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8頁     寄秋    


  癒u人間悲劇。」甘仙草誇張的做了個痛不欲生的表情。

  癒u真的?!」有這麼慘?「我不懂那種感覺。」

  癒u沒那麼難懂啦!每個人一生總會對某樣東西特別狂熱,你有沒有很想要什麼?」難嗎?不。

  癒u有。」小雨。

  癒u想收藏,想佔有,想不顧一切的擁有,不管前途有多麼困難,你就是只想得到它。」他指的是物品。

  癒u是的。」

  癒u我們對賽車的熱情如同以上所言,不過我們對車子的寶貝可不下於此,不讓它光鮮美麗成為天下第一的好車會內疚。」

  癒u內疚?!」對車子?

  癒u愛它就是要它發光,車子最輝煌時是在賽車場,所以我們明明心疼得要命,還是要它上場讓小雨糟蹋。」可憐的車子。

  臏V蹋?!

  簧麻蘆漱葑’]為他有趣的見解而略微放鬆,這時他才發現呆站在一旁的護士正等著他資料,大筆一揮,填完了基本資料及手術的同意書。

  癒u老甘,你來一下。」小沈在角落揚揚手要他過去。

  癒u沒大沒小的小於,好歹我是你前輩,叫聲組長讓我高興高興不成呀!」甘仙草嘟嘟嚷嚷地邊叨念邊走過去。

  瞻p沈拉住他,表情是消沉不豫。「我檢查過車子的殘骸,果然如我們所料。」

  癒u嚇!真有人要害小雨。」

  癒u煞車線被類似美工刀的利器割了三分之二,只要連踩三次板子就會斷裂。」虧他們防得要命,還是防不勝防地出了事。

  癒u天哪!這代表小雨早巳沒了煞車,她居然撐得到跑完全程。」太不可思議。

  癒u小雨的情形有沒有好點?」他真的怕被大廈裡那群女人捶死。

  癒u沒有變壞就是好,當前之計是找出害小雨的人。」絕對不能讓可恨的兇手逍遙法外。

  癒u你們在說小雨怎樣?」拿薩發誓要學好中文。

  瞻p沈連忙搖搖手。「沒有,沒有,一點小事。」

  癒u是嗎?」畢竟是見過世面,一瞧便知他們有事瞞著他。

  癒u告訴你也無妨,小雨會出事是因為有人搞鬼,想要她再也賽不了車。」

  癒u什麼?!」拿薩驚訝又憤怒。「是誰?」

  瞼L們正要說出可疑人的姓名時,一對出色的東方男女迎面走來。

  癒u跟你不是我愛疑神疑鬼,那人明明是鬼鬼祟祟的跟蹤我,你眼睛瞎了呀?」

  癒u歡兒,人家剛好跟我們走同一條路。」

  癒u懶得和你這種沒危機意識的人講。」女子走到兩個張口結舌的男子面前。「你們誰是老甘?」

  癒u我……」甘仙草猶豫的舉起手,她不太好惹。

  癒u我來看薔薇居的死了沒有,那個不男不女的沒事了吧?」她可不想來帶具屍體回去。

  癒u薔薇居?不男不女?」

  礎o指的是誰?

  第八章

  癒u碰!八萬。」

  癒u槓,摸朵花。」

  癒u等等,我要三筒。」

  癒u哈!自摸,拿錢來。」

  舊痕膝s人無法置信,一張放在病床邊的小桌子居然給搬上床,四角方方剛好築力·城,一腳不缺地,四個人賭興正濃的玩得不亦樂乎。

  簫鞎磏鬫M險不久的馮聽雨坐東風位置,她的復元情形可說是奇跡,連醫生都大為驚歎,還因此抽血檢驗。

  礎茼o的上家、下家分別是小沈和甘仙草,兩人逮到了機會大玩特玩,不怕警方臨檢當他們聚賭拎回派出所,喊碰的聲音特別宏亮。

  礎靬騝N外的訪客是今天的贏家,以衛生紙代替紙鈔好方便日後算帳,她快收集一包了。

  礎o是出了名的神經質大王,老以為有人要害她或覬覦她,走到哪兒都一副:你別靠我太近的模樣,她是近客芍葯——常弄歡。

  癒u薔薇居的,說說死了一次的感言,我好回去傳述。」咕!沒用的大餅。

  瞻@筒丟人海,馬上有人伸手撈。

  癒u沒感覺。」馮聽雨淡然地數著牌。

  癒u你死人呀!身上開了一條像蜈蚣還說沒感覺,要不要我捅你幾刀。」這人真是沒神經。

  癒u謝了,我還沒死透。」無從感言發表。

  癒u飆了幾年車還會翻車,你這算不算由樹上摔下來的猴子?」失手。

  繞嬝市B瞪了她一眼。「你怎麼知道我出事?」這人講話真不懂修飾。

  癒u茶花居的打手機給老甘,老甘不小心說溜嘴。」真應了那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人未死。

  癒u和風稿子寫完了嗎?」滿閒的女人。

  簣`弄歡鼻子一噴氣,「哼!她那人一寫起稿來可是沒人性,哪會管你死活。」一頭超懶的貓。

  瞼豪茯O該和風要來,畢竟她們交情好。

  翻眭墨X版社丟了套書的大綱要她寫,目前正陷入天昏地暗時期,風吹雨打也撼不動她的小胖腿半分,像八百壯士誓守四行倉庫地守著她的小和室桌,死不也肯離開。

  礎茼o倒也厲害,居然陷害樓下的芳鄰,只因自己危機意識高,一看見有人靠近就發出高度警戒心,不管有沒有危險,一有她出現就絕對安全。

  繕W!簡直當她是偵防雷達,誰不曉得和風的詭計,還順便利用她的另一半東方奏的法律專才。

  瞻牌律師一出馬,作奸犯科的犯人立刻無所遁形,乖乖地奉上大筆的賠償金,雖然目前他們尚未揪出元兇的小辮子。

  瞻ㄨL呢!指日可待。

  癒u她該不會交代你,要我記得把西班牙的風景明信片寄回去吧?」相處久了,多少知道那惡劣的個性。

  簣`弄歡彈了個指哨。「聰明。她還加了一句。如果你方便的話。」

  癒u這個女人囂張過了頭,遲早有報應。」馮聽雨無可奈何地丟出一句。

  癒u我碰。」逮到機會甘仙草連忙一喊。

  癒u碰你的大頭啦!快丟牌。」牌品不好的常弄歡用腳踢了他一下。

  瞼L手氣真的非常背,一張九筒三家吃,賠錢……是賠衛生紙。

  竅~牌的聲音嘩啦啦!砌牌時是清清脆脆,很快地又築成四道牆。

  癒u薔薇居的,你那個男人不錯哦!非常癡情。」她家欠揍的跟人不能比。

  癒u不錯是人家的未婚夫,與我無關。」馮聽雨冷靜的說,表情一貫的無波。

  簞畦蕈g。「好男人就搶呀!光你那副長相還怕迷不暈人家的未婚妻,然後叫她退讓。」

  竅傱Y忽地一顰的馮聽雨用著疑惑的口氣問:「你想和風是不是有特異功能?」

  癒u怎麼,你懷疑她是火星人呀?」嗯!牌不錯,又要自摸了。

  癒u在我來西班牙之前,她用詛咒的口吻說我有艷遇。」想想真詭異。

  簣`弄歡大笑的拍桌子。「你是有艷遇,將來有免費的葡萄酒喝。」

  癒u她說的艷遇是有女人為我爭風吃醋,三角戀中我是唯一的女主角。感覺很毛。

  癒u發生了?」常弄歡斂起笑意,打算拿這個題材寫一首歌。

  瞻p沈在一旁打趣。「她哪天不犯桃花,男女不拘,小雨根本是一棵桃花樹。」

  瞼L自己就見過好幾回,男人吃女人的醋,女人看男人不顧眼,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都有,而她從來不勸架,冷眼旁觀別人為她拚個你死我活。

  罈′O冷血,其實是事不關己懶得理會,對於不請自來的愛慕者,她一律采不避不理的態度,管你說得天花亂墜,她一句也沒有放進耳裡。

  瞻ㄔ峟楊荍j自然消失無蹤。

  癒u不不不,她是薔薇花精,專門刺人的。」誰敢靠近就刺得你一身傷。

  癒u對對對,她身上有一股薔薇花香……咦!你也有香味……」像是什麼來著?

  癒u芍葯。」

  癒u芍葯?」他沒聞過芍葯的味道。

  癒u好了啦!別提我的臭花味,打牌打牌。」至少讓她贏幾張來回機票。

  繞嬝市B摸了一張牌繼續說:「你從不懷疑她以你為主角做小題材嗎?」

  癒u別這件事,一說我就嘔,什麼叫『芍葯惹心,,我哪有招惹人,是東方奏自個找上門。」可惡的臭女人。

  簫n不是她和東方奏找遍芍葯居沒找到針孔攝影機,不然非要她好看不可。

  翹g小說就寫小說嘛!幹麼還把她一家人也寫上去,害她被家裡的老老少少罵個臭頭,說是被人寫成這樣該認命,逼得她和東方奏訂婚。

  癒u他人呢?」他們向來焦孟不離,黏得很。

  癒u為你的事忙著,我叫他去當名偵探柯南。」算是資源回收,廢物利用。

  繞嬝市B摸牌的手了一下。「有必要嗎?」

  癒u拜託,人家要你屍骨無存耶!你好歹有點表情。」像是害怕啦!或是憤怒。

  癒u要我哭嗎?」抱歉,她做不到。

  癒u算我無聊,你沒有心嗎?」她會聽懂的。

  瞻?!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