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天使情人 >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頁     寄秋    


  序

  無病呻吟的序  寄秋

  真的很奇怪,為什麼秋仔老覺得時間不夠用!忙得快脫一層皮。

  追著時間跑似乎是秋仔常做的事,這一年來最多用半個月寫稿,另半個月休息看小說,照理來說時間應該很寬裕,哪來不夠用的道理呢?

  實際上秋仔一天睡不到八小時,趕稿時更可憐,大概六個多小時而已,每天頂著一雙熊貓眼怪可憐的。(P.S.:秋仔,徐姊每天還睡不到六個小時,你算好命的耶!)

  人家的白天最少有八、九個小時,秋仔見過的陽光不超過三小時,通常早上六點後才上床睡覺,下午一點半起床,然後不是寫稿便是整理房間,等下樓時大約三∼五點左右。

  想也知道這時候太陽快下山了,碰到夏天還能多兩、三小時賞陽,但冬天一到日頭變短了,不到六點就全暗了,想做點休閒娛樂是不可能的。

  很不幸的,秋仔的「肉」體越來越大,非常可恥的直向橫發展,而忘了綠色植物是向著陽光生長而越長越高。

  人比人真會氣死人,看人家悠哉悠哉的不用工作就有飯吃,辛苦爬格子的秋仔備感心酸,同樣是人為何不同的際遇,頭彩的得主也該輪到秋仔了吧!秋仔求「財」若渴呀!

  今天到醫院替老爸拿化痰的噴劑藥品,醫生人滿好的肯讓秋仔插隊,願意開半個月的藥量替秋仔省一大筆COCO,不然那些藥在藥局買少說要四、五千元呢……

  感謝健保局,感謝老爸的主治大夫,不過他不叫秋仔進診間罵兩句就更好了,他嫌秋仔浪費,明明囑咐一次用半劑,秋仔偏用一劑,用藥太重了。

  對了,差點少提了我家的石斛蘭,連開了兩株十分好看,要不是前陣大風將花盆吹落,今日的花兒就不會折腰了,枝連莖地猶自開得美麗,搖曳向上花枝招展。

  突然很想養魚,明天也許會發神經買一缸魚回來養也說不定,最近真的好想放鬆。

  秋仔的老媽居然叫秋仔繼續寫稿,一點也不想想用腦過度的秋仔已經頻臨崩潰了,常常神智不清的三過家門而不入,哪天秋仔成了大禹(愚)就慘了!別再說看秋仔「寫」字很輕鬆了,秋仔寫得血淚斑斑呀!

  宇數湊夠了可以停筆了吧!秋仔超討厭寫序的,尤其在寫了一百篇的序以後,不曉得還能寫什麼。

  徐姊、宜純,你們似乎很閒喔!來幫秋仔寫篇序吧!因為你們真的很閒耶!每次秋仔打電話過去你們總在「聊天」,應該不介意動動手指頭才是。

  拜拜!

  P.S.Ⅱ:秋仔,誰說我們很閒,你打電話來時,有時都六點多了,我們還在團結奮鬥,哪有閒,你應該三點多打來,那時是Tea  Time時間,才會打打牙祭輕鬆一下,至於寫序,我是不反對咩,但你不怕徐姊的毒舌嗎?

  楔子

  「爸比,你要去哪裡?」

  「小豆豆乖,爸比到日本幫你買一個祈晴娃娃,你要聽媽咪的話喔!」

  「日本很遠嗎?」

  「是的,要坐大大的飛機去,咻地衝上天。」

  「不能坐船嗎?」

  「為什麼要坐船呀!」

  「因為我夢見飛機在天上碎掉,然後爸比在很大的藍色游泳池游泳。」

  「夢是假的,爸比有天使保護著。」

  十個小時後,一架飛向日本領空的航機在空中解體,散落的機體在海面漂浮,一具具來不及說再見的屍體,永遠沒有睜開眼睛的機會。

  那是歷年空難中最不可思議的一次意外事故,也是罹難人數最多的一次,乘客以及機組人員無一生還。

  六歲的小男孩無邪地望著哭紅雙眼的母親,眼露茫然,不解家裡為何要掛上白幡,他不吵不鬧的安靜等候,希望天使早點把爸比帶回來。

  他想,只要他乖,天使會保護愛他的爸比。

  ☆ ☆ ☆ ☆ ☆ ☆ ☆ ☆ ☆ ☆ ☆ ☆ ☆ ☆

  「媽,你要出門嗎?」

  「是呀!小三,媽有場義演會不去不行,你在家要好好聽哥哥姊姊的話,媽很快就回來了。」

  「可不可以不要去,我看見房子倒了,很多人被壓在土堆泥礫裡。」

  「你呀!老愛胡思亂想作白日夢,房子怎會無緣無故的倒塌呢,乖乖的把功課做好,天使會替媽媽監督你有沒有偷懶。」

  七個小時後,一場毀天滅地的震動如世界末日般襲而來,天搖地動的兇猛,似要毀滅狂妄自大的人類,毫不留情地吞沒哀嚎的世界。

  那一天,男孩仰著頭祈禱,希望母親能趕上他十二歲的生日。天使造型的蛋糕正在微笑。

  可是,他始終等不到媽媽嬌艷燦爛的笑臉歸來,向他說一聲生日快樂,倒塌的十七層高樓下有他母親扭曲變形的車牌,模糊的血肉根本分辨不出哪是手腳、哪是身體。

  笑容在他臉上消失了。

  第一次,他開始懷疑世上是否真有天使的存在。

  ☆ ☆ ☆ ☆ ☆ ☆ ☆ ☆ ☆ ☆ ☆ ☆ ☆ ☆

  「詩韻,明天的研習會別去了吧!」

  少女輕笑著輕捶男孩肩膀一下,以為他在吃醋。「告訴我你又看見什麼『奇怪』的畫面。」

  男孩看了她一眼,轉頭眺望一覽無遺的藍天,猶豫的顰了眉頭。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幻覺』,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受傷害。」那一片腥紅,好刺目。

  「你呀!庸人自擾,我是信奉天主的,祂會派祂最寵愛的天使守護我,你不用為我擔心。」

  真有天使嗎?

  他的信心受到動搖。

  在女孩說完此話的二十四小時後,一輛超載的砂石車沒發現載滿學生的遊覽車由十字路口經過,閃了神的砂石車司機只不過打了個哈欠,卻造成永難彌補的憾事。

  七死十八傷。

  女孩活著。

  但是,她的雙腿再也不能行走了,衝撞的那一瞬間她忘了尖叫,只見凹凸不平的鐵片插在小腿上,鮮血如泉水般染紅她的眼。

  男孩的眼也紅了。

  可惜他哭不出來,只能用茫然的神色梭巡清澄的天空,他在找尋天使的蹤影,悲鳴的心嗚咽不已。

  「為什麼,為什麼天使不保護她,你們不是無所不在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將美好的她推向地獄……」

  沒有天使,沒有天使,這一切都是騙人的,世上沒有天使。

  十六歲少男闔上心眼,他告訴自己不再相信天使的存在,上帝已經遺棄祂的子民,這世界不再美麗了,再也回不到原本的純真。

  他放棄了──

  去愛。

  第一章

  「羽衣,你要看仔細,風對飛行非常重要,即使逆風也要懂得掌控它,御風而行是我們必學的課程,讓風成為我們的助力才能順利飛翔。」

  天空是一片湛藍,萬里騰空,鶯雀雁鷗不舞,白雲嵐嵐如新棉,霧色乍霞灑滿金光,看似幻境又似真,霓虹璀璨光彩耀目。

  水是一般藍,青是山中色,花團錦簇的綠葉紅花為大地上了顏色,那兒一點紫,這裡一點翠,眶給銢鶡n不熱鬧,為人間帶來活力。

  雲層上有兩抹白點與雲同色,順著風勢在雲中穿梭,翩然姿態似游蝶,采著雲心兒當花蜜,一朵飄過一朵地來到海的一角。

  小小的島嶼映入眼中,山陵相連水連天,脈脈如峰入雲霄,清露沾濕夏日泥地,帶來涼風習習。

  一身雪白的身影停在半空中俯視底下,來來往往的小點好似搬家的螞蟻,來去匆匆,不曾停歇的來回趕路。

  看,是人的心。

  瞧,是天堂的路。

  需要救贖的人心向上天發出怒吼的請求,他們說人間沒有愛只有死亡,他們說要墮落不再相信天使的存在,他們說我們已是身在地獄。

  於是乎,天的主宰者聽見了。

  誰說人間沒有愛來著,世道墮落不再有任何希望,上帝的慈悲為人們的苦難而展開,天空的大門再度敞開,為迷路的孩子指點迷津。

  一陣玫瑰花香由天空飄送,藍玫瑰花園誕生一位粉雕玉琢的小人兒,粉粉的臉蛋像春天的蛋糕,洋溢著幸福的光彩。

  愛、勇氣、好奇心是她與生俱來的純真,雪白的雙翅比阿爾卑斯山的雪草還白潔,杏仁似的黑瞳透著對生命的期待,一眨一眨地奪得天使們的喜愛。

  米加勒親自為她受洗,烏列兒將雲朵裁成衣裳為她裝扮,葛布列教導她學習樂趣,俊美的拉斐爾二話不說的擔任起她的心靈導師。

  嬰兒般探索的雙目逐漸獲得知識,天真的臉龐帶著無垢的純淨,淺淺的笑容總散發著令人喜悅的幸福感,彷彿她是帶著無憂的甜美而出生,無任何一毫污穢能抹去她的光華。

  「人性是貪婪而自私的,為了私人的利益不顧及他人的感受,他們的心已經被黑暗力量腐蝕了,想淨化一個個污濁的靈魂並不容易,唯有愛才能化解人心的邪惡,回到最初的純潔……」

  一句句教誨的話語隨風飄散,順風飛行的人兒被眼前的新鮮事吸引了,無暇傾聽身邊所有的聲音,旺盛的好奇心已然被底下陌生的一切所啟動,興奮的杏瞳不時眨動著,驚歎自己所知的有限。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