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季葒 > 狂戀甜心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字體大小
背景顏色
 
           

第10頁     季葒    


  「這位先生,我……我並不認識你。」他想幹麼?被攬在他胸前的田馨,慌亂地想推開他。

  「請你放手,她說不認識你。」蕭振達聞言,也加入了反抗陣容。

  但安亞洛哪會讓他得逞?他甜甜一笑,一面伸出長臂將蕭振達揮退。

  「我的甜心,你真是健忘耶!咱們昨晚才在我的床上見過面啊!你記不記得我還很熱心地教你做睡前體操耶!」他俯下臉,將唇附在田馨的耳畔,以兩人聽得見的聲量,曖昧地說。

  「哪……哪有?我……我……才沒有見過你。」田馨支吾地說著,然而腦海裡卻被昨晚的情景佔據,此時,她再次清晰地記起他那性感的裸軀,還有他愛撫她的所有過程。

  「你沒有見過我?」安亞洛俊眉微微上挑。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我確定沒有!」田馨很鄭重地否認。

  「你真的把我給忘記了?」他失望地又問。

  「我真的不記得你!」田馨用力地搖著頭。

  「那——看來我得找些證據來讓你恢復記憶。」安亞洛揚起嘴角,既然她否認,那他只有出招了。

  「什……什……什麼證據?」田馨顫著聲問。她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安亞洛撇唇笑了笑,他揚起手上一包紙袋。「證據在這裡,你想過目嗎?」

  那是啥咪東東?

  「當然要看。」是用針孔攝影機拍下來的色情錄影帶嗎?田馨猜測著,她在心中一邊哀嚎,一邊咒罵安亞洛。

  「好吧!那給你瞟一眼。」安亞洛壞壞地把紙袋遞給她。

  「啊——」打開紙袋一看,田馨尖叫一聲,臉色霎時緋紅,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又將紙袋的開口給緊緊封住。

  她真怕裡頭的「東東」會落入蕭振達的眼中;這變態的安亞洛,他真是無恥卑鄙到了極點,竟然把她的內衣褲……

  「田馨,那是什麼東西?」田馨和安亞洛兩人過於詭異的舉動看在蕭振達眼裡,令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追問田馨。

  「這裡頭……」她怎能告訴蕭振達這紙袋裡裝著她的內衣褲呢?田馨支支吾吾地講不出下文。

  「紙袋裡裝的是——」安亞洛奸佞地揚起眉,勾起性感的唇,他打算替田馨回答。

  「該死的,不准說出來。」田馨慌忙地爬起身來,她踮起腳尖,用軟綿的小手掩住安亞洛的嘴。

  為什麼不能說?安亞洛和蕭振達都用疑惑的目光詢問著緊張兮兮的田馨。

  「不准就是不准。」田馨對安亞洛低喝,那口吻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把這礙眼的男人趕走,我就一個字也不說。」微微拉開田馨的小手,他的熱氣吐納在她的掌心。

  「你才是礙眼的男人。」他的熱氣令她手臂酥麻,她惶恐且慌亂地收回手。深吸了一口氣,田馨揚高氣焰,咬牙切齒地說。她不是可以任人擺佈的女人,即使他的手上握有對她的名節不利的證據也一樣。

  「真的?那很抱歉,我就把紙袋裡的秘密公開嘍!」安亞洛不在乎地道,他把田馨手上的紙袋搶回,作勢要打開紙袋。

  「哦!不——」田馨說著,緊張地伸出雙手,緊抓住袋口。

  「趕他走。」她既不想公開,那她就得答應他的條件。

  田馨忿忿地瞪他一眼,不得不屈服地轉過身來面對一直沉默站在一旁、臉色不太好看的蕭振達。

  「蕭大哥,你先回去吧!」她歉然地說。

  她竟然趕他走?蕭振達臉色一沉。「不行!我得帶你去看醫生。」

  「不必了,我只要吃顆退燒藥就行了。」見蕭振達沒有離去的意願,田馨只好將他往外推。

  擋在門口的安亞洛微微退開身軀,讓蕭振達走過去。

  「你趕我走,卻讓這個陌生男人留下來?」蕭振達極不願意離去,尤其是當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田馨和安亞洛之間存著詭異的關係之後。

  「其實,他……並不是陌生人。」田馨繼續將他往外送。

  「你們認識?」蕭振達頓下了腳步。

  「是啊!我們認識。」田馨道。

  「你和他是什麼關係?」蕭振達的語氣開始咄咄逼人,這男人的出現讓他感到恐慌。

  「我們的關係匪淺,我和甜心——」安亞洛多事地想替田馨回答蕭振達的問題。

  「你閉嘴!」田馨猛然回頭惡狠狠地瞪了安亞洛一眼,她斥喝他閉上嘴。「蕭大哥,你別問了好嗎?」再度轉回頭來,她哀求著蕭振達。只因為她實在不想讓蕭振達知道她和安亞洛「混亂」的關係。

  「我晚上會再來,如果你還要我這個朋友的話,我希望你能坦白地告訴我。」蕭振達深深地看了田馨一眼。

  「好……」田馨為難地答道。這些年來,蕭振達對她一直很照顧,就像親大哥一樣,她怎可能捨棄他這個好朋友。

  「那晚上見。」蕭振達依言離去,離開前又瞥了安亞洛一眼。

  「拜拜!永遠不見。」安亞洛露出得意的神情歡送他。俊朗的眉眼間儘是算計。

  他絕對會阻止田馨再和這個礙眼的男人見面,他在心裡發下重誓。

  ☆  ☆  ☆

  蕭振達前腳一走,田馨馬上把安亞洛手中的紙袋搶回,然後把他拉進屋子裡,忿忿地關上大門。

  之後她背靠在門板上,雙手環著胸,表情不悅地對著安亞洛吼叫。「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說出來吧!」

  「你好像不太對勁?」看她臉頰潮紅,他頗為擔心地問她。安亞洛沒有搭理她那小貓似的吼叫,他欺上前,厚實的掌覆上了她冒著細汗的秀額。

  「我沒事。」田馨揚起手揮開他。

  安亞洛的手雖然被揮開,但他卻俯下臉,用他的寬額抵著她的秀額。

  「你在發燒。」她的溫度高得離譜,安亞洛不由得皺起眉心。

  「我說我沒事,你別碰我。」田馨氣嘟嘟地嚷著,他倆根本素不相識,他怎麼可以做出如此親密的舉動來?

  「我的甜心,你全身上下我都碰過了,還怕羞啊!」安亞洛曖昧地低喃,田馨頓時全身僵硬,體溫又陡然上升了好幾度。

  「你……你……你不要再提起昨晚的事。」瞪著和她僅隔三公分的俊臉,田馨只覺全身血液逆流。

  「關於昨晚的事,我又沒提半句。」安亞洛好無辜。

  他是沒提,只是曖昧不清地暗示而已。可是他的暗示竟讓她心神不寧。「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田馨挫敗地低號。

  安亞洛擰眉思索著;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麼……或許是想再見她一面,好繼續昨晚未完成的事吧?

  「說!你的目的是什麼?」見他不語,她再度厲喝。

  「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帶你去——看醫生。」安亞洛揮去了腦中所想的事,此時他所關切的是她微恙的病體。彎下身把嬌小的田馨抱進懷裡,他無視於她的抗議,霸道地把她抱出門——看醫生去嘍!

  ☆  ☆  ☆

  在田馨激烈的抗議下,安亞洛還是把她帶到附近的一家診所。

  這家診所的醫生好死不死正是田馨的鄰居,而且這裡所有的護士也都住在同棟大樓裡,大家都互相認識。

  今天看診的病人還算很多,掛號的人大排長龍。

  安亞洛替田馨掛了急診後,便直接帶她進入診療室。診所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位帥到連希臘神鞍⒉匎Q甲蘊靖Ь緄某z端K縞砩稀V諶碩嘉薹ㄖ瞇牛秈i縞暇谷揮腥鞝慫阻茩腥恕?br />
  「田小姐,你哪裡不舒服,有什麼症狀?」護士臉紅地問著田馨,但她的目光卻是放在英俊的安亞洛身上。

  「她發燒,有輕微的咳嗽。」安亞洛對護士綻露出一抹令人屏息的笑意。

  霎時,他低沉的嗓音讓所有的女護士迷醉不已,甚至只要他那能勾人魂魄的薄唇微微揚起,就惹來所有人的驚呼和臉紅。

  護士緊張又興奮地倒抽一口氣,她繼續問道:「這……情況有多久了?」女護士早被安亞洛那對琥珀色的眼瞳懾去魂魄,她自動轉移了問診的對象,愛慕的眼對準安亞洛。

  「從昨晚開始的。」安亞洛回道。「甜心,你會感冒都是我害的。」他突然低下首向一臉憤怒的田馨道歉。

  「對,這全都是你的罪過。」硬是被架到診所來,田馨對安亞洛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

  他竟然帶她來這家診所,這下子全大樓的人不就全都知道她被男人抱進診所看診的事嗎?

  「我道歉!我知道我昨晚實在不該把你剝得精光,讓你全身只裹著一條薄薄的絲被……」安亞洛一臉真誠的歉意。

  這——天殺的!他非得在公開場合講這種曖昧的話嗎?

  「安亞洛,你就算不開口,也沒人會把你當成啞巴!」

  她硬聲地斥他,尷尬地瞥了一眼身旁的人,他們都掩嘴竊笑,眼神極曖昧地來回看著她和一臉自在的安亞洛。

  「為什麼要我閉嘴?我又沒有說錯話。昨晚我們就是光著身子一同躺在床上,你還跨坐在我的腰間,對我直磨蹭著……」安亞洛說道。田馨不禁認為安亞洛的演技一定很厲害,因為他的表情竟能在瞬間變得好無辜。

紅櫻桃愛情小說書庫,做最好的愛情小說書庫