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頁     寄秋    


  穡滬茪@天沒女人會死的種馬。

  簧麻觸敞咫@厲的硬起聲音,「是誰教會你粗鄙的用語,依附男人生存是你們女人的天職。」

  癒u沙豬心態,人家冰火說女人要自主,千萬不要盲從於男人自以為的無所不能,人必須先愛自己才懂得自己需要什麼,世界是掌握在女人手中。」

  糧o段話如雷貫耳,讓她如癡如狂,以前的她就像一具沒人性的玩偶,任由人裝扮成華麗的洋娃娃,永遠只能有一種表情——微笑。

  礎o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慾的正常人,她會長大、會接受到大人的爾虞我詐,不能老叫她一味的服從,難道她的一生只能操縱在別人手中?

  瞻ㄧ茈悁o扮演完美的棋子,她也會心痛和傷心落淚。

  癒u你越來越放肆了,冰火是女人嗎?說話的口氣就像女權運動者。」那賽車小於又多了一項不該,鼓吹女性自主,性向不明。

  癒u人家是客觀評論,誰像你不分青紅皂白地批評,只想賣妹求榮……」啊!好疼。

  癒u你再說一次看看,這也是冰火教你的逆上?」對於冰火,拿薩的印象更壞了。

  癒u是我自己想的……啊!你……你放手啦!人家的手快斷。」拿薩向來就不是疼惜妹妹的兄長。

  瞼S妹兩人不是同一個媽所生,而平時忙於事業的拿薩更是沒時間管她,因此原本親的手足關係更形淡薄,幾乎像是同住在一屋簷下的陌生人。

  簞艉@有所交集的是每個月的帳單,她消費,他付帳,除此,各過各的日子,互不干擾。

  簫Y非凱莉一反平日的裝扮引起管家的注意,進而向拿薩報告半年來的不尋常現象,兩人也不至於爆發巨大衝突。

  癒u奧辛諾家族夠強盛了,我需要賣你來求一時的榮華嗎?」她的話太令人失望了。

  糧芠自知失言的道歉。「人家不是故意說這些活來惹你生氣,我只是不想太早嫁人。」

  癒u論身份、論家世,能與奧辛諾家族相提並論的非卡斯提爾家族莫屬,你早嫁晚嫁都得嫁。」由不得她作主。

  癒u左一句奧辛諾家族,右一句奧辛諾家族,我不能為自己而活嗎?」她恨自己生在這古老家族。

  癒u只要你一天姓奧辛諾,你就沒有所謂的自主權。」她的人生屬於奧辛話家族。

  繚Q尖叫的凱莉用力一瞪。「你太自私了,自己不自由就拖著我陪葬。」

  癒u陪葬?!」拿薩危險的沉下臉。

  癒u你敢你對伊莉莎白有一絲好感嗎?甚至你的情婦都比她有存在感,至少一個月還能見你幾面。」在床上。

  癒u那是我的私事,以你的立場還沒資格管。」他是有將近三個月未和訂婚兩年的未婚妻聚聚。

  瞼L太忙了,沒空應付處處需要他照顧的貴族千金,訂婚是為了促成一個發展到亞洲地區的台作計畫,他不認為天天見面是必須的事。

  礎b西班牙,男人擁有第二個家是尋常事,只要不威脅到原配的地位,通常妻子是默許丈夫豢養情婦,不足為奇。

  礎茈L是正常男人有正常需求,找一、兩個供發洩的女人實屬平常,對於天性多情的西班牙男人而言,他算是拘謹自律多了,沒有夜夜笙歌的習性。

  罈※_來他有大半個月沒去找黛芬妮,不重欲的他常讓公事絆住,有時兩、三個月不發洩也沒什麼關係,女人之於他的用處是提供他一時的快樂罷了。

  癒u我是為伊莉莎白叫屈,和一個工作機器訂婚跟守寡有什麼兩樣?我們是人,有人的情感,不像你冷冰冰的只會公事公辦。」

  礎o看他連做愛亦是如此,為義務而做非出自真心。

  癒u她向你抱怨了?」伊莉莎白是個懂分寸、知進退的名門淑女,他相信她不會做出有悖禮教的事。

  簫邠O凱莉要再教育,盡學些不三不四的歪理影響純潔的思想,不讓她和冰火見面才是正確的作法,在她這個年紀最容易帶壞,偶像崇拜要適可而上。

  癒u沒有。」她學不會說謊的咕噥著。

  癒u說大聲點,我沒聽到。」在人前嘀咕是不禮貌的事,壞習慣必須糾正。

  糧芠不高興的噘起嘴。「你明知道伊莉莎白是個樣板淑女,根本沒有聲音。一你太無禮了,隨便批評別人是你受的家教嗎?」她真的該請個禮儀老師來管

  癒u端莊典雅、氣質高貴、社交手腕一流,起話來輕聲細語,永遠沒有個人情緒只會淺淺一笑,你不覺得很虛假嗎?」稱伊莉莎白樣板淑女還抬舉了她。

  癒u凱莉,你忘了你也是個樣板淑女,以前的你便是如此為人所喜愛。」他暗指她野了,不再是文靜的乖女孩。

  糧芠發出嗤聲。「那是我你們這些老古板教育成活死人,不懂得為自己而活。」

  癒u活死人?」他不豫地擰起雙眉。

  癒u你看過有人不會哭不會笑嗎?」她想做自己有那麼難嗎?

  癒u是人就一定會哭會笑。」拿薩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她指的似乎就是他。

  癒u但我被允許了嗎?」她悲涼的一笑。「你見過我發自內心開懷的笑或是毫無顧忌的大哭?一、次、也、沒、有。」

  癒u這……」她的話像是一種控訴,他無法回答。

  礎^想這些年來,他的確沒看過凱莉笑得開心或是哭得傷心,成天安安靜靜的坐在大人旁邊像個小淑女,人家問一句,她答一句,不曾表現正常孩子的頑皮。

  瞼L記得她一向在辮子上扎條粉紅色緞帶,腳穿粉紅色小鞋,粉紅色的公主洋裝,很少有其他顏色的裝扮,活像個洋娃娃惹人疼愛。

  織艘X何時,小小的人兒長大了,粉紅色已然被純白取代,沒人問過她要不要紅色,因為太冶盍了。

  瞼i是今日她穿了一身紅,雙頰看起來有朝氣許多,不具野性只覺得活潑、熱情,完全符合西班牙女孩的自然、純真,他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對她限制太多?

  癒u我到底該為誰而活,你憑什麼掌控我的生命,我不是你的傀儡……」

  簞!

  簧葭蛣o疼的臉頰,凱莉的眼中是不服的委屈。

  癒u學著控制你的言行,出生在奧辛諾家,你沒有任性的權利。」拿薩不後悔打了她一巴掌。

  癒u既然我不能為自己而活,那我活著幹什麼,不如死了算了!」凱莉賭氣的一喊,跟中噙著怒氣。

  簫J鬧。「艾德,帶小姐回房去,沒我的命令不准她出房門一步。」

  癒u不,我不要,拿薩·奧辛諾,你是專制的魔鬼,我恨你、我恨你……」

  繙獀a艾德無可奈何地命兩名下女來「扶」小姐上樓,小姐真的被帶壞了。

  癒u要恨就恨吧!總比讓你後悔一生的好。」該和卡斯提爾家族提出婚禮的進行。

  瞻ㄔ怳萿漣q聲由上頭傳來——

  癒u我詛咒你愛上一個令你喪失自尊的人,你會成為男人的恥辱——」

  癒u我做錯了嗎?」

  礎蒱w戒慎惶恐的說:「爵爺沒錯,錯的是小姐,她交了壞朋友,對爵爺出言不馴。」

  癒u嗯!是冰火的錯,我絕不饒他。」記得一級方式賽中,西班牙之戰將要開始——他的勢力範圍。

  癒u爵爺是想……」教訓他?

  簧麻藹N笑著。「他最好安分些,別再來招惹凱莉,不然我會讓他在賽車界待不下去。」

  竄4!哈啾!哈啾!

  穢_怪了,艷陽高照,為什麼她會莫名其妙的連打三個噴嚏,難道有人在罵她?

  瞻ㄓ茈i能,她向來不與人往來,習慣獨來獨往的日子,除了聯合女子出租大廈幾位不怎麼熱絡的「芳鄰」外,她等於是與世隔絕。

  繙N摸額頭並未發燒。一身清爽的馮聽雨抱著一個禮拜的食物走回五樓的薔薇居,野客薔薇是她這層樓的正確名稱,但是她老是記不住。

  簫鴠誚陪荌盂貜漸朝齯p妹隨時為大廈的房客跑路,可是最近她找到大財主,老往二、三、四樓跑,因此她才必須出外自行打理糧食。

  穡ㄖQ忘義的行為真是要不得,回頭得說說她,好歹自己也是供應她上大學的衣食父母。

  瞻@開門,她覺得不對勁,有一股茶花的香氣。

  癒u闖空門的,你是不是走錯路了,茶花居在十一樓。」電梯並未故障。

  瞻@隻滿是立可白的豬手由沙發上舉起,像是非常虛弱的抖了兩下又放下。「我來要飯。」

  癒u米在鍋自己煮,記得加水按下開關,別再弄壞我的電鍋。」今年已經買第三個了。

  癒u小氣薔薇女,施捨一點口糧會死呀?我是來讓你積陰德,省得你下輩子投胎又是孤兒。」和風搶過一包科學面撕開包裝,先吃為快。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