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薔薇之愛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4頁     寄秋    


  癒u拿薩,我堂妹等不及要嫁你,幾時把婚事辦一辦,我們兩對一起進禮堂。」他半開玩笑半認真的。

  簡鬖W的直覺告訴他,這名看不清性別的俊秀女子定會引得兩家婚事生變,甚至是害他們結不成婚的主凶。

  癒u兩對是什麼意思,不會指我和你也是一對吧?」凱莉不快的跳出來嫩清。

  瞻ㄔ蕈g的笑馬上出現在斐迪南臉上。「咱們真是心有靈犀呀!凱莉甜心,你迫不及待想嫁我了。」

  癒u誰……誰要嫁給你這頭好色的種豬,你慢慢等到死吧!一口水嗆了一下,凱莉堅持不要他。

  癒u不嫁我要嫁給誰,你都已經是我的人了。」他太自信了,無往不利的情史養成他的自大。

  礎o不屑的一嗤。「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個男人,我要嫁給冰火。」

  癒u哈……你別逗我發笑了,她怎麼可能娶你,太異想天開了。」他忍不住發出爆笑聲。

  癒u你給我住口。」凱莉很不甘心被他看扁地宣佈,「他是我肚子裡孩子的父親。」

  癒u什麼?」

  瞻ㄔu斐迪南震怒的一吼,連自認識人無誤的伊莉莎白也不由得皺起眉,難道他們都看走了眼,錯把男兒看成女兒身?

  礎,可能嗎?

  瞻洐邠O當事人一臉平靜,黑鍋背久了也滿有意思,馮聽雨不急著揭開謎底,鑲所有人都一頭霧水,弄不清楚她是男是女?

  繚Q想她也挺壞的,故意不公開真正性別,叫男人女人都盲目的愛上她,她真該有罪惡感。

  癒u拿薩,凱莉說的都是真的嗎?她有……孩子了?」語氣苦澀的斐迪南眼底有著旁人看不出的傷痛。

  癒u是的,她懷孕了。」而且看情形,孩子的父親還不知道自己當了父親。

  瞼聽兩人先前的對話和斐迪南的篤定,不難猜測此刻勢同水火的歡喜冤家已有了肉體關係。

  瞻ㄨL,拿薩的心存著一絲惡意,故意不告訴他胎兒已著床兩個月,若是有正確受孕日期,孩子的父親呼之欲出。

  糧o是在教訓他,未結婚就播種的小風流。

  癒u你一定在開玩笑吧!凱莉她……懷孕……」卻不是他的孩子?

  癒u起先我也以為她騙人,但是蒙賽醫生檢查出她確實懷有身孕。」拿薩的眼神磊落不偽,表示並未欺瞞。

  織揚}南頓時像老了十歲的殘兵垂下雙肩。「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不過離開兩個月。」

  癒u世局多變,反正你身邊不乏美女作伴,少了愛吃醋的凱莉更能左擁右抱,大享美人恩。」他故意一逗。

  穡滮H都起了極大反應。

  糧芠先是滿面怒意的瞪著拿薩,心裡罵著壞大哥、壞大哥……拆散人家的姻緣會不得善終,接著是怒視有可能背叛她的男人,風流、好色、無恥、卑鄙等等用詞全含在她唇口間。

  礎荋揚}南則一反玩世不恭的態度面露堅決。

  癒u我誰都不要,只要凱莉。」

  糧芠驚訝的張大嘴,什麼也說不出口的向他走近兩步。

  糧o時,有人跳進來攪亂一池春水。

  癒u先生,你想搶我孩子的媽?」話一出,每個人的下巴都快掉了。

  癒u小雨,你在說什麼?」心裡微微忐忑的拿薩在她耳邊低聲的問。

  癒u做一件你們一開始就要我做的事。」承認。

  癒u凱莉,過來,你離我太遠了,我會想你的。」幸好,她看過和風不少作品。

  瞻萲戍硉L力的凱莉根本傻眼了,她期盼已久的美夢就在眼前,但為何她感到的不是雀躍而是茫然呢?她是喜歡冰火的,非常非常的喜歡。

  瞼i是,她卻走不近他,像有一道無形的牆阻擋在兩人中間,讓他們看似近在咫尺,實則遙如天涯。

  癒u凱莉,不要過去,我知道我以前的花心讓你傷心,我保證再也不碰其他女人了,我只愛你一人。」

  糧芠猶豫著。

  繞嬝市B做了個令女人尖叫的瀟灑動作。「男人的保證通常是鏡花水月,你寧可相信遊戲花叢的浪子還是潔身自好的我?」

  簧麻藹眯倒了,她在玩什麼把戲,成全是一種美德,她這樣根本讓凱莉無所適從,亂了頭緒。

  織揚}南聲調低沉,「不要逼我做出失去風度的舉止,我愛凱莉比你深。」他從未考慮除了凱莉以外的妻子人選。

  癒u可是你卻用你的愛謀殺了她,愛一個人不是應該身心都忠實?」

  織揚}南眼神縮了一下。「我……」

  繞嬝市B再問。「跟不愛的女人上床是什麼滋味?那和禽獸交配有何兩樣?除非你是愛著她們的。」原來,她的口才還不錯,不遜毒舌派作家和風。

  穠咱H類聚呢!還是近墨者黑?

  癒u我是……我是……」不管回不回答都對他不利,斐迪南懊悔無比以前的荒唐。

  礎^答「是」,便像禽獸無愛而性,回答「不是」,代表他對凱莉的感情是虛情假意,兩面不是人呀!

  癒u冰火先生何必咄咄逼人,男人都有所謂的性需求,對像不一定是自己所愛的,只要是能刺激感官慾望的女人就行。」

  瞼麮莎白的挺身而出讓斐迪南鬆了一口氣,感激的眼神一投,她回以:不客氣。

  癒u身為女人為男人說話很不可思議,我佩服你的大量。」馮聽雨眉頭一顰,她不習慣與同性對峙。

  瞻悜!她忽然討厭起自己,幹麼意氣用事的多管閒事,根本不像她。

  瞼麮莎白笑了笑。「沒辦法,我的未婚夫在有了我之後還養個情婦,我能不認命嗎?」

  癒u伊莉莎白——」

  癒u我說錯了嗎?你的情婦叫什麼來著,好像是黛芙妮吧!」她還向她示威過,表示未婚妻也沒什麼了不起。

  穡銋瞗A她一點也不在意拿薩在外有女人,只要不來犯她即可。

  癒u是黛芬妮。」凱莉小心聲的。她現在心情好亂。

  簣著冷艷笑容的伊莉莎白抓著痛處扎針。「並非我在疑神疑鬼,怕連凱莉都知道這個女人的存在。」

  癒u她會成為過去式。」當拿薩說這句話時,視線是緊鎖神情淡然的馮聽雨。

  瞼L一點都不瞭解她的心、她的世界,一顆心裝了鉛似地陷下去,怎麼也取不回。

  癒u我呢?我也是過去式嗎?」她在逼,逼他走進死胡同退無路,逼他娶她。

  簧麻警L法回應伊莉莎白的問話,因為他沒辦法回答,一顆心扯成兩半,一是責任一是愛。

  癒u你回答不了我替你回答。」伊莉莎白笑得詭異的走向馮聽雨。

  礎b眾人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吻上她的唇,深長而熾熱的一記同性之吻。

  藍Z地,她被狠狠推開。

  癒u你……你竟敢吻她,吻我的小雨。」不,他不能忍受,他快瘋廠。

  瞼麮莎白的心有著難以平復的激動。「別忘了你是誰,奧辛諾公爵,娶我是你的責任。」

  簧麻蘊嶆矰F,久久無法言語,為自己不能愛所愛的人而心肺俱痛。

  癒u冰火,告訴我你的真實名字。」不放開她,不想放開她,為什麼是她?

  癒u馮聽雨。」她仍是一派的冷靜,優雅得像是漫步的美洲豹。

  癒u覺得我的吻如何?」伊莉莎白像邀功的小女孩等著大人的讚美。

  癒u很甜。」而且太甜了。

  竄亄?!

  礎麂隤漁麻蘋傮Q殺人,他正考慮先殺敢侵犯他私有品的高雅女子,或是竟敢容許被人一吻的高傲女子。

  瞼麮莎白很開心的笑了,彷彿得到無上的榮耀。「真的?」

  癒u以後別吃太多蜂蜜蛋糕,容易發胖。」待會得去漱口,太甜膩了。

  癒u嗄!」她的臉當場垮下來,天堂和地獄,很近。

  簧麻躁眻o大笑,一手擁著凱莉,一手環著馮聽雨,不打招呼地走過呆若木雞的卡斯提爾堂兄心中的陰鬱掃了一大半。

  礎是,仍有一小片烏雲在上空徘徊。

  糧\久許久之後,伊莉莎白低聲的輕笑,她真的找到一個有趣的對手。

  癒u說說看,滋味如何?」

  癒u很甜。」甜在心坎底。

  竄蝏礞S是這一句,該不會也吃了蜂蜜蛋糕?「是男是女?」

  癒u女人。」百分之百。

  癒u呼「還好。」就知道他們聯合起來拐他。

  癒u堂哥,你別太早鬆口氣,凱莉的小腹很明顯,她是懷孕了?」身為婦產科醫生,她看得很明白。

  癒u什麼引她……」是誰的孩子?

  瞼麮莎白笑睨著他。「問一個私人問題,你和凱莉上床』廠嗎?」

  癒u你……你問這幹什麼?」斐迪南有些侷促,不敢看她審視的眼。

  癒u建議你去確定她懷孕的周數,說不定你就是孩子的父親。」凱莉不是個會跟人胡來的女孩。

  癒u嗄?!」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