動。

  她還沒發覺足尖因輕微的抽痛而挪動半寸,原本不該有知覺的小腿反射性地踢向前,像是有人拿了小槌子在膝蓋處一敲產生的自然反應。

  「試試看你的腳能不能伸直?」她在少女身上看見聖潔光暈,羽衣心想天堂終於有「人」了。

  「試?!」怎麼可能,她的腳早就……啊!能動了。

  「走走看吧!我相信你會明白上帝的愛無所不在。」大老闆,我替p做功德,p要記得嘉獎我。

  此時,天空有道白光閃過。

  「嗯。」先是試探性的讓腳踩地,段詩韻在水惑的攙扶下慢慢起身。

  她先是害怕地不敢用力使勁,在羽衣讚揚的微笑下重拾起信心,她勇敢的跨出第一步。

  「好孩子,你做得很好。」

  清朗的笑聲在一道光後成形,俊颯秀雅,容貌絕塵的清雅男子平空的出現眾人眼前,他雙手環胸地笑得溫暖,俊美得叫人不敢逼視。

  只見羽衣驚喜的奔向他,亂沒分寸的大叫著,「拉斐爾!」

  上官可憐的臉頓時漲紅成豬肝色。

  第十章

  「咳!咳……我說……咳……咳……嗯!到底是誰在……咳……咳……玩火……咳……」嗆得連神都受不了。

  雖然天堂沒有嚴格禁止燃放煙火,不過這些孩子也玩得太過火了,連他老人家都受到影響。

  「你們……咳……咳……空氣品質……咳……咳……太差了……咳……西方最後……咳……一塊淨土……咳……被污染了……」

  天哪!這是什麼世界,比他所管轄的魔界還要糟糕,難怪人界的人拚命往魔界擠,不惜出賣靈魂也要佔一席之地。

  下次不來了,以為老頭子的家最乾淨,原來他被騙了數千年。

  「我想是……咳……」手一揚,濃密的黑煙由兩側散去,上帝才能好好的喘口氣。「孩子們頑皮,回頭我說說他們。」

  大口的吐著氣,撒旦撒棋不玩了。「p太寵這些不像話的天使了,瞧我的子民多乖巧,只要我一吭氣馬上噤若寒蟬不敢動。」

  「這……呵……愛的教育,愛的教育,他們都很乖的……」祂就是沒法不寵他們嘛!他們都是祂可愛的孩子。

  訕笑的萬能之主想捻捻鬍子,光禿禿的下巴讓祂猛然想到兩天前的大火,當場笑臉變苦瓜臉地垮下雙肩,人類的怒火還真可怕呀!一燒沖天。

  改天要弄個護套包著,免得頭皮也著火了,讓人誤會祂是東方的佛陀。

  「很乖?p倒挺會自圓其說。」看看明淨的四周變得一片污濁,他倒想念起自家幽暗。「算了,算了,我回去了。」

  「呃,別急嘛!再留下玩一局……」怎麼說走就走,這盤棋該找誰下完?

  瞧了瞧殘面的棋子,祂不歎息都不成,當年最寵愛的孩子都成了一界之主,祂還能沒成就地讓他看了笑話,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呀!

  這些孩子到底搞什麼,就不能讓祂老人家安靜幾天嗎?盡顧著找麻煩把天堂弄成火葬場,濃煙四起好不稱心,祂都想收拾包袱走神了。

  「米加勒,你倒是說說是怎麼回事,咱們的家幾時成了人間的垃圾堆。」瞧瞧這堆人類廢物,祂不知該擺哪裡好。

  「呃,這個……」米加勒頭頂一片黑煙直繞。「您還記得藍玫瑰花園誕生的那位藍天使吧!」

  是有點印象。「前些日子不是派她下人間實習了,成績還好吧!」

  「好……」好得令他們這些大天使頭痛。

  「好?」瞧他的表情似有下文。

  「她不負所托的完成使命,順利獲得一級天使的光圈,目前在藍玫瑰花園休息。」以她的資質來看算是可造之材。

  「然後呢!不要有所隱瞞。」睿智的眼透著慧光,意味深遠的看著他。

  然後是一言難盡。米加勒苦笑地繼續說:「前陣子藍天使遭雷擊而跌落人間,受傷的雙翅無法飛行,且暫時失去天使能力,在這段期間她結識了一位人類男子。」

  「她愛上他了?」呵呵呵……老套的故事。祂一撫下顎,笑聲終止地露出無奈,祂的鬍子幾時才能長出來。

  無須難見天使,祂的尊嚴因少了一把鬍子而蕩然無存。

  「是的,老闆,藍天使愛上人類男子。」因此鬱鬱寡歡地在玫瑰園摧殘玫瑰花瓣,讓天使食糧逐漸減少。

  上帝若有所思地推開雲層往下看。「那個人類男子的人品如何?」

  忍俊不已的米加勒一比滿臉陰色的拉斐爾。「老闆,p問他比較正確。」

  幸好下去的不是他,他剛好有事。

  「孩子,你的眼睛怎麼了?」不能笑,不能笑,祂要維持尊嚴。

  拉斐爾的臉更沉了。「被一條狗咬了。」

  「狗?」嗯,要笑等他離開之後再笑,不然會傷了他的自尊心。

  那分明是暴力留下的痕跡,他這個謊扯得並不高明,不過祂不會揭穿他,挨了人類男子一拳頂丟臉的,難怪他表情不快樂地彷彿想回敬對方一拳。

  「老闆不會是關心我的眼睛吧!」腫成核桃的眼像蓋了一個黑鍋,他一想這件事就很難保持好修養。

  誰會料到人類已殘暴到連見到天使也會揮拳相向,他不過開口恭喜羽衣結業順利,可以隨他回家了,冷不防一道黑影朝他的面襲來,他根本來不及做任何回應。

  天使是天國的子民本應回到天堂,他一個人類男子憑什麼阻止,以他的資質再修上一百年也上不了天堂。

  他知道自己很沒風度不給他們道別的機會,手指一揚就將修業完畢的羽衣帶走,但任何天使遇到不講理便出手的攻擊者都不會有好臉色,他算是客氣了。

  「你的語氣很不敬喔!但我原諒你言語上的造次。」呵……難得看他這麼狼狽,真教祂開心呀!「你對藍天使愛上的人類男子有什麼看法。」

  他想都沒想的回道:「粗魯、野蠻、沒修養、脾氣壞、人格卑賤、心無憐憫、對弱小粗暴,自我控制能力差又養鬼為患……」

  「等等,你不用再說了,我想我瞭解你的意思。」總之沒一句好話。

  但祂不會只聽信片面之詞,總要尊重藍玫瑰花園的小天使。

  上帝輕頷首吩咐米加勒將當事者喚來,想聽聽她對此事有何看法。

  一會兒,另一位不快樂的天使出現眼前,祂的笑容變得嚴肅,不希望天堂多了個悲傷的天使,他們是帶給人類歡笑的天使,怎麼可以自己不開心呢!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