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6頁     寄秋    


  竅搹o練習時的飛馳已經夠嚇人了,再見幾十輛車子擠在狹小的跑道上,更叫人心驚膽戰,擔心一不注意人仰車翻,整個衝出跑道。

  瞼L實在不瞭解為何有那麼多人熱愛這危險的運動,耳邊儘是熱情如火的吼聲,個個汗如雨下仍不改其衷,大聲地喊著最熱門的那位選手——

  礎B火。

  癒u哥,你覺得怎麼樣,很振奮人心對不對?感覺整個血管都快爆裂了。」一說完,凱莉跟著群眾的聲音嘶吼。

  穠瑤T快爆裂了,他的心臟。「一人一條跑道不行嗎?為何要搶來搶去?」

  癒u拜託,別害我昏倒,你去跟足球比利說:我一人給你們一顆球就不用來踢去了。」天哪!這個老土是誰?

  礎o羞於承認是自己的兄長。

  瞻魌伬C!人家還跟你客氣,搶了前幾名就能排在前位,誰敢不拚命。

  癒P足球場的危險性低於賽車,她簡直拿命來玩。」叫人看不下去又不能不緊盯著,生怕萬一。

  癒u大哥,那是冰火的熱情所在,你不能要求人家和你一樣乏善可陳,只是個為了責任而負責的冷血動物。」瞧,他一點激動情緒也沒有,根本不適合來。

  瞻ㄩ犌h麼冷靜自持的大人物一到場邊,也會因現場的氣氛大受感染,不顧形象地揮舞拳頭盡情宜洩,彷彿失去理智一般狂喊鬼叫。

  簡{場的每一個人都血脈僨張或高聲吶喊,唯獨他還像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評論跑道小、車太多、賽車有多危險。

  簪u的好丟臉,她不要站在他身邊讓人恥笑。

  糧芠當真移動了腳步,只是人潮擠得水洩不通,待她發覺有雙手一直在背後撐著她免於跌倒,不禁好奇的回頭一看。

  癒u是你。」不只是他來了,還有一身高雅打扮的伊莉莎白。

  癒u嗨!凱莉甜心,你終於發現我的存在。」真不容易,他在她身後站了快二十分鐘。斐迪南有些感歎。

  癒u你來幹什麼?」不可否認,看到他多少有些虛榮心態,他是為她而來。

  癒u來保護親愛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我生命中唯二的女人。」他一手貼著她的小腹細心呵護。

  癒u誰是你老婆來著,我要生兒子不成嗎?」凱莉嬌嗔地以肘部撞他,不重。

  癒u是,老婆大人的話豈敢不從,這一胎先生兒子,下一回咱們努力點生女兒。」他一副唯命是從的模樣逗笑了她。

  癒u少來,我沒那麼好收買,你找別人生吧!」諒他也不敢。

  翹H皮笑臉的斐迪南輕啄她的唇。「我怕你會哭死,小醋罈子老婆。」

  癒u我才不會吃你的醋,我喜歡的人是冰火。」最愛的他。

  癒u儘管去崇拜你的偶像,我是個很有度量的老公。」才怪,他快把一缸子醋喝光了。

  瞼i是他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惹她生氣,冰火在她的心目中比他還重要。

  癒u請不要隨便對號入座,我要嫁的人是冰火。」凱莉故意言不由衷的說。

  瞼L表情稍微變了一下。「她、是、女、人。」

  癒u不想打死最好小聲點,這裡是她的車迷區。」她連忙摀住他的嘴巴。

  癒u寶貝,你是愛我的。」她終於認清冰火是女人了。

  癒u你大可去作白日夢,我、不、愛、你。」可是她的臉反常的泛紅。

  癒u你臉好燙呀!甜心,我愛死你了……啊!誰踢我?」好大的膽子,敢妨礙他談情說愛。·

  瞻ㄝh的語氣來自他身側。「你們是來看車賽還是上演春宮秀?」

  癒u你是嫉妒還是羨慕,去找你的未婚夫卿卿我我吧!」斐迪南惡意的一扯,讓一對未婚夫妻拉近距離。

  繙它皞本楫漕滮H越來越不像未婚夫妻,兩大家族的利益結合誓在必行,他不容許他們的婚事生變,繼而影響到他與凱莉的未來。

  簫Y是一方悔婚,另一方的家人必定取消接下來的聯姻以為報復,他不賭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瞻H必須面臨失去才知道真情的可貴,他不拿自己和凱莉的未來做賭注,明知拿薩心中已進駐一人,若有機會他照樣搞破壞,讓有情人終不能成為眷屬。

  瞼麮莎白冷冷的聲音傳來,「斐迪南·卡斯提爾,你在謀害我成為輪下之魂嗎?」差點她就翻過護欄掉人跑道。

  簫Y非及時抓住護欄,又有個年輕的東方男子托住她下滑的身子,不死也難看了。

  織揚}南呼出一口氣,好險。「抱歉,手滑了。」

  癒u做人別太自私只顧著自己死活,我的命也是命,你賠不起。」伊莉莎白咬牙的一。

  癒u我是好心想成全你們這對聚少離多的愛情鳥,亂按罪名我可承擔不起。」大伯父會先砍死他。

  癒u我和他?』』她看了一眼正聚精會神看著比賽的男子。「別把未來想得太美好。」

  癒u少裝矜持了,你不就是為了他而來。」女孩子就是含蓄o

  癒u不。」伊莉莎白和冰火所有的車迷一樣,視線盯著那團火,「我是為她而來。」

  織揚}南當下不安的一睨四周。「伊莉莎白,別做得太明目張膽。」

  繞妒是人之常情,沒必要為了探查情敵實力,而深入敵方陣容。

  癒u你以為我是來傷害她?」太可笑了,他想像力未免豐富。

  癒u誰曉得,情人眼中容不下一粒砂子,我就不允許其他男人來搶我的凱莉。」他一手摟得緊緊的,不讓瘋狂的車迷撞倒她。

  癒u誰是你的?」心裡得意的凱莉發出嗔意。

  瞼L低頭一吻。「當然是你咯!我的甜心。」

  癒u嗯哼!」她不以為意的輕哼。

  繡r慕在眼底的伊莉莎白輕輕一嗤。「小心樂極生悲,意外隨處都在。」

  糧\是他們太吵了,適才救了伊莉莎白的東男子重重一咳,希望他們別當賽車場是咖啡廳,有辱神聖的競賽。

  癒u咦,我認識你,你是專門修護冰人車子的工作人員。」跟前跟後的好處是見識了不少賽車界的幕後英雄。凱莉興奮的指認。

  瞻p沈無可奈何地作了個噤聲的手勢,他也怕被媒體圍攻追問冰火的私事。「冰火的情況有點怪。」

  癒u哪裡怪?」不等其他人發問,倏地回頭的拿薩表情陰沉。

  癒u你是她的……呃!朋友。」本來小沈是想說男朋友,但是先前已由幾人的對話中瞭解,他並非自由身。

  癒u先別提這些小事,到底哪裡讓你覺得怪?」為何他看不出來。

  竅O呀!他幹麼提這種私事。「速度不對,引擎聲也不對。」憂色掠過小沈眉間。

  癒u你太神了吧?幾十輛車子中你聽得出冰人車子的引擎聲。」她只聽見呼隆隆的汽缸聲。

  癒u雖然我們不是科班出身的正統技士,可是憑著對車子的熱愛及競賽的執著,每一輛車子都以愛老婆的心情在呵護,即使在芸芸眾生中,也能仔細聽見她的嬌喘聲。」

  繚磳L說這話時,神情就像說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滿臉的溫柔和深情,幾乎叫人誤認車子其實是他老婆的別名,讓人為之動容。

  瞻蚳銢O拿薩感觸最深,曾幾何時他也能為某件事或某個人堅持至此呢?

  癒u冰火在轉彎時沒有減速,引擎聲又有嘶嘶的空轉聲,希望不是我們所懷疑的那樣。」只能祈禱。

  癒u你們?」

  癒u我們這一票來自台灣的養護人員,大伙都看出冰火的異狀,因此組長要我上觀眾席看個分明。」他們都關心冰火的安危。

  瞻ㄔu是車子。

  癒u你們到底懷疑什麼,小雨會不會有事?」異狀在哪兒呢?

  癒u有沒有事還不敢肯定,要看她的本事,我們懷疑她的煞車板出了問題。」一輛車子沒有煞車能問題不大嗎?

  癒u煞車板?!」

  癒u也許是煞車板卡住了,也許是煞車油漏了,再不然沒了煞車線,而她對車子的任性……唉!」不敢想像。

  繒鵀菑v技術的信心,不甘向惡勢力屈服的決心,倨傲個性的不認輸,即使明知車子負荷不了也要拚一拚,驕傲真會害死她。

  瞻@般賽車手在發現車子有問題時,會立即退出比賽,而她的作法是和老天搏一搏,不完成比賽絕不中途棄賽。

  臏@她超過極限的速度已讓車體有些許的繃裂聲,若再強行的對車子施以壓力,結果恐怕沒人敢預料,端看她如何在最後一秒逃生。

  癒P咦!冒煙的那輛車子是不是九號?」看起來又像揚起的塵土。

  糧芠的聲音讓所有人的神經在瞬間繃緊,一致看向車蓋微曳白煙的紅包車。

  癒u最後一圈了……啊!不好,失控。」小沈驀然瞠大眼,死命的盯著快衝過終點線的車子。

  癒u冰火以驚人之速跑完了……」正要跳起來歡呼的凱莉全身的血液為之逆流,眼前的一幕讓她手腳冰冷。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