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墮落(下)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0頁     金萱    


  警方完全查不出那一大筆錢的去向,所有由梁列親筆簽名的文件都指向兩個人頭帳戶,再由那裡分批匯往國外.因為找不到任何相關的人!所有證據皆對梁列不利,當事人又無任何辯駁的言詞,因而以罪證確鑿定罪.

  他到底為何連一句辯駁的言詞,甘願人獄三年呢?他是否知道陷害他的人是誰?與他相處這些日子下來,她不相信他會做出掏空自己公司的事,讓上千個家庭同時陷人經濟危機中.

  想來想去,她只想到一個理由,那就是他跟對方ぞ定有著非常、非常深厚的關係,以至於讓他不惜為對方代罪入獄.

  只是據她所知,他在這世上早已沒有任何親人了呀,既不是為了親人,那麼還有什麼人……

  突然之間,談群美渾身一震,因為她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深愛的女人.

  他曾對她說,他這輩子絕對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女人,她從來沒有仔細想過這句話背後所代表的真正意思,或許他並不是要告訴她他不會愛她,而是告訴她他早有深愛的女人,而除了那個女人之外,他絕對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女人.

  天啊,她怎麼會這麼天真,竟然以為他雖然不愛她,至少也不會去愛別的女人,誰知道其實他的心裡早就有了別人.

  老天,她究竟在做什麼?為什麼要讓她領悟到這一點?她寧願一輩子認為他不會愛上任何女人,也不要知道他心裡早有別人呀!為什麼要讓她知道……

  「老婆.」

  聽見梁列的聲音,談群美倏然轉頭看他,蒼白的臉色嚇得偷閒來陪她的梁列三兩步衝到她面前.

  「群美,你怎麼了?別嚇我,哪兒不舒服快告訴我.」他不知所措的盯著她問.

  她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眼神是那麼的茫然與遙遠,心裡盤旋著一個悲痛的事實一他愛著別人,在他心裡有個女人.

  「我馬上送你到醫院.」遏制不住心中的恐懼,梁列彎腰將她抱起來便往外衝去.

  「不,我沒事,梁列,放我下來.」談群美猛然回神的開口.

  他停下往外的腳步沒有將她放下,卻只是低頭看著她.

  「你的臉色好蒼白.」他啞聲說,之後又搖了搖頭,「不行,我一定要送你到醫院給醫生瞧瞧.」

  「我沒事,真的沒.」她不由自主的提高嗓音,阻止了他往外走的步伐之後,才深吸口氣緩聲道「放我下來好嗎?」

  梁列猶豫了一會兒將她放下,但依然不放心的以雙手輕護扶她.

  「你怎麼突然跑到後面來了?」避開他探視的眼,談群美盯著地板,以不太自然的語氣開口問.

  「你剛剛在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坐著發呆.」她輕描淡寫的回答.·「坐著發呆會把自己嚇得面無血色?」

  她默然不語.

  「你在想什麼?告訴我.」他溫柔的問,語氣中充滿了霸道的命令.

  她搖搖頭。

  「別搖頭,我要你開口告訴我,你剛剛在想什麼?」梁列捧住她的臉,輕輕地將她的臉抬起來面向自己.

  看著他,她眼中忽然閃過一抹悲傷,這神情讓他猶如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整個胃都痙攣起來.

  「該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ルL心亂的大叫,將她緊緊擁進懷裡.「告訴我,你忘了我曾經對你說過,不管遇到什麼問題或困難一定要跟我說嗎?我會替你想出辦法解決.」

  「解決不了的.」談群美幽幽的開口.

  「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解決不了?」他將她推離開自己一些,目光直視著她悲傷的雙眼.

  她微微一笑.

  不只胃,這口連他的大腸小腸都一起痙攣起來.

  「該死,我說過不要再露出這種微笑了,你是存心把我氣死是不是?」他咬牙迸出聲.

  談群美沉默的垂下眼瞼,悲哀的想,其實她一點也不想笑,但是除了以微笑告訴自己要堅強之外,她還能做什麼?談家人是不能哭的.

  「梁列……」

  從前面鑽到後面來抓人的唐聽見到他們倆相對的姿態時候然止步.

  「老天,你們怎麼又來了?拜託,我一個人真的忙不過來,求求你們行行好,可憐可憐我,外加有點職業道德好嗎?」他背對著他們叫道,沒注意到兩人之間不同以往的氣氛,說完即離開.

  「去工作吧.」

  緊繃的氣氛因唐聽的闖人而打散,談群美一如往常般的開口,但梁列不放棄追問.

  「我要知道你剛剛到底在想什麼.」他動也不動的緊盯著她.

  「拜託,梁列.」談群美低聲哀求.

  「你這樣子,要我如何安心去工作?」

  「我真的沒事.」

  「這句話讓醫生跟我說.」

  「梁列,拜託……」

  「如果你肯答應我,下班後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的話,我現在就回到前面去工作.」君若她一臉哀求的表情,梁列終於退一步的說.

  她撇開臉,沒有答應他.

  「沒關係,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們就這樣耗下去,反正我有得是時間.」他非知道不可,否則無法安心.

  談群美閉上了眼睛,像是在考慮該不該答應他.一會兒之後,她睜開雙眼直視著他說嚴好,我答應你.」

  ******終於到了下班時間,談群美忐忑不安的坐在梁列身邊,希望他能忘了下午的事,但是車子一上路,他便開口.

  「你可以說了.」

  不自覺的嚥一口口水,她不安的在座位上動了一下.

  「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他陰鬱的瞪著前方的路,沒有轉頭看她.

  「我不想讓我們倆的關係變得更尷尬複雜.」咬了咬唇瓣,她在掙扎半晌之後幽幽的說。

  「尷尬複雜?」他不禁轉頭看她一眼,「你是這樣看待我們的夫妻關係?」他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難過.

  「我……」談群美欲言又止的搖頭.

  「為什麼不把話說完?」

  「我本來不這麼認為.」

  「本來?」梁列以克制的語氣重複她的用詞,「那麼你現在就是這麼認為嘍?我們的關係既尷尬又複雜?」

  尷尬?複雜?他媽的這話到底從何說起?

  如果他們倆沒結婚,只是同居而她又挺了個肚子的話,那麼或許在碰到熟人間及關係時,會顯得有些尷尬、複雜,但他們都已經是對真真正正的夫妻了,不是嗎?

  她腦袋瓜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是什麼事改變了你原有的想法?」壓下不斷由心裡湧起的怒氣,他猛然吸了一口氣問.

  談群美沉默不語,她不是不想說,而是顧慮到他是不是想讓她知道她所領悟的事實.她猜想他實際上是不想讓她知道的,若不是這樣的話,他早就說了.

  「群美?」

  「梁列,別逼我好嗎?」她乞求的說,「我喜歡我們現在的相處情形,我真的不想破壞它.」

  就讓他早已心有所屬的事成為他們倆各自的秘密吧,只要讓她還有被關懷的感覺,這就夠了.

  「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破壞我們的生活.」他強勢而霸道的說,因為他絕對不容任何人破壞它.

  談群美微微一笑.

  「該死,我說過不要再露出那種微笑的`她一僵,臉上的笑頓時消失.

  「對不起.」

  「我不要對不起,我只要你老實的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你的想法.」他堅持想知道.

  她沒再開口,依然不肯透露,粱列不得不暫時停止他的追根究底.

  沉默中,車子行進著,到家後他將車停進月租停車場,然後伴著她走回家,打算一切等到家後再說,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楊潔芬會突然冒出來.

  「梁列.」

  一開始他沒有聽見那聲叫喚,因為他一心一意都在想該如何讓群美對他敞開心胸,說出心裡的話,但身旁的她卻突然停了下來.

  他轉頭看她,只見她像中邪般筆直看著前方.他順著她的視線望去,下一秒,一連串的低咒從他口中衝了出來.

  第六章

  從那個女人開口問他她是誰,他沒有回答卻轉身叫她先進屋那一刻起,她的心就碎裂成一片片.

  談群美心痛的想,他為什麼不敢回答說她是他老婆?

  潔芬,她聽到梁列這樣叫那個女人;然而這名手讓她全身戰慄不已,因為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他最後一任女友的芳名就叫做楊潔芬.

  是她嗎?

  那個正與他一起待在外頭的女人,就是他傾心所愛的女人?

  大概錯不了,因為這是第一次他不敢當著第三者在場時,承認他們倆的關係,甚至還要她先離開,將空間留給他們.

  很可笑不是嗎?原來三人之巾,真正的第三者競然是她?

  「哈哈……」

  談群美再也忍不住的輕笑出聲,但笑聲中充滿了許多說不出口的苦澀與悲哀.

  看他們見面的樣子,這絕對不是梁列出獄後與她第一次的碰面,換句話說,他們早已不知背著她見了幾次面.

  她真是一個大笨蛋,竟然什麼也沒有發現。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