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元柔 > 命定寶妻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7頁     元柔    


  下了兩盤棋後,林琳自動放棄,放棄前還賴皮的把棋盤上的棋子全都掃亂,「不玩了,好累,我們出去走走。」再玩下去,她的腦細胞不知道要死多少個。

  走到船艙外,她才發現今天居然是滿月,算一算日子,下一個滿月就是仲秋了,「每年仲秋的時候,我們家都會在庭院裡烤肉、賞月、吃月餅。」

  這時代的仲秋指的就是中秋節了,依照這裡的習俗也只是在中庭賞月跟吃月餅,但她忍不住拿出以前在現代的習慣,中秋節就是要烤肉嘛!所以她家也多了個習慣,每到中秋節就會一家子都聚在庭院裡烤肉兼賞月。

  幾年下來,左鄰右舍也被他們家的習慣給影響,到了中秋節也會一家子聚在一起烤肉,要不一直聞到隔壁傳來香噴噴的烤肉味,自個兒啃著甜膩的月餅,那滋味也挺不好受的,再說了,有奴僕在,他們也只是負責享用烤肉美食而已。

  「聽說過,林大人家帶起的習慣,很多人都跟著仿傚。」這兩年京城仲秋節可熱鬧多了,處處都飄著肉香,不少商家也都在仲秋時節大賺一筆。

  「呵呵。」她能說這些都是吃貨惹的禍嗎?

  月光灑在海面上,為漆黑的海面增添了幾分柔軟,林琳深吸口氣,滿滿都是海水味,她笑道:「大海真美,能看看這樣的美景也不錯。」雖然受了不少罪,但能這樣出來看看也是好的。

  岳襲從她背後輕輕摟住她的腰,同她一起看著海面,「嗯,以後我會再帶你去看更美的地方。」

  她突然嘻嘻笑了兩聲,「其實,要不是有關國事,不然我還真想去探險,我想看看齊太祖留下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她心裡也有點不爽,這個老鄉留下這麼一個禍根到底是要做什麼?弄得現在人心惶惶,她真想看看那寶藏到底是啥。

  隱約猜到她的心思,他將下巴抵著她的肩頭,笑道:「你不是說,寶藏不知真假?」

  林琳扯扯嘴角,「就是不知道才要找,我就想看看他到底留下了什麼禍害。」要是找到最後只是一場玩笑,她就要去齊太祖的墳前罵他一頓!

  她氣呼呼的樣子讓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被他笑得有些氣惱的林琳,回頭撲進他懷裡捏著他腰邊的肉轉。

  「嘶!」他練得結實的身軀壓根沒半點軟肉給她捏,疼的反而是她的手,氣得她改用戳的。

  兩人笑鬧之際,林琳似乎看到很遠的地方有一團黑影,她微瞇起眼想看仔細,同時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長齡,你看,那裡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岳翡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他的眼力比她好上許多,雖然遠,但以他的經驗卻能看出是什麼東西,那是一艘大船,依稀還能見到很多黑影在船邊晃動。

  「敲警鐘!」

  「王爺!對方放了小船靠過來了!」站在船桅瞭望台上的人,用千里鏡看到有三艘小船往他們這裡來了。

  「準備應敵!葉浚,炮彈還有多少?」岳翡沒有拔劍,接過馮十遞來的弓箭背上。

  「約莫還有一百發。」葉浚回道。

  「來了!」瞭望台上的人大喊。

  「將船駛入河道!通知兩岸水兵巡司!」吩咐完,岳翡拉弓將爬上船的人射下海,一下子船身週遭的海面上就佈滿了血色。

  「是!」

  三艘小船上載滿了拿著兵器的大漢,每個人一上船見人就砍,船上的人也是訓練有素,一下就和對方打了起來。

  海面上火光遍佈,船上刀劍交擊聲不絕於耳,林琳緊緊依在彩雲背後,心裡很害怕,不知道岳翡會不會有事?

  砰!啪啦啪啦!

  劇烈爆炸聲持續,不知道誰扔了一個手雷,林琳所在船艙幾個鄰近的船艙都被炸毀,就連她的房門口也被炸出一個大洞。

  「姑娘,我們快退。」彩雲護著林琳離開,手腳俐落,一劍就解決一個人。但是朝她們而來的賊匪越來越多,幸好不少自己人也過來幫忙了。

  一陣混亂當中,林琳不知道被誰拽了一下,被甩到另一邊去,彩雲急得大喊,「姑娘!」

  一個拿刀的賊匪立即衝上前,然而他還來不及揮刀,就被遠處的弓箭給射中帶飛出去,其他想要靠近林琳的人,一下子都被弓箭給射倒下去。

  「笑笑!快過來!」遠處持弓的岳翡大喊,手中箭矢不停射出,幾近是箭無虛發。

  林琳奮力爬了起來,彩雲一把拽住她的手,在火鳳軍的護送下來到岳翡身後。

  炮聲隆隆,在這種情況下,林琳還是能感覺到船隻正在加速行駛。

  咻碰!

  一道紅色煙花向天空射出,流星似的紅點向四周蔓延。

  「殺——殺——殺——」這群賊匪似乎知道這紅煙火是向四周的水巡司報訊,加快了攻勢,嘴裡也只喊著一個口令,那就是「殺殺殺」。

  搖搖晃晃的船、漫天的火光、刺鼻的鐵蚳、飛起的斷肢殘臂,一瞬間,林琳覺得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然後又是震天的巨響,船的主桅被炸斷了,帆布、繩索四處飛散,不論敵我都被斷裂的木桅給砸傷。

  哀號聲此起彼落,林琳只能躲在岳翡的身後,緊緊咬著唇,驀地,她的手心裡被塞進一把短刃,她轉頭一看,是彩雲塞給她的,彩雲身上也多了很多傷。

  林琳緊握著匕首,心想著這樣的殺戮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賊匪當誅!降者不殺!」水巡司的軍艦終於出現了。

  看到大量的船隻靠了過來,賊匪更加勇猛,彷彿要拚盡最後的力量。

  轟!

  軍艦配給的火炮就是不一樣,幾發炮轟就把賊匪的船給轟爛了,水兵上了船,開始幫忙剿匪。

  有了水兵協助,船上的火鳳軍終於能喘口氣了,不光是賊匪的船,岳翡他們的船也早就破破爛爛的,得空的人開始下到水兵的小船,準備撤退。

  林琳一直被岳翡抱在懷裡,坐上小船後,沒多久,岳翡等人原本搭乘的船也開始解體,不論水兵怎麼喊降者不殺,那些賊匪始終沒有放下手裡的武器,一個一個地須命在海中。

  「為什麼都不怕死?人命真如草芥般不值錢嗎?」林琳不由得喃喃自語。

  岳翡聽到了,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撫她,只能將她抱得更緊。

  沒多久,小船來到海口轉河道的地方,離城河道共有三條水道匯入,一進到河道範圍,就能見到兩旁水埠的影子,小船上只有葉浚跟馮十的聲音,都是在快速吩咐接下來該處理的事情。

  「啊!」突然幾艘小船上傳出慘叫聲,眾人馬上提高警覺,河道兩邊的水中突然冒出許多穿著水靠的敵人,水巡司與火鳳軍都沒料到水道居然還會藏人,被殺得措手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水兵已經被殺了幾人。

  火鳳軍團團圍住岳翡和林琳,小船底下不時有穿著水靠的殺手冒出來,一時之間又亂成一團,沒一會兒那些人也摸到了岳翡他們的小船附近,整艘小船晃動不已,沒一下子就整個翻覆過去。

  「啊!」一入水,冰冷的海水馬上把衣服給浸濕,林琳慌亂了一下才穩住身體,岳翡就在她身邊。

  幾個穿水靠的刺客撲了過來。

  在水底他們比對方吃力很多,衣服一進水就成了沉重的負擔,岳翡被當成了主要目標,被砍了兩、三刀。

  混亂之中,有人舉起匕首就要往岳翡的背心捅去,林琳想也不想,踹了小船一腳,藉著水力衝過去把人給撞開來。

  「笑笑!」岳翡也發現背後的危險,使勁格開劈來的長刀。

  「起漩啦!快退開!」水兵眼尖地發現不遠處的河道起了漩渦,大聲叫喊,「快走、快走!這漩渦會吃人的!」

  他們這些水兵常年待在此地,都知道漩渦有多可怕。

  這下子不論是官還是賊,都拚了命地往兩岸河道游,萬一被漩渦捲進去就沒命了。

  岳翡拉著林琳使勁往河岸游,才剛靠近,又遇上了水靠刺客,為了閃避,岳韻只好拉著林琳再往後退,那些刺客見狀,又把他們向後逼了幾步。

  岳翡眼見漩渦把兩人都往後拉扯,他喊道:「笑笑!你先走!快!」

  他用力地想把她給推出漩渦的範圍,只是來不及了,被捲入的那一瞬間,他緊緊抱住她。

  「王爺!」

  「姑娘!」

  在葉浚等人的驚呼聲中,林琳跟岳翡被捲入了漩渦裡,不一會兒就失去了蹤跡。

  ***

  第8章(2)

  手指尖微微泛著疼,似乎有什麼正在啃咬著一樣,臉上有股熱氣久久不散,林琳慢慢地睜開眼,刺眼的光芒讓她忍不住又閉上眼,好一會兒之後才又睜開,她恍恍惚惚地看著四周,神智一時間還沒有恢復。

  好一會兒之後,她無神的雙眼才漸漸清醒,突然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她跟岳翡一起被漩渦給捲走了!

  岳翡……岳翡呢?

  林琳慌亂地從小石遍佈的河邊爬起來,四處張望,發現岳翡僅距離她幾步遠而已,她跌跌撞撞地來到他身邊。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