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巡撫謀妻厚黑學(下)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2頁     寄秋    


  咦?母親未免太神通廣大,一猜即中。「母親誤會了,祖母是聽說江南物產豐饒,風土人情與我們京城不一樣,她讓我來看看江南的秀麗風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多看、多學、多體會,日後回去了好講給祖母聽,她年歲已大,腿腳不便,走不了遠路。」

  管元書照本宣科的說著祖母事先叮囑過的話,好瞞過嫡母的問話,也不曉得行不行得通。

  「得了,得了,別掉書袋了,要找你二哥到前院,我這兒不用問安,去吧。」

  真累人。

  「是的,兒子告退。」他躬身退下。

  其實管元書也覺得嫡母難討好,面對她時總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往肩上壓,他不敢說錯話,也不敢說太多,撿字挑句的小心翼翼,能不和她接觸就盡量不接觸。

  但是晨昏定省的規矩不能廢,儘管她說自家人不用多禮,他還是會在祖母那兒請安後再繞到正屋問聲好。

  「二哥。」管元書只看到前頭走的管元善,未在意落在他身後三步的清麗女子,只當是府裡的丫頭。

  「咦?老三,你怎麼也到江蘇來了,是不是跟二哥一樣受不了奶奶的嘮叨,跑來我這兒避難?」他家老太太都眾叛親離了還不知收斂,非把兒孫全嚇跑了才甘心。

  「二哥說笑了,祖母也是為了你好,怕你年紀不小還不肯成親,她活不到抱你孩子的時候。」祖母老在他耳邊埋怨,兒子、孫子一個比一個不聽話,要他們廣納妻妾,開枝散葉是害了他們嗎?有福不會享,誰不想要嬌妻、美妾、俏婢、媚丫頭,女人越多越好,就他們盡往外推。

  「哈,奶奶身體康健,還能操勞兒孫事,活到一百二十歲絕對不成問題,咱們哥倆不用瞎操心。」管元善像是聽到好笑的笑話,捧著肚子放聲大笑。

  管元書等他笑夠了才一臉尷尬的接話。「祖母對兒孫的關心出自善意,我們做晚輩的何不順她一回,她一開心了自然長命百歲,天天誇你孝順,日日笑開懷。」

  「不可能。」

  「不可能?」是不可能成親,還是不可能孝順?他被搞迷糊了。

  「奶奶那人是不可能有一刻消停的,娶了老婆又塞丫頭,塞了丫頭又納新人,什麼表姨家的三表妹,五嬸婆府上的外甥女,某某大臣的侄女,一個接一個往屋裡塞,樂此不疲地想讓兒孫早死,精盡人亡。」一隻茶壺配七隻茶杯是什麼怪事,他一個人對眾人,還不把精元搾乾了。

  妻賢夫禍少,女禍難安家。

  原來這才是二哥指的不可能,並非不娶、不孝。「其實二哥何必煩心祖母的催促,你先娶個看中意的往屋裡一擺,祖母一看滿意了,往下就滿意了。」

  「如果老太太不滿意呢?」她永遠在挑剔,永遠都覺得挑得再好也不如下一個。

  「這……」不滿意再挑過不就成了。

  管元善笑著挑眉,朝他肩頭重拍。「是祖母讓你來當說客,規勸我早日成親,最好是娶她挑中的千金小姐對吧?」

  管元書臉上倏地染上一層紅暈,乾笑不已。「祖母的話也沒有錯,她全是為了二哥著想。」

  「哈!叫她老人家別費心了,我要的媳婦兒已經找到了,你讓她裁好新衣好喝孫媳婦敬的茶。」奶奶聽到這話準會氣到吐血。

  「找到了?」他錯愕。

  「希兒來,這是我三弟,江姨娘生的,老三,叫二嫂,她姓裘,我的心頭寶。」管元善將身後的裘希梅拉到身前,得意得像田里撿到金元寶的農夫,得意洋洋地炫耀天賜金子。

  「什……什麼,二嫂?!」

  「管伯母、元善哥哥、元書哥哥,這是萍兒在廚房努力了一上午的新甜點,叫蜂蜜蛋糕,是將蛋黃加入白糖、牛奶、麵粉蜂蜜和油攬拌,蛋白則打到起泡後兩者混合均勻,烤上半時辰……」

  根據穿越小說裡寫的,女主角一旦穿越到古代或是架空的時代,成為庶女或受繼母欺壓的嫡長女,為了改變不受重視的身份,通常會有一門手藝,像是穿成一流的名醫,要不就是廚藝甚好,會做別人不會做的東西。

  倣傚書裡的情節,穿越人士洪雪萍也大大的賣弄一番,她以為沒人知曉什麼是蜂蜜蛋糕,什麼是瑞士卷,什麼又是藍莓派,每日換新玩意來討好管家母子。

  殊不知她這種行為看在「前輩」眼裡多可笑,那些取巧的小玩意根本全做壞了,蜂蜜蛋糕不澎,糖粉不夠細,咬起來像發糕;瑞士卷少了奶油,味道全變了,根本是卷餅皮;藍莓派改用楊梅做,酸味是夠了卻烤焦了。

  可是太功利的洪雪萍並不知道前輩在場,早已看穿她的投機取巧,兀自沾沾自喜的介紹自製的糕點,以為杭氏和管元善一定嘗到味道就愛上了,會對她讚譽有加。

  當初以養病為名來到丁府,她看上的是表哥丁立熙,想著容貌俊美,府上也有錢,嫁他算是勉勉強強,一池魚中逮到大的,她運氣真不錯。

  可是那日被管元書救下後,她又覺得他比表哥稱頭,還是高盛侯的兒子,於是有了騎驢找馬的念頭,藉著來謝謝管元書救命之恩的由頭,她踏進管宅。

  不過一看到管元善,她目標立轉,認為嫡次子又比庶子更好,便將目標鎖在管元善身上,想法子要靠近他。

  於是她不管颳風、下雨,幾乎日日以探望為由前來,不論別人歡不歡迎,自來熟的套交情。

  偏偏被洪雪萍迷住的管元書看不清真相,認為她是為讓兩人的將來走得更順才先奉承嫡母、拉攏二哥,暗自歡喜的不得了,每天親自在門口接她入府,讓想閉門謝客的杭氏很想掐死這個睜眼瞎子。

  「真好吃,萍兒你的手真巧。」管元書大力稱讚。

  「請叫我管夫人,我跟你不熟。」真是呆,把現代的東西搬到古代就一定吃香嗎?沒大腦的蠢貨。

  「請叫我管大人,我也和你不熟。」嘖,拋什麼媚眼,也不怕眼珠子扭到,這德行勾搭男人到青樓,准掛個頭牌。

  杭氏和管元善都看不慣她的做作,沒啥好臉色的一個喝茶,一個轉過頭和未婚妻情話綿綿,就是沒人多看她一眼,彷彿她是根多餘的柱子,擺著擋路,先晾著。

  「管伯母……呃,管夫人和元善哥哥覺得不好吃嗎?你們再多吃兩口就知滋味了,鬆鬆軟軟,有香濃的蛋味和蜂蜜的清甜,入口即化,滑順潤口。」為什麼他們的反應和她想像的不一樣?姨母和表哥明明讚不絕口,直呼人間美味。

  洪雪萍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快,她自認做蛋糕的本事這世上無人能及,為何這幾人不捧場?沒關係,小說中女主角到最後一定會完勝,她會不怕受打擊的再接再厲,一開始的種種挫折是考驗,只要她不屈不撓不認輸,所有人都會接受她,而且寵之若命。

  「希兒,你又瘦了,叫你多吃一點總是不聽話,來,把這碗黃耆枸杞燉老m給喝了,能養顏益目,髮絲黑亮,廚娘燉了快一個時辰,趁熱喝,別燙著了。」管元善娘子還沒娶過門就成了妻奴一族,對護妻行動毫不馬虎。

  「我剛喝了百合蓮子湯,還撐著,不餓,待會兒再嘗。」被那麼一雙憎恨的眼盯著,誰還吃得下。

  第10章(3)

  再見洪雪萍,裘希梅心中略有感慨,不懂她上一回怎會輸在一個這麼膚淺的女人手中,洪雪萍初看是聰明人,好像什麼都會,也有點小伎倆,可是此時再看才知笨得很,不懂得藏鋒,把什麼都亮給別人看,自以為優於他人,卻不知繁華過後是凋零。

  她不再感到悲憤了,反而心平氣和,因為她的將來已經不一樣,她的弟弟妹妹會平平安安的長大,不會死於瘟疫,她丟了石頭撿到白玉,身邊有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真的很滿足了。

  「那……你們要不要吃燒烤?是一種把鹿肉、雞肉、羊肉等肉品和蔬菜放在鐵網子烤的吃法,你們肯定沒吃過,幸好我做了準備,准讓各位大開眼界,玉桂、石榴,上烤架。」洪雪萍捏著嗓子,嬌滴滴的輕喚。

  打扮得像一朵花似的玉桂和石榴兩眼賊溜溜的,她們的性子跟主子沒兩樣,看到長相、家世都出色的管元善都不時撫撫發、抿抿唇,趁小姐沒注意時朝人家多看兩眼。

  主僕三人才想擺顯擺顯,讓管家的人瞧瞧她們與眾不同的地方,這邊的杭氏就以帕掩嘴角笑了起來。

  「媳婦兒,娘告訴你,烤肉多吃了會積食,不易消化,鬧腹痛,還有上面的一層油呀,一咬下去准讓你多三斤肥肉,還有烤焦的肉別吃,有毒,會得病的。」

  裘希梅好笑的為準婆婆倒茶。「夫人,我不愛吃肉,我偏好魚鮮,素菜也很爽口。」

  「不行不行,你要少吃蟹,昨兒個你一口氣吃了十隻大蟹,蟹性寒,傷身,不能凶為喜歡就貪多,以後我們要多生幾個孩子……噢!娘,你幹麼用核桃殼砸人?」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