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寄秋 > 沙皇之後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23頁     寄秋    


  「最重要的東西?」音一沉,凱恩冷視她心虛不已的小臉。

  「胡蘿蔔很重要耶!你瞧它不是救了我們的命,犧牲小我讓我們免於遭受餓死的下場。」脆脆脆……脆脆……

  「我不重要嗎?妳只記得搬胡蘿蔔卻忘了我--」他忍不住大吼一聲,把肚子裡的污氣給擠出來。

  他想那位「岳」老爺爺指的最重要的東西是他,而她滿腦子只惦著她的胡蘿蔔,根本忘了他的存在。

  「一……一樣重要嘛!你是我最愛的凱恩,我哪有可能將你拋在腦後。」管他灼,甜言蜜語不用錢,多說兩句讓他開心也好。

  「嗯哼!」他勉強接受自己的不「重要」。

  其實男人受傷的心很好撫平,瞧他先前火冒三丈氣得胸悶,一句「最愛的凱恩」馬上讓他火氣全消,嘴角一揚微露滿意的笑意。

  但是他的好心情維持不到三秒,隨即被她下一句話狠狠粉碎。

  「凱恩又不是東西不用帶著走,他自己會走嘛!」所以月老爺爺說的一定是胡蘿蔔。

  天上的月老若得知她此刻的想法肯定會吐血,大罵她兔蠢不可教也。

  「妳說我不是東西?!」好,她夠膽,不怕當一隻淹死的兔子。

  一雙兔子眼無辜的眨呀眨,「難道你是東西?」

  真奇怪,有人不當非要當東西。

  「妳……妳……妳算了,跟妳生氣於事無補。」難不成要他自承是個東西。

  已經沒力氣發火的凱恩用著大鍋鏟划水,這是他臨時從廚房撈來當扛布袋的扁擔,沒想到在緊急情況下還能派上用場。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他怎麼也沒料到當初嫌棄得要命的胡蘿蔔會是救命主食,讓他們在海上沒水沒糧的飄流日子,不致因缺水斷糧而成為兩具乾屍。

  她的執著堅持也是對的,若他沒有替她背起那口大袋子,兩人此時八成奄奄一息地等著嚥氣,哪能沒事的討論人是不是東西。

  「紅毛猩猩,我們還要多久才能上岸?」躺太久有點腰酸背痛,她想起來跳一跳,活動活動筋骨。

  「妳又叫我紅毛猩猩,活得不耐煩是吧!」

  「人家習慣嘛!」紅毛猩猩比人可愛多了。「紅……凱恩,你想我們還要飄幾天?」

  「問妳的朋友。」他指指海裡的魚,讓他們自行去溝通。

  「哎呀!我跟牠們又不是同類怎麼問,我是陸上生物耶!」兔子不會游泳。

  一提到陸上生物,凱恩盯著她身上的毛歎了一口氣,「妳要不要恢復人的樣子?」

  「有需要嗎?這裡只有我跟你而已,我不想玄天之子曬黑我的皮膚。」這個時候一身的毛髮就發揮作用了,能遮陽保暖免受環境改變的困擾。

  「玄天之子?」那是什麼怪東西?

  「太陽嘛!」玄天之子主掌日之光芒。

  「麻煩妳說我聽得懂的話,別再神話一堆。」搞得他神經衰弱,幾乎陣亡。

  「神說的話當然是神話,好歹我是小小仙一枚。」白小兔一邊嚼著胡蘿蔔一邊說話,語音含糊的叫人聽不清楚。

  「不要嘀嘀咕咕的噴口水,說點人話來聽聽。」她的悠閒讓人羨慕呀!他的手臂酸麻得快抬不起來了。

  這就是愛上一隻兔子的代價,人不如一根紅蘿蔔還兼當苦力。

  什麼嘛!她哪一句說的不是人話,真要說神話他聽得懂嗎?「前面有一個黑黑的點耶!會不會是大白鯨?」

  「黑黑……的點?」極目一望,凱恩緊繃多日的臉部線條終於放鬆。「那是陸地,小笨兔。」

  「沒禮貌,好歹我長你一千多歲耶,對我尊重點。」她哪裡笨了,只是不夠聰明而已,不像人類那麼狡猾。

  他輕哼了一聲,不對她的年紀發表意見。「兔子小姐,妳還不變回人身,小心被漁夫捉去宰了燉三杯兔。」

  「你……討厭的紅毛猩猩,劃你的水啦!」每次都嚇她。

  夕陽西沉,在嘿咻嘿咻的加油聲中,一男一女登上尼泊爾的土地上,一袋胡蘿蔔也剛好吃光。

  ☆ ☆ ☆ ☆ ☆ ☆ ☆ ☆ ☆ ☆ ☆ ☆ ☆ ☆

  目瞪口呆。

  還是目瞪口呆。

  從尼泊爾的假日旅館走出來,白小兔的表情只有一種,那就是目瞪口呆得說不出話,整個人像傻住似的失去元神,久久不能回神。

  換上一襲尼泊爾風格的紗麗,小巧甜美的人兒更顯亮麗,微帶一絲撩人的女人風情,讓路過的人忍不住回眸一瞧。

  但她並未發現人家投注在她身上的眼光有多激情,美與醜對她來說並不重要,在她心裡她還是隻兔子,只要毛髮維持整齊乾淨就是美。

  可是她到底看到什麼呢?居然能讓她「驚嚇」得無法言語、面容呆滯的需要收驚。

  「怪……怪物,你是怪物,你是什麼妖怪變的?」太恐怖,太恐怖,真是太恐怖了。

  「閉嘴,妳從剛才到現在一直重複這句話,妳累不累?!」真受不了她,一隻蠢兔子。

  「吼!你又打我的頭,難怪我會看到怪物。」她一臉哀怨橫睇著,揉著N次受難的腦袋瓜子。

  兔子精還有臉說別人是怪物。「我哪裡怪了,值得妳一路上用奇怪的眼神盯著我?」

  「沒有毛。」她語氣責怪的說。

  「沒有毛?!」這是理由?

  「看起來很醜,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我不喜歡。」兔子喜歡有毛的同類。

  「妳什麼時候喜歡過我全身上下,哪個地方是妳沒嫌過的。」真難討好。

  撫著光滑的下巴,徹底改頭換面的凱恩恢復原來的髮色和眸色,不再做任何偽裝的表現出真實的自我,他原以為能換得她驚喜的尖叫聲。

  沒想到尖叫聲是有了,她卻對剛從浴室定出來的他丟擲髮梳、衛生紙,甚至連^燈都飛過來了,高聲喊問他是誰,快把紅毛猩猩還來,讓他為之傻眼。

  要不是他用毛巾遮住嘴巴,只露出鼻子和眼睛加以證實,這會兒大概會被她壓在地上當蟑螂當場撲殺。

  想想他會想恢復原本樣貌還不是為了她,每次歡愛過後總瞧見她雪嫩的胴體滿佈被扎傷的痕跡,讓他心生不忍。

  結果呢?她居然給了他一個令人驚奇的意外,直指著他鼻頭叫怪物。

  「嘴巴。」她勉為其難的說出唯一不難看的地方。

  好笑的揚起唇,凱恩低頭給她一個熱吻。「妳喜歡的是這個吧!」

  「再來。」她意猶未盡的舔舔唇,像沒吸足奶的孩子發出抗議。

  「要命,不要在大街上挑逗我。」他就是怕兩人待在床上待得太久,才會刻意帶她出來逛跳蚤市場。

  「人家哪有挑逗你,我只是要嘴碰嘴。」他們說是吻,情人之間才會有的親密舉動。

  那他們算不算是情人呢?他從來沒說過。

  「別再說了,我又餓了。」早晚被她害死,精盡人亡方可罷休。

  「餓了就去吃東西嘛!我又不會強迫你跟我一起啃胡蘿蔔……咦,你在看什麼?」

  白小兔知道小框框裡面有人在走動的東西叫電視,可是那東西說的話是本地語言,她一句也聽不懂。

  「沒什麼,我們走吧!」笑得很淡,凱恩的眼中浮現一抹哀傷。

  本台訊:波羅的海附近海域發生地殼變動,海底火山爆發引發板塊大幅度移動,據本台記者深入拍攝後,發現有一私人小島地殼嚴重分裂,一分為二……

  島上有座類似克里姆林宮的宮殿半傾半倒,死傷無數,其中一名美麗的金髮女子被救起後卻突然失蹤,以下是追蹤報導……

  女主播的聲音不斷播放國際新聞,但腳步已然走遠的凱恩已經聽不見了,他想這樣也好,一切從零開始,將平靜還給平靜。

  「啊!凱恩,你快來,這裡有間月老廟耶!我們去跟月老聊天。」

  月老?岳老?她指的是同一人不成?!「走慢點,別跑,小心撞到人。」

  沒讓他有機會深思這問題,他的話一說完,蹦蹦跳的身影被一個迷糊的遊客撞到。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妳沒受傷吧?」

  白小兔笑著搖搖頭,拉起凱恩的手往人潮擁擠的地方走去,神情愉悅的當個被寵愛的小女人,散發出一股討喜的迷人風采。

  望著她背影離去的女孩幽幽歎了一口氣,準備低頭拾起掉落地面的皮包。

  沒想到她才一彎腰,一隻髒污的小手早她一步搶走她大半財物,讓她呆站在馬路中央忘了呼叫,眼睜睜地看著賊兒消失。

  「我的霉運還沒走完嗎?到底誰來幫幫我……」她沮喪的喃喃自語。

  沒發現她被搶了的攤販老闆笑咪咪的上前兜售商品,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想痛宰這頭肥羊,吵得她想仰天長嘯。

  突地,她眼角瞄到一台老舊的留聲機,目光不自覺的被吸引。

  那是以紫銅打造的雕花喇叭,喇叭管是以黃銅打造,背部再以鑄鐵製造拱形基架,底座為桃木色,咦,是手搖動!真的留聲機耶!真稀奇。

  「五千、五千……」老闆目光準確的相中她為台灣人,用不純熟的中文喊價。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