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黎孅 > 求婚公告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1頁     黎孅    


  「我最近沒空理你。」見她笑臉迎人的模樣,藍拓就很悶,一悶就開始陰陽怪氣的遷怒。「東西放好就出去,我要趕稿,再放重金屬搖滾樂吵我,我就給你死!」

  「你要趕稿哦?上周的新書好好看!想不到奈美被惡鬼附身了,不然怎麼會做這麼恐怖的事?你新書寫什麼?能不能讓我看?」看見那雙異色瞳瞇了起來,她立刻改口。「不,讓我陪你嘛——求求你,我會安靜不吵你,真的!」她舉手發誓。

  藍樓筆下的恐怖故事,每每讓人毛骨悚然,很怕,但又愛看,她很愛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恐怖小說,享受被驚嚇的樂趣。

  他冷笑。「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搗蛋鬼說的才是鬼話啦。」

  她只想親近喜歡的人,儘管他對她的態度忽冷忽熱。

  關我什麼事了?趴在媺玫頭上的搗蛋鬼一臉不服氣。

  現在媺玫走哪,他就跟到哪,雖然她看不見,沒關係,藍拓看得見就可以了,還可以充當兩人的翻譯。

  阿拓,你告訴這女人,她泡麵吃這麼多,有一天會變成木乃伊。

  「我不是給了你一鍋紅燒牛腩?你怎麼又吃泡麵!你連洗個米都不會嗎?」一聽又火了。

  「吼,搗蛋鬼,你出賣我!」媺玫握拳對空氣毆打,像是在狂揍搗蛋鬼洩憤。

  誰叫你這女人死都不搬走?搗蛋鬼盤腿坐在媺玫頭上,挖挖耳繼續說:睡覺又愛說夢話,煩死了。

  「你們兩個——」藍拓深感頭痛的揉著太陽穴,這一人一鬼,完全把他當成翻譯嘛。「吵死了!全部都給我滾出去,不要讓我說第三次,滾——」

  幾秒鐘後,被轟出大門的一人一鬼,黯然神傷的站在門口。

  「好凶……」媺玫食指樞著門板,小臉佈滿憂鬱。「可是我……」她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他這樣陰陽怪氣?

  「那天把我納入臂彎的人,溫柔待我的人,真的是你嗎……」她紅了眼眶,不知道該怎麼辦。

  噢——原來你喜歡他哦?搗蛋鬼坐在她肩膀,一臉的同情。唉,愛情是一種病。

  可惜媺玫聽不見,也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只是落寞的回走隔壁自己家。

  一進門,她皺起了眉頭。「我的布——我的設計圖——搗蛋鬼,是你對不對?」

  看著客廳明顯被翻箱倒櫃的痕跡,媺玫生氣的質問,一邊收拾客廳的混亂,嘴裡還一邊碎碎念。

  「對啦,東西我是不要了,但也不能這樣亂丟啊!」她才不會這樣亂丟東西咧,這個房子除了她住之外,就只有搗蛋鬼,當然兇手是他。

  才不是我咧,你少污蠛我,唔,有問題。他早就放棄整她了,反正這女人神經很大條,對他的惡作劇視而不見。

  發出靈力,感應房子內是否除了他之外,還有別的靈體——沒,果然大家都知道這棟子是他的勢力範圍,不敢靠近,很好。

  但,那一地的混亂,又是誰造成的呢?

  他心生狐疑,靈力的範圍再度擴充,籠罩房子周圍五百公尺,果然感覺到樹林裡有人——是人呢。

  是人搞的鬼,還賴在我身上啊,可惡,不報復我怎麼叫搗蛋鬼?咻,他身影拉長,如流星般劃過天際,趁著月黑風高,來去找人算帳。

  媺玫收拾一地的紙張和布料,將那些隨意畫畫的設計圖撕成碎片丟進垃圾桶裡,然後走進廚房,洗了一盆葡萄往二樓走。

  邊吃邊上樓,本想要轉進房間看電視轉遙控到睡著,但又突然停下腳步,倒退,抬頭看著通往三樓閣樓的樓梯。

  「欸,對吼,有閣樓耶。」

  當初是因為沒住過別墅,所以才想住住看,其實她一個人用不到這麼大的空間,平時的活動範圍只有廚房、一樓客廳和二樓的主臥室,其他的房間她都沒去過,因為沒用到,所以也沒有必要打掃——她確實是這樣想,而且也這麼做,生活白癡這四個字套在她身上,其實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加上她又常常往藍拓那跑,他家她摸得很熟了,倒是自己的房子沒什麼在意。

  「我果然神經很大條!」媺玫這才覺得雅鈞常常用食指戳她腦袋罵她遲頓,不是沒有原因的。

  「半夜會發出哭聲的閣樓?我從來沒聽過有任何聲音。」想起她搬來之初,藍拓告訴她關於這房子閣樓的故事,她的好奇心又起。

  聽說打不開耶,真好奇,反正今天沒事,藍拓不理她,她就來探險。

  腳踩上通往閣樓的台階,所經之路激起了淡淡的灰塵,腳下的木製階梯,發出木頭的慘叫聲。

  「希望不會垮。」那就糗了。

  當她到了閣樓,看見一扇緊閉的門,門鎖生蛈捔癒A地板也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塵,角落都是蜘蛛網。

  「好像恐怖片哦……」她伸手去扭轉門把,不意外的,無法打開,上鎖了。「果然是打不開的閣樓房間。」要怎麼打開呢?她不禁想著。

  燈光好暗,閣樓的燈在哪?只有月光怎麼夠啊?

  在牆面摸索,摸摸摸,總算讓她摸到了開關,按下。

  卡——

  咿呀——

  原本打不開的門,竟然在她按下燈的開關後,同時跟大亮的燈一起開啟了。

  「哇,原來是這種機關哦?」媺玫好興奮,光是想到就覺得好刺激,興匆匆的進入幽暗的房間。

  一點光線都沒有,她不相信這個房間沒有燈,於是又在牆面胡亂摸索一通,雙手都沾染了灰塵也不在意。

  「找到了。」她摸到了突起的電源開關,按下。

  老式的燈線路不穩,好久才亮,是舊式的燈泡,整個閣樓都籠罩在充滿古早味的氛圍中。

  當燈大亮,露出閣樓的真面目時,媺玫卻失望了。

  「啊……就這樣哦……」

  房間裡擺了一些藝術品、古董,還有一架老式的鋼琴,儼然就是一個儲藏室。

  「我還以為……」會看到什麼恐怖嚇人的東西,呿。

  可,鋼琴上一隻木盒引起了她的興趣,她不由自主的走過去,拿著蒙塵的盒子,吹開上頭的灰塵。

  盒子沒有上鎖,所以她能輕易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中的人是一個綁著兩條麻花辮,穿著三○年代服飾的女人。

  「好漂亮的女孩子哦。」媺玫忍不住證歎,看看照片拍攝的年份,民國四十年,距今已經有五十年以上了。

  盒子裡的東西當然不只這一張照片,還有多封泛黃的信。

  她好奇的翻了起來,邊看,臉上露出一抹奇妙的笑。

  「是情書。」一封封文情並茂,真情流露的情書。

  但壓在最底下,一封沒有信封的信,讓媺玫大大疑惑。

  給最愛的靖:

  我相信你。

  你會給我幸福、給我未來,我願意帶著孩子跟隨你的腳步。

  後天凌晨五點,我帶著你的「諾言」在老地方等你。

  不見不散。

  小綾  筆

  「看起來……像要私奔耶……」她像是偷窺了別人的秘密,突然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看到還有一張發黃的舊報紙剪報壓在木盒最底下,紙質脆弱,彷彿一碰就散了,媺玫小心翼翼地拿起,細看上頭的文字。

  結婚公告

  我,願意與你共享快樂與傷痛,

  一生一世,不離不棄——靖

  我,願意追隨你的腳步,

  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綾

  願天下人,見證我倆的愛情。

  「公告中的靖和綾,就是這封信的主角吧?」媺玫想著,在那個保守的年代,這麼堅定不移的愛情,公開登報表明決心,這是何等的勇氣和濃情?

  「哇,好浪漫哦,靖和綾,後來應該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吧?」她從書信以及那結婚公告推敲。

  瞄到鋼琴旁擺了一堆被布蓋著的東西,一時好奇加手賤,她遂伸手把布掀開。

  這一看,她又傻了眼。

  是畫,多半是素描的人物肖像,背景有戶外,有室內,圖中的人物,只有一人。

  木盒中那照片的女子,畫得唯妙唯肖,神韻迷人。

  其中,還有幾幅素描是女子的裸畫,推算一下那年代的保守風氣,足以想見畫中女子和作畫之人的關係一定不尋常。

  「這麼細膩的筆觸,感覺好溫柔……」看著這些畫,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心酸,落下淚來。「為什麼……看著這些畫,我會哭呢?」

  一股惆悵,沒來由的緊緊揪住她的心。

  第6章(1)

  欸,阿拓。搗蛋鬼突然飄進藍拓的房間。我說啊,你最好注意一下隔壁那個笨女人。

  正聚精會神寫稿的藍拓停下敲動鍵盤的十指,奇怪的扭過頭去看他。

  只見他蹺著二郎腿浮在空中,像是有張無形的椅子供他坐。

  剛有人闖空門,把她的東西弄得亂七八糟,我逮到那人了,是個男的,看起來斯斯文文又白淨,不像是當小偷的人,那女人是沒什麼財務上的損失啦,可我覺得怪怪的,你最好留意一下。現在他跟媺玫,算是和平相處的室友。

  聞言,藍拓眉頭皺緊。「男的?闖空門?」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