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桐伊 > 我們不結婚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7頁     桐伊    


  一直默默觀察兩人互動的小莉再也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

  「小莉,你這樣很傷身的。」沈光磊涼涼地道:「要笑就大聲笑,一直憋著又沒有獎牌可以拿。」

  得到特赦,小莉放聲大笑。

  「我胃不好是工作的關係,吃飯不定時,這是業務的通病……」沈光磊刻意頓了一下,然後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我記得你也是業務,胃沒壞掉,想必有保養秘方,願意分拿嗎?」

  小莉聽出沈光磊話語中的嘲諷,更是笑得肆無忌憚。

  沒辦法,兩個男人都對甄嬡有好感,而她是站在沈光磊這邊的,理所當然不會幫劉俊雄說話。

  「現在很忙,你們等等再聊好嗎?」玉姊不高興了,現在可是早餐店的尖峰時刻。

  「對不起。」小莉和沈光磊異口同聲回道。

  同樣被責備的劉俊雄摸摸鼻子,乖乖找位子坐好。

  沈光磊神態萎靡地走進辦公室,一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那種爽度讓他滿足的發出歎息,他從早上五點到八點多都一直站著,沒有機會可以坐下,他也因此發現一件新奇的事,在走動範圍不大的地方長時間站著,遠比一直走路還累,尤其是腳底。

  「光磊,你身上是什麼味道啊?」阿亮不斷嗅聞著。「油煙味好重,你去吃燒烤啊?衣服怎麼不洗呢?」

  「這是早餐店的味道。」

  「買個早餐你也可以沾得一身味,哪家早餐店通風做得這麼差?」

  「你跟勤生科技的設備工程師約好上課的時間了沒?」沈光磊懶得再跟他抬槓,切入正題,「日本那邊的技師不好敲時間喔,你再不快點,就要花錢請人去日本學修新機台,這樣你不被勤生的老闆電爆,我輸你。」

  一提到工作,阿亮就滿肚子怨言,「勤生人力不足,偏偏增加設備工程師這件事又拖拖拉拉的,我真不知道勤生的老闆在想什麼,買了新機台又不會維修,就不用玩了啊,一台千萬起跳的機台都買得下去,怎麼對一個月四萬的薪水這麼斤斤計較啊?」

  「這就是老闆。」沈光已經過了這種憤憤不平的階段了,可以心平氣和地看往台灣公司的常態。「機器不會背叛老闆,可是人會,大部分的人等不到一個階段,野心就會變大,想尋求更好的職位與出路,然後就跳槽了,而機器直到生袬椄O乖乖在老闆身邊,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當然是為了挽留人才,加薪陞官啊,沒有人,光有機器有什麼用?」阿亮理所當然地回道。

  「你這樣說就對了,台灣就是需要像你這樣明理的老闆。」沈光磊豎起大拇指。「不過等你真的當了老闆,你還能保有這樣的理智心態,台灣才真的有救,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這句話你應該有聽過吧?勤生老闆這種令人唾棄的心態其實很平常。」

  「那怎麼辦?」阿亮苦著一張臉。「沒人啊。」

  「所以才需要你啊,發揮你身為業務三寸不爛之舌的功力,說服他增加人力。」

  「難。」阿亮搖頭。

  「加油,業務。」沈光磊拍拍阿亮的肩膀。

  唐風進辦公室,目光直接搜尋到沈光磊。「光磊,進來我辦公室。」

  「是。」沈光磊大聲回應。

  「怎麼了?感覺不太妙。」阿亮小聲問著。

  「不知道。」沈光磊也隱約察覺唐風的表情有些凝重。「我先進去。」

  沈光磊煩躁的拉扯著領帶,抹了抹臉,試著讓情緒冷靜點,這才開口,「你不相信我。」

  唐風坐在辦公室後方,精明的眼眸直視著站在面前的沈光磊,亳不迴避他的無奈與憤怒。「我當然信你,可是對方指供的證據對你不利,站在公司的立場,我不得不這麼做。」

  「你如果相信我,就不會要我停職接受內部調查!」沈光磊挫敗的低吼。

  「光磊,這裡是公司,不是鍾哥的PUB,我有我這個職位該做的事。」唐風絕對相信沈光磊沒有在報價單上動手腳,與客戶窗口合作刻意低價高報收受回扣。

  「身為業務經理,秉公處理是我的職責,你應該明白我的立場。」

  心沈光磊自嘲道:「理智上我當然可以明白,可是我現在被停職停薪,你認為我還能保有多少理智?老大,你忘了我才剛買房子,還有房貸要繳嗎?」

  「光磊,這部分我可以幫你……」

  「不用了。」沈光磊馬上回絕,「免得大嫂懷疑你在外面養女人。」

  「沈光磊!」唐風不喜歡公私混談,尤其還講到他太太。「冷靜點,你真的是清白的,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讓公司調查清楚就好,沒什麼的。」

  根本無法冷靜,他只知道他不但被誣陷,而且平日和他交情好的好哥兒們端起上司的架子,要求他停職接受調查。「你知道我們這一行的圈子有多小,小到這種八卦隨時會傳遍整個業務界,就算調查清楚還我清白又如何?我以後只會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八卦,你叫我以後怎麼淡案子、怎麼帶新人?還是你乾脆給我一個新職位,讓我教教大家,面對不實的指控時該如何應對與調適,因為我他媽的就是被冤枉的!」

  「光磊,夠了。」唐風看著沈光磊不同於平日的反應,更加明白客戶的指控,讓總是吊兒郎當沒個正經的沈光磊感受到委屈與對公司的失望,也許,也對他這個好哥兒們感到失望。

  「夠了?」沈光磊諷刺道:「你是要我別像個女人一樣發瘋?還是要我乖乖閉嘴,回家靜靜等你們的調查結束,然後再請我喝杯茶,說:「乖,光磊,事情都過去了,你是清白的,繼續上班,努力為公司賺大把大把的鈔票吧。」你是這個意思嗎?」

  「我原諒你現在的無禮,你太激動了,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唐風當然也感到無奈,可是收回扣事關重大,不是他一個人相信沈光磊就可以輕易解決的。

  沈光磊看見了唐風眼中的理解,他終於願意冷靜下來,雖然他依然感到無比挫敗。

  「需要多久?」他深呼吸口氣,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我會盡力讓內部調查的相關人員讓這件鳥事快點結束。」

  「好,我信你。」沈光磊表情嚴肅地盯著唐風,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

  唐風聽得出來沈光磊話中有話,是在指責他不相信他,他無奈地瞪著被關上的門板,喃喃道:「我當然信你,是你不相信我信你。」

  沈光磊離開公司,將怒氣宣洩在油門上,一個紅燈讓他猛然踩煞車,響起尖銳又刺耳的煞車聲。

  他的憤怒到達最高點,他沒想過自己居然會遇上被誣陷的鳥事,還害他被停職停薪,接受公司內部調查。

  越想越火大,綠燈一亮,沈光磊將車子停在路邊,拿起手機,神情凶狠的滑著聯絡人,然後撥打,等對方接聽,他先問候一句五字經,

  「你為什麼這樣搞我?」

  對方是福新科技的窗口小林。

  「冤枉啊,磊哥。」小林在電話另一端直喊冤,「不是我啊,我也是無辜的。」

  「不是你跟我們公司舉報,還有誰?」沈光磊咒罵,「我什麼時候拿你們的回扣了?他媽的我一毛錢都沒收到!好啊,既然你們要搞我,錢就給我也媽的匯進來,要不要我現在就給你我的銀行帳號?」

  「磊哥,你冷靜點。」小林被罵得不爽了,在手機那端大聲回嗆,「我也被停職調查,沒有比你好到哪裡去!」

  「所以呢?你幹的好事為什麼要牽扯到我這裡來?」

  「就說了不是我。」

  「那是他媽的哪個王八蛋?」

  「陳……陳副總。」小林歎口氣覺得自己兩邊不是人。

  「他舉報我?」沈光磊臉狐疑,他跟陳副總不熟,只有吃過幾次飯,根本不可能結怨啊。

  「不是啦,我哪知道是誰舉報你。」小林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誰拿這件事搞沈光磊,因為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只是他們公司內部貪污。「我的意思是,財務部的陳副總開了條件要我偽造假的報價單,然後事情就變成這樣了……」

  「你有拿嗎?」

  小林一時答不出來。

  「你、有、拿、嗎?」

  「磊哥,我也沒辦法啊,他是我們公司副總耶。」

  「你他媽的像個男人一樣可以嗎?你有拿嗎?」

  「有啦有啦!這又不能怪我,我小孩才五個月大耶,如果我諱逆副總的命令,我在這間公司還活不活啊?」小林哭訴著自己被脅迫的委屈。「我要養家耶。」

  「你說不是你搞我,也不是陳副總,那你知道是誰嗎?」沈光磊無奈地抹著臉,終於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我真的不知道。」

  「小林,幫我查查你們公司到底是誰舉報我。」

  「我盡量。」

  「謝謝。」

  「磊哥,別這樣說。」小林不好意思地歎著氣。「我也沒想到這種內部醜事會牽扯到你那邊去……對不起啊。」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