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花襲 > 救愛顧問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頁     花襲    


  姚曉菁會突然暴走,是因為她高傲的自尊不能接受自己被花毓給甩了,雖然說跟別的男人偷歡是她的錯,但她會這樣還不是因為他……

  「對,我不是第一次跟他上床,他有交往中的女友,而我們的關係只建立在肉體上,我們不是尋求刺激,只是得不到滿足而已。」姚曉菁豁出去了,她冷笑中帶著歇斯底里的說:「因為他女友在床上是死魚,我則是因為跟你交往三年,你卻從來不碰我,難道我就這麼不吸引人嗎?讓你連碰都不想碰!」

  姚曉菁將花毓的瘡疤挖了出來,讓他當場白了臉色。

  「我們交往快三年了,我暗示過你若干次,可是你就只願意抱抱我,或蜻蜓點水般的吻我,只要我想更進一步,你就會找藉口離開或拒絕,這樣任誰都受不了!」

  花毓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你別說了,我不怪你,我們之間會這樣該怪我居多,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真的無法走下去了。」

  他是真的不怪也不怨姚曉菁,甚至在這當下,他表現得好像看戲的路人甲。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都不碰我?」

  花毓的心被狠狠地戳了好幾下,他咬了咬牙卻沒有回答,只是再一次地重複,「我們分手吧,在這樣下去,彼此心中只會剩下恨意而已。」

  「恨?花毓,你確定你恨我嗎?我看你根本不愛我,沒有愛哪來的恨,看到我跟別的男人上床你卻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這算什麼啊,姚曉菁憤恨的想尖叫。

  她一直咬著這點不放讓花毓滿臉郁色,「曉菁,我們好聚好散,以後我們還會常見到面,至少讓我們維持表面的和平關係。」

  「我偏不!花毓,你記住,不是你甩我,是我甩了你!」

  說穿了,不過是那放不下的驕傲。「隨便你。」

  話說到這裡,彼此的關係已經決裂,花毓仍是一貫的冷靜跟從容,而他這副樣子看在姚曉菁的眼裡,只是讓她的處境更難堪。

  見他往外走,姚曉菁突然歇斯底里的狂哭起來。

  「花毓,你別走,我不分手!我不要分手……是你的錯,不是我的,都是你的錯……」

  花毓頭也不回地打開門離開,一直到搭電梯下了樓,走出社區大門,他才終於露出落寞的神情。

  他向來意氣風發,不管是求學時期或是步入社會之後,他比一般人聰明,也比一般人還要優秀,唯有在愛情這條路上,他好像受到詛咒一樣,怎樣走都走得不順遂。

  花毓感到很煩躁,隨手攔了計程車,既然慶生不成,也跟姚曉菁分手了,那麼今晚就到拳房打拳吧,看能不能把一身的煩躁給脫去。

  第1章(2)

  練拳室,花毓發洩似的打了近兩小時的沙包才停歇下來,此時他氣喘吁吁的躺在地板上,大汗淋漓,全身脫到只剩下半身的平口褲,先前穿在身上的那套昂貴的手工西裝跟襯衫以及領帶,早就被他丟到一旁的地上。

  他仰頭看著練拳室天花板上旋轉著的三葉電扇,它單調的旋轉著,一點都不覺得人生無趣。

  額頭的汗流到眼睛裡,鹽分刺激得眼睛一痛,花毓抬起手把汗抹去。

  他記不清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練自由搏擊的了,好像是在得知妹妹花暖暖被已經是他妹夫的麥斯?艾朗「拐走」,宣佈要走進結婚禮堂那時候。

  那時候他跟雙胞胎弟弟花廷跟花丞,輪流給麥斯「好看」,身為「愛妹一族」的成員之一,他怎麼也要會一會敢將他親愛的妹妹拐走的男人。

  他跟兩位雙胞胎弟弟從小就練跆拳,後來讀書課業壓力較重便懈怠了,開始從事律師工作後更不用說,整天忙到昏天暗地,手腳都生蚺F,跟麥斯一場輸不得的架打下來,要不是對方禮讓,他恐怕會輸得很慘。

  從那天開始,他硬是從自己忙碌的工作當中擠出時間,將過去荒廢的功夫練了回來,之後他還學了自由搏擊,兩者並進,是健身更是防身。

  這個習慣持續到現在,如今他只要感到心煩意亂,或是遇到工作瓶頸、想不透的時候,就會到練拳室發洩,打完拳、流了一身的汗,腦子裡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了,只是他今天發狠的打了兩個小時的拳,打完了卻還是覺得心口空蕩蕩的。

  唉……花毓苦笑,說他是因為抓到姚曉菁偷情而心情鬱悶那倒不是,原因是出在姚曉菁那一番話。

  她說,交往三年他卻沒有更進一步跟她發生親密關係,是她找別的男人上床的主要因素。

  身為一個男人,身心都健全健康的男人,他實在不願意承認自己……不行。

  但他對姚曉菁真的沒有更進一步的慾望,就算是很親密的擁吻,擁吻之後仍然沒有辦法燃起他心頭的慾火。

  花毓很懊惱也很挫折,他忖度著,他這算不算是情愛無感症候群?

  想起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初戀,是他大學時期的法律系學妹,學妹溫柔可愛,性子完全是自家妹妹花暖暖的翻版,就只是容貌上比妹妹較差些。

  他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學妹,彼此都是對方的初戀,愛得小心又害羞,在交往的頭一年,他們最親密的舉動只有手牽手。

  一年過後,學妹率先鼓起勇氣獻吻,花前月下,就在女生宿舍前……當時他也是滿心激動……的吐了!

  對,他吐了!

  當學妹粉紅色、微嘟的雙唇湊近他時,他的心莫名地跳快好幾拍,可接著他竟聞到一股像是屍體腐敗的味道,那味道實在太噁心了,害他一時忍不住發出乾嘔聲,緊接著他推開學妹,抱著肚子吐了出來……

  當下學妹緊張到哭了,他很是狼狽,勉強露出苦笑跟學妹解釋他可能是晚餐吃壞肚子,要學妹趕緊回宿舍,自己會回租屋處休息。

  學妹當晚還打電話關心他,問他有好一點了嗎?但其實在學妹離開後,他噁心的狀況就消失了。

  他當時很困惑,那股噁心的味道到底從何而來,卻始終沒有想出答案來。

  不過很快的,當學妹第二次主動獻吻時,同樣的噁心感再度來襲,他再次出現那莫名又殘酷的排斥,他又吐了。

  現實是悲慘的,這一回再說什麼都沒用了,學妹哭著跑開,隔天就腫著眼睛跟他提出分手。

  他認了,沒說任何挽留的話。他該說什麼呢?說他不是故意的,是他身體很自然的反應,喔,那很傷人的。

  於是他甜蜜又帶著悲慘的初戀就此畫上句點。

  法律系的課業是很繁重的,他沒有時間去哀悼已經失去的初戀,也沒有時間去發展新的戀情,雖然這期間跟他告白、表達愛慕之意的學姊、學妹、女同學非常之多,他的桃花卻沒有再開過一朵。

  直到大三那年被好友硬拉去參加聯誼,認識了同校醫學系的女生,對方是個智慧跟美貌兼得的女人,她成為他的第二任女友。

  他們交往半年後第一次親吻,他心裡忐忑不安,很怕重演初戀時的慘狀,但值得高興的是,那般慘烈的情形並沒有發生,他們分享了親密的擁吻,而這也是他的初吻。

  之後又過了半年,親密關係發展到床上,本以為沒有問題了,步驟也進行到彼此都坦誠相見,他卻聞到女友身上傳來惡臭。

  這一回像是魚腥味,很令人倒胃口,他直接吐了女友一身,頓時,在這一年當中所培養出來的感情沒了……

  再次重申,法律系的課業是很繁重的,尤其快畢業時還有執照要考,他自是無心去哀悼那逝去戀情。

  花毓很優秀,大學畢業那年就考到律師證照,但他的野心跟目標不只是這樣,他試著讓自己更加強大。

  他申請到日本東京大學法學碩士班,他的第三任女友是日本人,長相甜美,個性也頗可人。

  日本女生向來主動,就連追求都是女方比較積極,他們很快就接吻、擁抱,進展到上床時,算一算交往大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女友把他灌醉……對,沒錯,她的酒量比他好太多了,一切都還滿順利的,氣氛也不錯,而花毓並沒有完全醉倒,只是趁著酒意將情慾給激發出來,可結果……

  下場一樣是分手……喔,不,是被甩。

  他確確實實的被日本女友給甩了,因為在床上的他,任憑女友使出渾身解數,含吻舔弄樣樣都來,他卻始終沒有辦法硬起來。

  日本女友說的很直白,她不要一個中看不中用的男友。

  唉,真慘。

  隨著第三段戀情很快的結束,花毓也沒了心思去尋找下一段戀情,於是他努力於課業上,在取得東京大學法律碩士學位後回到台灣,先是到大型法律事務所累積經驗值,之後跟兩名志同道合但分屬不同事務所的好友出來創業,成立「法禹律師事務所」。

  因為擔心自己的身體有毛病,他在留學回國後曾安排了精密的檢查,所有檢查數據顯示他的身體是正常的,這表示他在那方面沒有問題,那他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