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妙麗女偵探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6頁     金萱    


  「雋恩,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殷介恆迅速來到她身邊,剛剛那就是他打的,他單膝跪在她前方關心的問道。

  「你呢?」她搖搖頭問。

  殷介恆鬆了一口氣的對她搖頭,然後小心翼翼的伸手將她扶起來之後,突然轉頭望向節目製作人與導播,冷峻無情的冷聲說道:「你們鬧夠了吧?我們可以走了嗎?」說完,他立刻護著傅雋恩要離開攝影棚。

  「等……等一下,介恆!」

  導播與製作人同時一驚,立刻衝上前去阻擋住他們的去路,「對不起、對不起,只是個玩笑、只是個驚喜而已,你用不著這麼認真好嗎?介恆。」

  「你們開什麼玩笑我都沒關係,但是你們不應該動手傷人。」殷介恆不荀言笑的說,「對不起,請你們讓個路好嗎?」

  一見他露出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後,製作人與導播便知道這玩笑開大了,但是既然都已經得罪了,他們又怎能就此放過只差一步就能達到的目的呢?所以兩人有志一同的對看一眼之後,由與「兄弟」關係稍好的導播開口問:「介恆,除了音樂之外,我從來不曾見你關心過什麼,雋恩對你來說一定是個非常重要的宣傳對不對?」

  「導播,你們想知道我和雋恩的關係就明問,何必拐彎抹角呢?」殷介恆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們一眼說道,「雋恩是我的女朋友,將來則是我的老婆,我這樣回答不知道各位滿不滿意?」

  他的話在場中引起一大片抽氣聲,而抽氣聲最大的則莫過於他臂彎中的傅雋恩。

  「介恆,你在說什麼?」她瞠目結舌的叫道,然後立刻揚起笑容對導播與製作人說對不起,「導播,他氣壞了,氣到腦筋都有點不正常,所以才會口不擇言,你們可不要相信他呀。」

  「放心、放心,介恆的為人我們都很清楚,他是個不會撒謊的人,不會錯的。」導播與製作人同時笑逐顏開的說道。一會兒,導播又追問道:「介恆,你剛剛說雋恩將來是你的老婆,你已經向她求過婚,決定結婚日期了,是嗎?」

  「我的確是向她求過婚,但是婚期沒你們想像中那麼快。」殷介恆毫不避諱的回答。

  「介恆!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傅雋恩羞紅了臉,已經完全失去主張了,心想,他怎麼可以這麼大方將兩人的秘密公開?難道他忘了他是個公眾人物,一個受上千,不,上萬女孩子愛慕的「兄弟」成員之一嗎?老天,這樣一公開他們的戀情,誰知道會怎樣影響到他將來的前途,該死的,他難道一點腦筋都沒有嗎?當真是個神經病,但是她不能不管他。

  「介恆,你不要開這種玩笑了,不愛開玩笑的你若亂開玩笑會被人當真的,我們倆根本就不是那種關係,你就別再開玩笑了。」她笑容可掬的替他的坦白言辭掩飾道。

  殷介恆當然知道她的好意,但是他一點也不在意他們的戀情曝光,對他的演藝事業有何影響,最差也不過就是退出演藝界嘛!不過他相信歌迷們如果真的喜歡他,便該接受、支持他的一切,畢竟他也是個平凡的男人,會有七情六慾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突如其來的低頭親吻傅雋恩一下,殷介恆帶著可以溺死人的愛意深深的凝望她一眼之後,便攬住她腰身往外走,丟下一攝影棚呆若木雞的人們,離開了攝影棚。

  「導播,恭喜你這一集大成功。」殷介毅下了舞台,走向出口處經過導演時停下來微笑道,「不過有幾個良心的建議想給你們,第一,下次要找臨時演員演戲時,絕對不能幫他們化裝知道嗎?因為普通的男人是不會化裝出門的,即使只是輕輕的打了點粉底。還有一點,便是沒有歹徒會笨得闖入攝影棚做案的,除非他存心要給警察抓,你們懂嗎?因為棚內攝影機是這麼大台又這麼多,最後一點就是觀眾的尖叫聲太過熱烈了,一點都沒有可能會被殺的恐懼感,反倒有種快樂……不,該說興奮的感覺才對,下次可得選些聰明的觀眾來演,懂嗎?」

  「你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一場鬧劇?」導播與製作人同時張口結舌的盯著他。

  「我和介恆知道,可惜雋恩卻太認真,以至於使這集節目如此成功,如果這集收視率破紀錄的話,你可別忘了雋恩那個大功臣喔。」他笑道,「好了,我也要走了,再見。」

  「等一下,介毅。」導播攔住他叫道,「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殷介毅挑眉,無不可的聳聳肩。

  「介恆和你們的宣傳雋恩真的是情侶關係?」

  微微一笑,殷介毅點頭,並突然轉身面朝著追過來的攝影機鏡頭說:「千真萬確,他們倆已是對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熱戀情侶了。所以親愛的女性觀眾們,不管你們如何喜歡介恆,他都已經死去了,你們以後何不把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呢?」

  尾聲

  殷介恆的戀情曝光引起莫大的風波,不過這類新聞來得急也去得快,尤其在當事人坦誠公開一切,並且毫不避諱他們倆是情人的舉止言行之後,眾人也只有樂觀其成了。

  當然最樂觀的還是傅雋恩的父母,得殷介恆此一良人美婿,尤其他還有功夫可以保護他們那莽撞的寶貝女兒,這真的是何樂而不為呢?更何況像他這樣一個受歡迎的公眾人物,能毫不在意自己名聲的公開與他們女兒的戀情,這樣敢做敢當的表現與當眾的承諾怎能不令他們感動呢?所以對於這個女婿,他們簡直是滿意得不得了。

  殷介恆軟硬兼施的將傅雋恩留在身邊,藉口那封恐嚇信的原凶還沒捉到,他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或者她可能會因他而受到波及,若她再一個人到處亂跑去當偵探的話,定會讓歹徒有機可趁以捉她來威脅他,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那就不必言明了。

  而傅雋恩在他軟硬兼施的恐嚇下,終於決定繼續留在他身邊「保護他」,直到揪出那名幕後原凶之後再復職,回叔叔的偵探社當偵探。

  至於那封恐嚇信與殺手的事情,老實說,因為接連三個月都沒有再發生任何意外,大伙早就樂觀的將那一切視為一場惡夢,不願再膽戰心驚的去回想了。

  「兄弟」的生活恢復正常,工作亦回到軌道,當然,殷介毅多彩多姿的生活在潘妍曦搬出他們家之後也恢復了。

  他們都不知道那封恐嚇信到底是誰寫的,不知道他的動機為何。而當日在酒吧中那名女子是誰,她為何要請殺手來毀掉殷介毅,及他們倆有何過節,她會不會就是寫那封恐嚇信的人,她沒有再出現是否真表示這一切都成過去了……這些疑問,沒有人知道答案。

  後記

  嗨,又見面了。

  首先回答一個「眾望所歸」的問題,那就是邑城兒女情系列結束之後,接下來要寫什麼,是單行本的、還是系列的?是現代的、還是古代的?真的不寫二十八星宿嗎……等等換湯不換藥的問題。

  接下來要寫什麼?現在給各位答案,不就是上回那一本《愛上同名女子》,以及各位手上這一本《妙麗女偵探》嗎?現在,大家是否都得到答案了?(嘻!)

  好啦,不開各位玩笑了,老實告訴大家,如果我能順利完成雙星奇緣之後呢,接下來要寫的應該還是系列的(或許中間會穿插單一本……吧?)還是現代的(對想看我寫古代小說的人說聲Sorry啦!)And絕對不是二十八星宿的,(So別再寫信來要求我寫星宿們的故事了好嗎?)以上,這樣的交代可以了吧!

  不知道各位是否記得我在《白虎寄情》書序中稍微提到了市場調查的事嗎?感謝許多讀者以行動表示的熱心支持,你們的意見我收到了,真的非常感謝你們,因為我實在沒想到如此不正式的輕提就能讓大家有所迴響,金萱在此向大家獻上十二萬分的謝意。

  還有,金萱的E-mail信箱為judylhl@ms28.hinet.net,(不少人問及,金萱特地在此公開。)懶得寫字家中又剛好有上網的朋友,不妨以此方式與我交流。

  言歸正傳。

  話說我這個炙熱的暑假都在做什麼呢。一、看電視,平均一天至少看五個小時。二、睡覺,因為有句話說炎炎夏日正好眠……三、聊天,也就是長舌、長手的意思。(在這裡解釋一下,所謂的「長手」就是在網路上拚命打字的意思,這樣解釋不知道大家是否瞭解?)至於大家最關心的寫稿和回信問題,請各位聽我一言,我真的、真的很努力在鞭策自己,怎奈——C

  最近比較煩糷韺A煩糷]比你煩

  稿子寫不出來躩H也回不完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