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吳夏娃 > 甜心早餐常客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8頁     吳夏娃    


  「我看好你——又怎麼說?」歡樂樂瞪住他。

  「一個奇跡。」麥元其扯起嘴角。

  「你臉皮可以再厚一點。」歡樂樂清空桌上的食物,嘴硬的說:「不是我在誇,我精準的眼光從來不會看錯人,就說我景仰的苦學長好了,我從國中一路追隨他上高中,要不是早知道他心裡只有一個人,不可能再有第二人選,我早就撲上去了。他可是你的死黨,相信苦學長的完美你也無可挑剔吧?」

  「原來你是追隨老苦的腳步考上同一所高中啊……老苦知道嗎?」麥元其以為她對老苦的崇拜是從高中才開始。

  「當然,我對學長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當時學長放榜,我比他還緊張,跑去問苦媽媽學長考上哪所學校,馬上就開始用功讀書了。學長成績很好,他閉著眼睛都能考上的學校,我是死命的讀,好不容易才吊車尾進去,整整辛苦了兩年。」

  「要拚考試,還要跟大少爺談戀愛,你還真忙。」

  「杜御啊……他是國二那年轉學過來的。我也不知道他當時哪根筋不對,竟然選擇離開家,跑到窮鄉僻壤來唸書。當時我父親幫忙管理杜家的果園和別墅,杜御和管家叔叔一起搬來,我跟著父親去打掃,就是那時候認識杜御。基於這層關係,加上我是村長女兒嘛,所以在學校我對杜御特別關照,才混得那麼熟。」歡樂樂打開袋子,撕一塊麵包丟進嘴裡。

  麥元其看她一眼,他在想該不該提醒她,今天早上的麵包只剩下她正在啃的那一袋。

  「那年苦學長畢業了,所以杜御一進來就當上校園王子……那時他像是被困在高塔上的憂鬱王子,整天眉頭深鎖不跟任何人說話,毫無笑容,渾身都是距離,不過因為他成績很好,我就順勢纏著他教我讀書,慢慢他也融入我和招男的團體了。」歡樂樂抱著一袋麵包,伸手又拿出一塊來。

  「你還……」要繼續吃嗎?麥元其不知道她打包那袋麵包是要拿給誰吃,不過……算了,那麼一大袋,她總不可能全吃光。

  「嗯?」歡樂樂咬了一口麵包,轉頭看著他。

  「沒事,你繼續。」麥元其擺擺手,倒是要看看她有多能吃。

  「雖然我跟杜御後來分手了,不過當時我還是很有眼光的,他當年轉學進來全校女生差點暴動,國三他跟我告白,我們開始交往時,好多暗戀他的女生都哭了。」她伸手又拿出一塊麵包來。

  「原來是看臉皮交往。」

  「才不是,我對杜御一直都有一種說不出的特別好感,他吸引我的是氣質……不過交往以後,朝夕相處的時間只有一個學期……杜御他是跟父母約定好高中必須上指定學校才轉學過來,而我早已決定要進學長的學校,因此高中三年談的是遠距離戀愛,真正見面的機會不多。」歡樂樂嘴巴裡滿是麥香味,麥大師做的麵包真是一絕,她是愈嚼愈香,愈吃愈順口,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麥元其一杯咖啡拿在手裡忘了喝……他認為不可能讓她吃完的一袋麵包,正逐漸消失在她嘴巴裡,仍不見她的手停下來。

  「我不知道招男她是從何時開始喜歡上杜御,她跟杜御上的是同一所高中,相處的機會比較多,兩人因此日久生情也不無可能,所以說——」

  歡樂樂把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巴裡,忽然轉頭望著麥元其,抱著一分期待問他,「所以說,近水樓台先得月,機率總是比較高的吧?」

  「也許吧……不過也可能是他不想養一頭大象,才考慮換人。」

  「果然是這樣,連你也認同,哈——哈哈……」所以說她的近水樓台先得月之計還是可行的!

  歡樂樂兩手緊緊一握,發現到麵包袋裡只剩下空氣,才意識到麥元其後面補的那句話是在揶揄她,臉逐漸滾燙,本來已經夠窘迫了,偏偏她又自掘墳墓,脫口問他,「你也不想養大象嗎?」

  麥元其緩緩喝了一口咖啡,笑道:「不,我覺得養看看也不錯……」

  天啊……麥元其說願意養她……她的春天終於來臨——

  「也不是任何人都有機會遇到一隻有大象胃,卻只有麻雀腦袋的奇珍異獸,先養來玩看看又沒損失,反正隨時都能放生,那丁點花生大的腦袋放不了多少東西,過兩天就忘得一乾二淨,又不會因為被我棄養就跑來砍我,我幹麼不養呢?」

  麥元其——這個渾身正氣的男人——還在氣她幫陳招男補屋頂。

  「唉……」她的愛情還徘徊在迷霧中。

  歡樂樂瞥一眼她搬上來的大紙箱——算了,愛情也不能拿來當飯吃,談正事要緊。

  「嘿嘿嘿……麥大師……」快樂村女村長向她的麵包神靠近。

  「……離我遠一點。」

  「我偉大的神,我的幸運之神,現在全國都有你的門生,等你的店開幕,前來朝拜的信徒可以預期肯定會絡繹不絕,所以村長我想說,麥大師能不能也讓我們沾一點光,在你店裡『租』一個架子賣我們快樂村的地方特產?」

  「整體店面已經交給設計師規劃完畢,多一個架子會影響到動線,已經沒多餘的場地能夠拿來無償出租。」快樂村女村長所謂的「租」,真的聽聽就好,不要以為真能收租金。

  「老人家孤家寡人,一生勤奮勞碌,多年前為了父親的一場大病散盡家財,去年父親走了,如今自己也生病,人生無常啊……拖著一身病痛還是勤奮工作,沒有錢在市場租個攤位,每天蹲在路邊擺攤子,旺季的時候遊客多還能多少賺一點,其他時候餐餐吃蘿蔔乾配稀飯果腹……場地不用很大,夠放一個架子就可以。」

  「……我找找。」

  「謝謝你。」

  嗚,她早就說嘛,麥大師是熱心熱腸的大善人。

  「嘿嘿嘿,麥大師,還有一件事……」歡樂樂從口袋裡掏出履歷表,兩手遞上,「拜託,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喜鵲之門開始徵人了……

  第3章(1)

  陳家的屋頂……呃,勉強算是補好了吧——月光下看起來的話。

  八月盛暑的夜裡,蟬鳴聲不斷,歡樂樂抱著枕頭招搖穿過馬路,有點心虛地瞥一眼陳家的屋頂。

  小庭院的雜草落葉都清理乾淨了,兩片生蛌漯嵼堣p鐵門也重新點油、上漆,打開來不再發出咿咿呀呀的怪聲,也不再摸得滿手鐵蛂C

  走進小庭院,伸手在窗口摸了一陣,摸到一把鑰匙,偷偷摸摸地打開門,摸進房裡,摸黑爬上陳穎的床——

  「你找死嗎?」

  「陳招男,你都還沒到我阿爸那個年紀就每天晚上十點關門睡覺,你以前是名聲響亮的夜貓男耶。」古早的大通鋪,足夠躺好幾個人滾來滾去,歡樂樂偏偏把兩個枕頭擱在一起,貼在她身邊。「看來阿福嫂說得對,養孩子的人哪來自己的生理時鐘,真看不出來你還沒離婚之前是盡職的媽……」

  「滾回你家睡!」

  「屋頂是我補的,這種大熱天爬到屋頂上,沒工錢領,還差點中暑……」

  「熱死了,滾開啦!」

  「但是我沒有帶小被子過來,你歡爸說夏天睡覺還是要蓋被子,不然夜裡會著涼——」

  陳穎爬起來,拉開壁櫥,拿了一條涼被丟在她身上,就把她踢走。

  「不准貼著我睡!」

  「唔……好香,有陽光的味道。」歡樂樂抱著被子嗅聞,她洗過被子,還曬過太陽,分明是等著她過來睡,呵呵呵……「招男,以虛歲來算,你兒子算十歲吧?他叫什麼名字?」

  「……杜俊英。」做母親的提起兒子的名字,聲音平和了許多。

  「杜俊英啊……真好聽。杜御那張臉是上帝的傑作,修長的身材是上天的厚愛,而招男你是太陽神的女兒,是我們這裡出落得最美的一朵艷陽花,你和杜御生的兒子遺傳父母的優良基因,可想而知一定是個超級小帥哥。」從苦學長、杜御,到麥元其,她所欣賞的男生都有一副迷人的皮相,就連想像小帥哥的模樣都會流口水……歡樂樂想了想,好像也不能怪麥元其要調侃她是看臉蛋選男朋友,雖然這一切只是巧合。

  「……想看嗎?」幽暗的床上,為人母的聲音軟又柔。

  啪嚓!

  歡樂樂還來不及應聲,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照亮整個房間,陳穎打開燈,把相框遞給她。

  歡樂樂愣了一下,又一下……

  ——陳招男竟然抱著兒子的照片睡覺!

  ——天啊,頭頂上戴著一圈母愛的光輝,臉上一抹傻母般的笑容,她……是誰啊!

  「十年好像也不是匆匆過……原來足以讓小老虎馴服『母老虎』,受教了——嗚!」歡樂樂接過的木質相框有著陳穎的體溫,話才說完,就被母老虎踹了一腳。

  照片上小男孩的笑容閃在陽光下,艷陽般的笑容神韻似兒時的陳穎,而一張帥臉簡直是杜御兒時的翻版。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